【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四十二章

前文链接:第四十一章

其他文章:目录整理

我尽量一周一更。

——————————————————————————————

第四十二章  变故

 

与匈奴的战事早已结束,王府管家南健次郎也就不再天天去求神拜佛,替自家背负许多鲜血和亡灵的战神大人消灾。

 

整天忙着把王府整理地井井有条的小管家时不时会代替维克托进宫,给莉莉娅王后送些民间好用又有趣的东西,也顺便打探有关维克托的消息。

 

但十几天前从宫里回到王府后,小管家几乎整天都在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维克托回来。

 

焦躁不安的情绪折磨得可怜的小管家吃不下睡不好,而这样焦急难熬的日子在一个清晨终于结束。

 

一夜未睡的小管家坐在正对王府大门的花厅中。为了能听见维克托的马蹄声,夜里他都不敢把王府大门关严实,睡不着的时候就整夜坐在花厅中,听幽静街道上的打更声。

 

由远及近的急促马蹄声踏碎了凌晨时分的静谧,也带给了南健次郎希望。他站起身靠近大门,守夜的护卫们也聚集过来,看向未合上的大门。

 

大门被人推开,微弱的火光被风吹得微微晃动,差点就暗了。周围的昏暗被脱离乌云笼罩的月色驱散,被皎洁月光眷顾的银发流泻出华美的光芒。

 

“小南,你在这里做什么?”维克托充满疑惑的声音赶走了南健次郎这段时间萦绕心头的不安,他眨巴眼睛,强忍眼中的湿润,高兴地说:“殿下您终于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维克托领着身后三人走进花厅,护卫在南健次郎的指挥下赶紧点亮了花厅里的灯。

 

随意找了一把椅子坐的金发男人没了贵公子的风姿,轻叹一声,懒散道:“小南你先别顾着倒茶,快说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

 

静安县的偷袭事件后,他们四个人隔天一早就快马加鞭赶回来,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埋伏,但有维克托这位战神和尤里这位少年将军,麻烦再多也都被解决掉了。

 

现在他们几人虽然疲惫,却没有想要休息的想法。这一路上的暗杀埋伏,都在透露出阴谋的气息。

 

要不是路上维克托多少顾虑到克里斯这位文弱书生会吃不消日夜兼程的劳累,他们还能再提早一些到长乐城。

 

南健次郎放下茶壶,把进来添茶的仆人遣走后,严肃地跟维克托说:“殿下,是宫里出事了。”

 

不等维克托发问,南健次郎把十几天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是和往常一样的进宫的日子,南健次郎牢记维克托的嘱托,寻找了上好的胭脂水粉和珠花饰品送进宫给一向勤俭、很少打扮自己的莉莉娅王后。

 

莉莉娅王后对南健次郎挑选的东西一向都没有挑剔,收下之后跟南健次郎说,刚好她要去看看雅科夫国王和各位大人们的诗会,让南健次郎陪她一块去。

 

去到举办诗会的湖中亭,南健次郎安静地跟在莉莉娅王后生身后,尽职地服侍国王和王后。

 

这场热闹的诗会也吸引了原本在附近赏花的贵妃,君主和臣下一块作诗评酒,倒是和谐有趣。而打破这诗会的,是莉莉娅王后给雅科夫国王送上的一杯菊花酿。

 

这种民间佳酿是克里斯发现的,他觉得味道不输给宫廷藏酒,便在私下让南健次郎带去给爱酒的国王大人。后来被莉莉娅王后发现了,雅科夫国王私藏的菊花酿便都在莉莉娅王后这边。

 

见雅科夫心情很好,莉莉娅王后便让人送来了一瓶菊花酿,给雅科夫国王倒上一杯。和臣子们正谈论谁的诗词写的好的国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口中吐出的不是任何见解,而是一口鲜血。

 

众目睽睽之下,莉莉娅王后给雅科夫国王下毒就成了一件事实。

 

“那母后呢?”听到这里,一向冷静自持的二王子殿下猛地站起身。他知道莉莉娅王后的性格,对这种明显的诬陷是不会认的。但那是发生在群臣的眼前,那些舌灿莲花的文臣们在抓到别人的错处时,怼人时可是十分可怕的。

 

他担心莉莉娅王后会在和群臣的争辩中吃苦。

 

而南健次郎的回答证实了维克托的担心:“王后殿下被迫交出后宫的管理权,现在被贵妃殿下禁足宫中,御史大人正在调查事情的真相。”

 

“混账!”尤里气得一拍桌子,祖母绿的眼眸中盛满怒火。

 

对于这位在小时候格外照顾他的姑姑,尤里是敬爱的,他也知道莉莉娅王后虽然嘴上对雅科夫国王各种调侃不满,但她对姑父的感情很深很深。

 

自己敬爱的人被人诬陷,还在无意中伤害了她深爱的人,尤里不能想象,莉莉娅王后现在是什么心情。

 

重新坐回椅子上的男人深深呼出一口气,平息内心中的不安担忧,他看向南健次郎,问:“那父王呢?他现在情况如何?”

 

小管家摇摇头,说:“我现在进不去宫里,而消息被贵妃殿下封锁了,最近这段时间的政事都是三王子殿下处理的。”

 

想了想,南健次郎补充说:“切莱斯蒂诺宰相几次提出面见国王陛下,但都被贵妃拒绝了,所以现在没人知道国王陛下的情况。”

 

瘫在椅子上的金发男人坐直了身体,看向眉头紧蹙的银发男人,“现在这情况,你打算怎么做?”

 

贵妃和站在世家一方的御史一定是想把莉莉娅王后身上莫须有的罪名变成现实,而且,在雅科夫国王没有管理政事的期间三王子殿下代理政事,多少都会为世家做了一些准备。

 

冰之国因为匈奴的骚扰,维克托十六岁的时候就在雁洛关带兵练兵,长年不在长乐城,对朝中局势的了解没有克里斯多。克里斯是知道朝中有多少人是向着世家,又有多少人是向着维克托的,还有多少人是一直保持中立。

 

要是那些保持中立的人选择站在了三王子殿下那边,那对维克托来说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月色在时间的推移中渐渐淡去,黎明前最浓重的黑暗笼罩了整座长乐城,压抑得令人呼吸困难。可再浓重的黑暗,还是畏惧光的存在。远处的天地相接处,微弱的光芒在天的尽头出现,慢慢地渗透进黑暗之中。

 

“尤里你先回你的王府回身衣服,然后进宫要求面圣陈述战事;克里斯你也是先回去,帮我探探宰相大人的想法。”沉默很久的人确定想法后,立马开始发号施令。

 

路途的风尘让男人一身白衣看上去皱巴巴的,没有平日里华贵潇洒的样子,但此刻站在花厅中央的他,遥望远处天空逐渐明亮的鱼肚白,嘴角的笑容狂妄邪肆,就如胜券在握的君王,“我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

 

 

 

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黑发青年见花厅里只剩下他和陷入沉思的维克托,犹豫片刻后,站起身走向维克托。

 

旁听了南健次郎的叙述,对朝中事务不懂的勇利都觉得维克托现下的处境危险。

 

只是,他不是克里斯,能给维克托出谋划策,也不是尤里,能站在维克托身边给他权力上的支持。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权没势的小老百姓,对权谋斗争完全不了解的刺客。

 

他帮不了维克托,勇利再次意识到这残酷的事实。

 

赶路的过程中,那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暗杀埋伏,勇利以为在东瀛磨砺许久的自己能在危险到来前提醒维克托,可真正面对职业杀手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弱小。

 

以为跟着维克托来长乐城可以多少起点作用,而事实却狠狠打了勇利的脸,他只是维克托的累赘,他的可利用价值还没有克里斯多。

 

棕眸映入那人沉思时微蹙的眉间时,不自觉地涌起心疼。勇利的手轻轻搭在维克托放在桌上的手上,他轻声说:“维恰,王后殿下会没事的。”

 

勇利指尖的茧子摩擦着维克托的皮肤,那微妙的触感让维克托不知为何,放松下来。

 

男人抬起胳膊,圈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腰,毫不客气地把脸埋在勇利的肚子上,“她当然会没事的,她可是将门之后啊。”

 

实话说,维克托一开始是有些担心莉莉娅王后受委屈,但冷静下来后,他也就不怎么担心自己母亲了。高贵优雅的王后殿下顶多也就受点委屈罢了,还没人能把她怎么样。

 

从出事到现在莉莉娅王后都没被御史定罪就能知道她虽然处于不利的情况,但起码自保无虞。

 

蹭了蹭勇利的肚子,维克托小声嘀咕了一句:“勇利的肚子好软啊。”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一把把维克托推开,自己掐了掐肚子上的软肉,脸色爆红。他最近又缺乏锻炼了,小肚子又长出来了。

 

见勇利的表情从尴尬羞耻转变到坚定决绝,维克托笑眯眯地说:“我可最喜欢勇利软软的肚子了,勇利可不要想着把肚子变硬哦。”

 

虽然有八块腹肌的勇利也很不错,但维克托却更想要有小肚子的勇利,“勇利的肚子能让我放松下来呢。”

 

“维克托你在说什么胡话啊!”

 

“我说的是真的啊,”银发男人一本正经,那表情严肃认真得跟勇利讨论如何偷袭一般无二,“只要像刚才那样,我就觉得很安心,勇利的肚子是有魔力的。”

 

“骗人。”勇利撇撇嘴,捏着软肉的手松开,想要好好锻炼减去小肚子的念头也打消了一点。

 

他帮不了维克托什么忙,但要是自己的小肚子能让维克托放松一些,他就暂且留着这个小肚子吧。

 

勇利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在维克托看来就是一出有趣的表演,虽然他不能很清楚勇利的脑袋瓜子里想什么,但从勇利放松下来的表情能猜到,他的小肚子福利应该是保住了。

 

一想到那软软暖暖的触感,维克托的心情就跟三月的太阳一般,即使现在他还要面对很多难题,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他上前一步,圈住勇利的腰,手也附在勇利按在肚子上的手中,伏在勇利耳边轻声说:“抱歉勇利,一回来就是这样的局面,你跟在我身边的话,以后可能也会遇到一些麻烦,这……”

 

维克托的话还没说完,在他怀里的人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是我自己想要跟过来的,维克托不需要抱歉。”

 

停顿了一会儿,勇利低垂下头,语气低落沮丧:“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可能还会拖你后腿,但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累赘就好。”

 

勇利的话就像小小的石头,落在了维克托的心湖之中,泛开一圈圈名为心疼的涟漪。这人啊,怎么能让他这么爱,这么不想放手呢。

 

圈在勇利腰间的手微微收紧,维克托侧头在勇利的脸颊边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勇利怎么会是累赘呢,你可是我的能量来源哦。”

 

“只要勇利在我身边,我就能精神百倍地处理那些麻烦事呢。”一边解释,维克托的唇渐渐靠近他的目的地,他在勇利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说完最后一句话,“勇利可不要这么自暴自弃哦,对我来说,你比所有的一切都重要。”

 

不等勇利的回复,男人温柔霸道地吻住勇利,灵活的舌如同维克托手中运用自如的长枪般,探进唇齿之间的缝隙,带着男人的气息攻城略地,逼得没多少接吻经验的人红了一张脸,只想要投降。

 

“勇利,伴我身边,永不离开。”

 

“好。”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