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四十三章

前文链接:第四十二章

其他文章:目录整理

周日写到现在才写完……

——————————————————————————————

第四十三章  见家长


“亲爱的王兄,您终于回来了!”坐在桌前看奏折的褐发青年一见走进内阁的人,激动地站起来,带动得桌子晃了一晃。


跟在维克托身后的勇利仔细打量那个快步走到维克托面前的青年,完全没想到传说中城府极深的三王子殿下让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勇利身边的尤里稍稍侧过身,小声地说:“你可别看他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这人可不是好对付的。”


让拉起维克托的手,把维克托拖到了他刚才办公的桌前,指着其中几份摊开的奏折说:“王兄你看,这是财政大臣提交的关于军需削减和减少税收的提案,还是这个是和水利有关的……”


“这些让都比我在行,我只会行军打仗而已。”维克托不着痕迹地挣脱开让的手,瞥了一眼那些奏折,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军需削减那个,只要幅度不是很大,倒是可以批准。”


“王兄你回来了,这些事情自然还是你做更好,”让退后两步,摆手说:“我也只是替父王暂理国事而已,谈不上在行。”


“父王啊,”维克托轻叹一声,“一回来就听到父王身体抱恙的消息,我实在担心,到这里也只是顺路,我现在更想去看看他。”


说着,维克托转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脚下的步子渐渐加快,隐隐透露出他内心的不安。


尤里和勇利都紧跟在维克托身后,三人往后宫的方向而去。


但他们还没进入后宫的门,就被追着他们出来的让拦下来了。


“王兄,御医说父王现在仍需静养,不宜被打扰。”青年的脸上是深深的担忧和痛苦,“我也很惦记父王,也想时刻在他床前侍奉,但此刻我也不得不遵照御医的叮嘱,尽量不去打扰父王静养。”


冷眼看完让表演的独角戏,银发男人微扬起头,轻蔑而不屑,“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吗,让?”


“王兄你是什么意思,我……”


“少演这些令人恶心的戏了,”尤里忍不住出声道,“直接点。”


金发少年斜眼睨着青年,祖母绿的眼眸中明确表现出自己对他的厌恶。


大概是小孩子的直觉挺准的关系,尤里小的时候就特别不待见让。即使现在快成年了,尤里对让的感觉依旧没变。


让也清楚尤里对他的态度就这样,完全不在意。


他看向维克托,刚要开口,就听到维克托对他说:“废话就不用说,我今天必须进去。”


这种情况让也不是没有设想过,就像维克托说的那样,他拦不下维克托。既然拦不下,他干脆地退到一旁,让出面前的路,“那麻烦王兄带去我对父王的问候和担忧。”




“嘁,谁要帮他。”走出老远,尤里憋不住,小声地说了一句。


跟在维克托身后的黑发青年扫了一眼面前银发男人的背影,转头向尤里小声地问:“尤里,不帮三王子殿下带话真的好吗?”


“你以为他是真心在问候吗?”尊贵的郡王殿下没形象地翻了一个白眼,说:“在这王宫中,可没有多少真诚的,你还是长点心吧,呆瓜。”


“可我觉得你和维克托都很真诚啊。”


“那不一样。”


走在前面的人转头瞥向勇利,“尤里说的对,我们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湛蓝的眼眸中只有严肃认真,“勇利,你记住,在这长乐城里你只能相信我们几个,其他人都不要去相信。”


“……好。”很多事情勇利是不懂的,但如果能减轻维克托对自己的担忧,无论是什么,勇利想,他自己都是会答应的。


在国王的寝宫遇见贵妃,这倒是在维克托的预料之中,那位美丽高贵的女士坐在床榻旁,体贴温柔地给昏迷不醒的雅科夫喂药。


“贵妃,您真是辛苦了。”在没彻底撕破脸前,维克托依旧保持了他身为王子的风度,但勇利能看出,男人嘴角弧度的僵硬。


关于国王的那点事,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勇利也是知道一些,也能理解维克托对这位的态度。


但他却没想到插足别人家庭的女人会是这般美丽,深褐色的长发如海藻般垂在一侧肩膀,略显苍白的脸得到了时间的眷顾,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


要不是知道这人是传说中的贵妃,勇利差点以为这人是维克托的姐姐,那位传说中很有个性的长公主。


一番简单的寒暄后,贵妃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找了个借口离开。


坐在床边细细给国王把脉的维克托抬头看了一眼尤里,“你能不能做点表面功夫,别把自己的情绪外露得那么明显。”


少年大大咧咧地找了把椅子坐下,没有丝毫觉悟地说:“我从小就对她那样。”


“而且,我可不想跟你一样,挂着那种虚伪的假笑。”尤里对维克托那种即使遇到敌对也保持风度的做法十分不屑。


这事维克托和克里斯说了尤里很多次了,但奈何总有人会纵着这个人。对这些为官之道的说教,尤里也养成了左耳进右耳出的习惯。


等在一旁的勇利细细观察雅科夫的脸色,美奈子的耳濡目染下,他虽不懂繁琐的医理,但也能判断出这人的状态是否健康。


从雅科夫那病态的白色的脸上,勇利看出了国王殿下此刻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怎么样?”


“从脉象看,父王只是虚弱,”维克托轻轻地把雅科夫的手放在被子下,垂下眼说:“但,又不是普通的虚弱。”


“什么意思?”尤里看向已经站起身的银发男人,翡翠般的眼眸微眯,折射出一丝不解的光。


行军打仗多年,维克托自己身上也是各种伤痛,对医理知道的也不少,不及光虹这种医痴,但望闻问切这些基本的还是会的。


他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看躺在床上的雅科夫,手指习惯性地点着下巴,斟酌道:“根据脉象,父王是没有中毒的,也就是说,父王身上的毒应该是解了。但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十分糟糕。”


“就像我们看到的这样,他很虚弱,处于昏迷状态。”维克托转过头,眉宇间的担忧显而易见,“要是光虹在就好了。”


站在尤里身边的黑发青年低垂了眉眼,这是他头一次看到维克托这么担忧焦虑,湛蓝的眼眸中含着隐约可见的不安和恐惧。


自小失去了父母,勇利是没体会过这种父母被病痛折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刻,但他跟着美奈子义诊,也见过不少这样的情景,自然能理解身为子女的痛苦。


此刻的维克托让勇利感到熟悉,就像他曾经遇见过那些普通父母的子女一般,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很多。


但勇利此刻却没有因为这种熟悉感而高兴,他心疼维克托,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维克托不会遇见这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人生憾事。


他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让维克托不会愁眉不展,他希望维克托可以一直阳光灿烂,但现在,他帮不上维克托的忙,只能后悔少年的自己为什么不多听听美奈子老师的话,学点医术,多一门技艺。


“等披集伤好,光虹他们就会赶回来的。”也许是不忍心看维克托那么担忧,一向不怎么安慰人的尤里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打破这沉寂的话引得维克托勾起嘴角,担忧雅科夫身体的除了他自己,其实尤里也是担心的,但懵懂毛躁的少年会在这种时候安慰他,这让维克托多少感到了一丝欣慰。


当年那个小屁孩也成长到会安慰别人的时候了。


不过这种想法,维克托也不会告诉尤里,免得少年炸毛。他倒是可以找克里斯分享一下。


尤里的话也引得另外一人有所动作,勇利抬起头,他以为他什么都不能做,但还有一件事他能做到,“维克托,这次美奈子老师也会过来的,她会医治好国王陛下的。”


言语上的安慰很单薄,但在这种时候,多少也能起到暖心的作用。


而对于维克托来说,勇利的安慰要比尤里的更加温暖,至少,在维克托单方面看来,这是勇利在乎他的表现。


被关心的满足感自然地解开维克托蹙紧的眉,他朝勇利扬起一抹轻笑,上前一步轻轻拥住他的珍宝,用只有勇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谢谢。”


“嗯咳!”金发少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出声叫醒那个正陷入绵绵柔情的银发男人,“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维克托松开怀抱,但手臂依旧留在勇利的腰上,满足地再看一眼脸色微红的人后才缓缓道:“走吧,我们去看看母后。”


“反正现在父王也不会出什么状况,贵妃还没做好充足准备,弑君这事暂时是不会发生的。”以维克托对那位贵妃的了解,她可是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他没回来之前,也许贵妃是动过弑君篡位的念头的,所以她才会重金雇佣江湖杀手拦截,甚至是杀了他这个顺位继承人。而一旦拦截失败,以那位的精明谨慎,必然会收手,暂缓她的计划。


这些都只是维克托自己的推测,但他知道这些推测是八九不离十的。


瞥了一眼床上昏迷的国王陛下,维克托收紧手臂,揽着勇利离开了寝宫。


跟在维克托身后的少年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刚才维克托对雅科夫是紧张的,因为那是他的父亲,但现在这种平静,尤里明白,维克托还是没有完全释怀雅科夫纳贵妃这件事。


克里斯私底下也跟他提过,维克托对国王还是有点怨的。毕竟他也看到过莉莉娅王后一个人偷偷地哭泣,也生过雅科夫的气。




见过了国王雅科夫,勇利以为,莉莉娅王后应该是担忧焦虑的,可能会因为担心而寝食难安。


这种幻想在看到悠然坐在窗边喝茶的王后时全数击碎。


维克托侧头看一眼掩饰不住惊讶的勇利,轻笑一声,朝莉莉娅王后行礼的同时漫不经心地答:“看到您这般悠闲品茶,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呢,亲爱的母后。”


“如果你再晚一点,你的担心就会成真了。”莉莉娅放下茶杯,掀起眼帘,看向正朝她行礼的黑发青年。


岁月为莉莉娅的眼角添上些许皱纹,也在那淡金色的眼眸上加入人生的睿智。她微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陌生的青年。


能被维克托带到她面前的人,除了那个得到维克托的心的胜生勇利,莉莉娅想不到还能是谁。但出乎她的意料,面前的青年太平凡了,就如沙滩上的一颗沙砾,卑微而普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如此平凡的人,是怎样打动了她眼高于顶的儿子,莉莉娅是相当好奇的。在南健次郎进宫给她送东西的时候,她会和南健次郎聊到勇利,而从那个不会撒谎的孩子的描述中,她自己在心底给勇利画过一幅画像。


棕色的眼眸中总是透露出温和亲切,没什么架子,长得没有尤里的精致也没有克里斯的英俊,只能算是清秀,但这长相在维克托眼里是最好的。身材颀长,如松般刚劲。


而勇利本人,和莉莉娅心中的画像基本是重合,只是勇利的身上的平凡却也更加明显。


冰之国是崇尚自由恋爱的,当年莉莉娅和雅科夫会在一起,也是自由恋爱的结果,但也掺杂了一些利益因素。


如果维克托是普通人,莉莉娅绝对不会插手管自己儿子的婚事,她更加希望看到维克托的幸福笑容。


但身为一国的未来国王,维克托的伴侣不能是个太普通的普通人,而现在的勇利,在莉莉娅的眼里,远远不够合格。


“胜生勇利,”莉莉娅王后严肃郑重地告诉初次见面的青年一个残酷的事实,“你和维恰之间的差距,可不只是一条护城河那么宽。还有皇城的城墙在阻隔你们。”

——————————————————————————————

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看的小可爱们。

1.莉莉娅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我来回看了好几次视频,觉得莉莉娅的眼睛颜色比克里斯的更加金色一点,可是我找不到一个适合的词形容。

2.如果后面写了斗智斗勇的戏码,是希望烧脑一点还是直白一点,还是希望回归傻白甜,一路撒糖?

3。征集一个女性名字,给贵妃用的。最近起名废……J.J.的名字是让·雅克·勒鲁瓦嘛,那贵妃的娘家就是勒鲁瓦家族,就少了一个名字,ε=(´ο`*)))唉

评论
热度 ( 1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