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第四章 他是我的人!

原来认为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变成现实,本应该是好事。但对勇利来说,不是特别开心。

 

对着电脑学着修图的披集在听到勇利第十次叹气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勇利你可以不要叹气了吗。”

 

他上交的所有照片被米拉学姐退回来,要求把照片中的自己全部给P掉。

 

明明自拍得相当完美为什么要P掉啊。

 

含泪P图的披集还要听勇利的烦恼的叹气,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蜷坐在椅子上的勇利转头看向披集,一脸忧虑地问:“披集,你说我适不适合去学生会?会不会给前辈们拖后腿?”

 

“嘛,我是觉得勇利不用这么担心。”披集不想看自己修了半天越来越难看的自拍了,转身面对勇利说:“新人做的不好不是正常事吗,没有人能一下子就做的很好的。”

 

“可是……”

 

“勇利你担心太多了,”光虹把目光从面前的课本移到脸上,笑着说:“不要想太多,前辈要求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好,我们戏剧社的学长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好吧。”勇利点点头,又重新把心思投入到面前的课本中。

 

 

 

隔天去学生会报到,勇利被分配到了秘书处,在那里遇见了熟悉的人。

 

“嗨~勇利,”明依微笑着打了招呼,略带歉意地说:“本来是想安排你去其他部门的,但是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就把你要到这边帮忙了,抱歉啊。”

 

“啊,没事,我还担心自己会拖累学姐呢。”勇利脸上浮现一丝微笑,说:“有学姐在安心了不少。”

 

明依看着这样的勇利,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实情。

 

“浅野,有人找。”一个女生朝着明依喊到。明依没多做思考,把手中的资料塞给勇利后说:“帮我拿去会长办公室。”

 

看着明依的离去的背影,勇利还没说出口的话重新吞回肚子里,四周看了看,啊怎么办,会长办公室在哪里啊啊啊啊。

 

问了好几个人,勇利终于摸到了会长办公室的门把手。

 

明明早上训练的时候已经见过维克托部长了,现在的再次见面却还是会让自己紧张。勇利抬手解开脖子上的第一颗纽扣,呼出一口气后敲响了门。

 

“进来。”一个低沉如提琴的男声响起。

 

勇利听见这个声音一愣,好像不是维克托的声音呢,难道是还有其他人吗?

 

一边想勇利打开了门,办公桌后的男人抬起头,隐含精光的漂亮眼眸在一瞬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勇利。只见他眉头微蹙,眼底闪过一丝不悦,说:“啊嗯,明依那个丫头呢?”

 

 

 

用手拄着头的维克托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老师,忍不住又一次低头看手机。

 

早知道还是让跡部帮忙选选修课好了,让克里斯帮忙就是个错误。

 

维克托边看手机边思考要怎么报复帮他选了西方哲学史的克里斯。

 

恩?尤里又买了新的卫衣,神啊,请你拯救一下那个完全没有品位的小子让他解锁穿衣搭配技能吧。

 

慢慢滑动着页面,维克托看到了勇利刚发不久的SNS。

 

——怎么办!我报错名了!/(ㄒoㄒ)/~~

 

哎呦,可爱的学生遇到什么苦恼了。维克托心情不错地给勇利发短信。

 

嘛,自己这么说也是勇利的花滑老师,关心一下自己的学生也没什么的。

 

而且,维克托也很好奇,报错名是什么意思。感觉很有趣的样子呢。

 

不出一分钟就收到了勇利的回复。

 

——部长,我找错组织了。〒▽〒

 

——勇利想找哪个组织的?

 

躲在楼梯间发短信的勇利一愣,脸上浮起淡淡的粉红。他刚刚才知道学生会会长是谁,而维克托又是在哪个组织。想到自己搞出来的乌龙,勇利很想就此人间消失。

 

慢慢地打出了“社联”,看着屏幕一会儿才按下发送键。

 

拜托部长不要问我为什么弄错了,我不想解释啊。

 

然而,维克托明显不会读心,即使会,以他的恶趣味也一定会这么回复的——为什么找错了?你现在进了哪个组织?

 

社联是自己的地盘,想进社联就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就是不知道勇利去了哪个组织。如果是克里斯的海外交流协会那还好办点,若是跡部的学生会,维克托伸手捏着自己刘海的发尾,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含义不明的光芒。

 

看了屏幕良久,勇利终于明白了一句话——怕什么来什么。他真的说不出自己是因为维克托才想进学生会但自己却弄错了,维克托根本就不在学生会啊。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头靠在墙上好一会儿,面壁思过结束后勇利才慢慢地打字。

 

——我现在在学生会,但是不知道怎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样,维克托部长应该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吧。

 

果然,维克托的重点被勇利成功带偏了。看着短信中“学生会”三个字,维克托手指轻点下巴,比想象中麻烦呢。

 

为了一个学弟去得罪跡部?这可是不太划算的买卖。

 

但是这是自己的学生啊,被跡部奴役还不如被他欺负好。学生会那么多事情,真在学生会呆着勇利可能以后没时间去练习,这样更加不划算呢。

 

在心里权衡良久,维克托终于有了一个定案。

 

 

 

“真是,”跡部实在看不下自己眼前这份乱七八糟的文件,拿起来甩到一边。

 

以明依对他的了解是不可能会整理成这个样子的,看样子是今天来的那个笨手笨脚的新人了。

 

跡部微眯眼睛,待会他一定要把这个新人给fire了。

 

“叩叩”,跡部看了门一眼,淡淡地说:“进来。”

 

看着勇利走进来把明依让他送的资料放在桌子上,那个胆小怯懦的样子让跡部的眉头蹙得紧紧的,明依是从哪里找来的人,这么不华丽的人怎么能当好秘书。

 

“胜生?对吧。”跡部靠着椅背,慵懒地开口。

 

“是,跡部会长。”勇利退后一步,湿润的大眼看着跡部。这个高贵优雅的男人身上带有让人不敢轻易反抗的威慑力,站在他面前的人会不自觉地被压制。

 

“这份文件,是你整理的?”跡部用眼光指向桌角刚才被他甩开的文件。听到勇利应了一声“是”,跡部看向他,精光闪烁的眼直直地望着勇利,让勇利心头一缩。

 

“本大爷觉得,你……”

 

“嗨,跡部。”不敲门就进来的,除了有时候急急忙忙的明依,就只有维克托了。

 

他悠然地走进会长办公室,靠在桌沿笑道:“打扰你了吗?”

 

“啊嗯,”跡部看着维克托的同时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勇利,从勇利毫不掩饰的目光中,跡部明显地看到了一种喜悦和兴奋。他的嘴角轻轻勾起,说:“你没什么事是不会找到本大爷这里的,说吧。”

 

和跡部当了三年同学,维克托深知面对这个人,最好还是直接坦荡点,想要迂回地达到目的那几乎是不可能。

 

无论是谁,在跡部的洞察力面前几乎是无所遁形的。

 

就算是喜欢和跡部怼的维克托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跡部的眼睛。

 

既然这样,“我跟你要个人。”维克托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目的,“要胜生勇利。”

 

这个答案,让看太多文件而心情欠佳的跡部一下子心情好转,饶有兴致地看了维克托又看勇利,说:“给本大爷一个理由。”

 

没有犹豫,“他是我的人。”维克托回头直视跡部,他的人轮不到让跡部欺负。

 

在维克托身后的勇利被这个理由吓了一跳,部长在说什么?!

 

听到维克托这么简短的理由,跡部的眉毛一挑,说:“就因为这样就想让本大爷放人?”

 

“维克托你当本大爷的学生会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个发展大大出乎了勇利的预料,他没想到维克托会自己亲自来找跡部要人。一开始会发SNS是单纯想表达自己的心情,那种搞了乌龙的难过。可维克托居然关注了,还亲自来找跡部要人。

 

虽说维克托是社联会长,但这种要人的方式无论是谁都不会接受的。

 

看这样子跡部会长是生气了吧,一定走不了了,而且回头还会被狠批一顿的。

 

跟跡部要人的难度维克托心里清楚的很,但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他双手撑着桌面,蓝色眼眸微眯,平日飞扬的语调低下来,带有一种蛊惑人心的磁性:“那你想怎么样?”

 

为了把人带走还任由他开条件了。以跡部对维克托的了解,这个人是和他相似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把自己的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这么不计成本地想要走人,必然是这个人身上有他想要的。而想要的东西的价值,远远大于他付出的。

 

这下子,跡部是真的有兴趣了,他很想看看维克托为了这个新人,能做到什么程度。

 

“喂跡部,”一个急急忙忙慌里慌张的女声响在门外,不一会儿人就进来了,“你要的东西,我赶……出……来……了……维克托,你怎么在这?”

 

明依看着一屋子的人,大眼睛眨了眨,谁能告诉她维克托是来干嘛的。

 

“呦,小明依,”维克托转头和明依打招呼,语调又是那么的轻快飞扬,“我来跟跡部要个人。”

 

“这样啊,”明依放下手中一叠跡部催的十万火急的报告书,看了一下勇利说:“你是来要勇利的?”

 

“对啊,”维克托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他是我的人嘛。”

 

喂喂,部长,麻烦你不要再重复这种丢人的理由了。站在维克托身后的勇利一脸黑线。

 

听到这句话,又观察了勇利脸上的表情变化。虽然明依的洞察力不如跡部,但在第六感的帮助下,她大概也猜到了一些。

 

她看了一眼跡部,正好跡部也在看她。她从跡部的眼神中读懂了他的意思——你最好安静不要说话。

 

这两个人当初因为这个学生会会长之位闹得不可开交,就此结下了一种奇怪的感情——不看对方被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心里就憋得慌。

 

要是搁平时,她是可以顺跡部的意思,但是今天,因为某个人的奴役有点过了,明依不太想顺某个人的意,“可以啊,勇利也想过去的吧。”

 

“明依。”跡部的声音明显含了怒气。

 

然而,明依并不怕跡部。她笑着对维克托说:“反正人是我招进来,我做主了。”

 

看到跡部不悦的脸色,维克托高兴地给了明依一个大大的拥抱,很没有同学爱的抛下给他们提供“私奔”机会的大恩人,跑着出了跡部的办公室。

 

“浅野明依!”跡部猛地站起来,看着明依的眼睛里是怒火丛生,“本大爷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

 

“嘛,跡部。”和跡部搭档这么久的人还是很了解他的脾性的,明依也知道他顶多也就现在生气,过一会儿气消了也就没事了,悠悠地说:“你不是不满意勇利吗?”

 

她刚才就看到桌角的勇利整理的文件,把一份重要文件放在桌角不是跡部的作风,八成是不满意而甩到那个位置的。

 

“打扰你和维克托的互怼时间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呢。”说着明依转身就离开了,顺手还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跡部重新坐回椅子上,脸上露出明依不曾见过的无奈表情,这丫头,不是他纵容,她怎么能在他面前这么嘚瑟呢,只是,她还是不懂吗?

 

 

 

跑到梧桐道的时候维克托才松开拉着勇利的手,气喘吁吁地双手撑在膝盖上,不断深呼吸来缓解此刻的疲累。

 

比起稍显狼狈的维克托,勇利虽然也在喘气,但还能站得笔直。

 

“哇哦,”维克托缓过来,抬头看着脸上因为奔跑而泛红的勇利,勉强笑着说:“勇利你的体力真的很好啊。”

 

“嗯,”勇利点头,视线向下地看着维克托,那头漂亮迷人的银色短发在视线中形成一个可爱的发旋。

 

手指充满好奇地戳了戳了那个在勇利眼中无比可爱的发旋。

 

……

 

维克托愣住,勇利愣住,两人都在手指碰上发旋的那一瞬间定格在暂时安静无人的梧桐道上,成为一座看起来有点好笑的雕塑。

 

“啊对不起对不起,没忍住就……”勇利立马反应过来,收手站好,泛红的小脸因为紧张显得更加红了。

 

维克托摸了自己的发旋,呢喃道:“已经这么危险了吗?”

 

“不不不,everything is OK。”勇利紧张地急忙摆手,但维克托却整个人发软般地瘫坐在地上,明确表示受到一万点伤害了。

 

“啊部长,”勇利有想跪下去的冲动了,“你快起来啊,这样子……”

 

维克托恶趣味地看了勇利一眼,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说:“勇利背我回宿舍吧。我走不动了。”

 

蓝色大眼亮晶晶地看着勇利,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击中勇利的心,他无奈地一笑,背对着维克托蹲下身子。

 

提议背自己的维克托却是一愣,从小到大,能这样毫无怨言的包容他的任性的人,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连他的教练,跟父亲差不多的存在雅科夫都没有这样一句抱怨不说就纵容他的。

 

维克托失神了一会儿,反而是自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说了一句“走吧”后自己转身先走了。

 

反应过来维克托说了什么的勇利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部长是不是……生气了!!!

————————分割线——————————

说明一下,因为维克托和跡部是同一个声优所以有了一个念头想写这两个人的。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并且喜欢,真的是很意外的,因为我觉得我写的也不是特别好,比起其他人。

很感谢看了我的文的小天使,抱歉的说一句我的更新速度不算快,一开始能一口气更了那么多是因为有存稿,现在存稿发完就什么都没有了T.T

再次感谢O(∩_∩)O

评论
热度 ( 5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