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第六章 爱为EROS

平日很难聚齐的花滑俱乐部众人难得一个都不少地出现在了滑冰场。清楚维克托叫人来干吗的明依靠着围栏无聊地玩手机。

 

跡部说了,网球部那边也有比赛,她不能帮维克托。

 

想到昨天看到的邀请函,维克托烦恼地手扶额头。跡部那个家伙都不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地让花滑俱乐部参加了那种无聊的业余比赛,还要挟他不放弃或者输了就要把滑冰场拆了。

 

要是他很喜欢这个滑冰场,而且平时训练也需要这个场地,维克托才不想那么顺跡部的意。

 

大致说了比赛的事情,一群人都是兴趣缺缺的样子。

 

“这种事情不要来找我。”尤里一听是这么无聊的事情转身就想走,业余比赛他可没兴趣去参加。

 

克里斯朝着维克托耸肩,意思很明了,没兴趣别叫我。

 

其他人更是一副我不会我不参加的表情,倒是J.J.好心地说了一句:“需要伴奏吗?我可以帮忙呦。”

 

但这个提议被维克托拒绝了,摇滚曲风不适合花滑表演。

 

轻叹一声,明依扫视众人。的确,这种业余比赛这些专业的运动员自然不感兴趣,连参加都不想参加。不过她也不清楚跡部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地给俱乐部安排了这么一场比赛。

 

他不是对俱乐部的事不上心的吗?

 

想归想,但看在同学情谊的份上,明依还是想要指点一下维克托。

 

不过,“那个……部长,我愿意参赛。”勇利抬头,用不算大的声音说道。

 

这句话出来,披集第一个出声:“勇利你的学业……”他是很清楚勇利这个转校生每天是多么的忙碌,要是决定参加比赛,那他的学业要怎么办。

 

“没事,”勇利向披集扬起一个浅笑,接着把目光转向维克托,语气坚定地说:“我想参加比赛。”

 

那是可以证明很多东西的机会,勇利不想放弃。

 

他想让尤里和克里斯知道,维克托的付出不是白费,维克托即使离开冰场,他教出来的学生也能像他一样熠熠生辉。

 

这个机会太难得了,他要抓住这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有人愿意参加维克托顿时松了一口气,而接下来的一个声音对维克托就是特大喜讯:“我也想参加。”

 

奥塔别克看着维克托,面无表情地说:“我想知道和别人相比我的差距。”

 

自己学习练习了这么久,总要找个机会实践一下的。

 

比起勇利,奥塔别克的想法非常单纯。

 

“呦,”一直教导奥塔别克的克里斯一挑眉,笑着说:“看样子我要以教练的身份参加了啊。”

 

没想到金发少年却横了他一眼,说:“你这个不要脸的风骚男人,你教了奥塔别克几个四周跳?”

 

“一年才学会一个,你这教练可是相当失职啊。”尤里嫌弃地看着克里斯,说:“我做你的教练吧,奥塔别克。”

 

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克里斯不爽地瞪了他好久。

 

他没什么时间教奥塔别克嘛,约会太多没办法。

 

出乎意料的是,奥塔别克也同意了。

 

一下子就两个人说要参赛,维克托感觉很高兴。他忍不住想跑回宿舍,狠狠地给那个说这次一定会解散的人一个大大的耳光。

 

他创办的花滑俱乐部,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跡部折腾得解散的。

 

其他的人见没自己什么事,告别后离开了。披集、光虹和雷奥没什么事情,就留下来围观。明依看见窗外的阳光太刺眼,她从光线中仿佛看到了站在这样的阳光下慢慢变黑的自己,果断打消了去网球场的念头,打算在滑冰场窝一天。

 

确定了参赛人员,维克托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问:“你们参加过比赛吗?”

 

要是没有,参赛的节目就要重头想了。

 

不出乎意料,勇利和奥塔别克都是第一次参加花滑比赛。

 

“这样啊,”维克托看了昨天拿到的比赛流程,和他们两个人说:“比赛是在一个月后,先抽签决定短节目的顺序,短节目是自由滑的表演,两次的分数加起来决定名次。”

 

“据说前两名会被推选参加关东区的比赛。”明依听见了,加了一句。这是她昨天晚上去查的,这个业余比赛在日本还算是比较出名的,很多专业的俱乐部都会从这个比赛中挖掘新人。

 

“切,”尤里撇嘴,“不就是一个业余比赛吗。”

 

明依看了尤里一眼,语带嘲讽地对维克托说:“因为大意而拿不到名次,你是知道后果的呦。”

 

一个名次都没有,跡部就要把花滑俱乐部的所有人打包遣送回国了。

 

这对尤里和克里斯来说不算什么,但对维克托来说却不同。在没有寻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前,他还没打算回国。

 

他还没傻到自己把自己送给雅科夫教练,让他在自己耳边唠叨三个小时以上。

 

冷静的维克托是和平日不一样的,这一点勇利知道得最清楚。他最近在社联工作,看到身为社联会长的维克托,那样的他,和教他四周跳时的维克托完全不一样。

 

认真而冷静,淡漠而严肃,没有在冰场上的那种随和优雅。

 

在勇利看着他晃神的片刻,维克托结束了他的思考,说:“这样,勇利我负责,至于奥塔别克,就由尤里奥和克里斯你们两个负责。”

 

在尤里的反抗下没人叫他尤里奥除了维克托。

 

不出意料,“欸,为什么是他?!”克里斯和尤里两人同时指着对方大喊。

 

“克里斯负责编舞,尤里奥负责教动作”维克托一摊手,“谁让你们都没我这么优秀呢!”

 

这话一出,维克托立马被克里斯和尤里的目光狙击了上千次。

 

然而当事人完全没感觉,转头笑着对勇利说:“勇利我负责你呦,你一定会拿冠军的。”

 

“哼,”尤里眯眼看了勇利一眼:“胖子的四周跳根本就跳不起来吧。”

 

克里斯上下打量了勇利一遍,对维克托说:“鉴于你刚才说的话,我要是没拿到冠军还不行了。”

 

一直旁观的明依摇头,克里斯这种千年的狐狸终究还是斗不过维克托这种万年的妖精,轻而易举地就被维克托牵着走了。

 

那两个燃起熊熊斗志的人很快达成同一战线,和奥塔别克讨论起跳跃和主题等等。明依转头看向勇利和维克托,那一边相比起那个三人小团体,安静了不少。

 

不知道说了什么,维克托悠哉地离开冰场,在他身后勇利则是朝着器材室的方向过去。

 

无事可做的维克托靠近明依,笑着说:“你应该和跡部说了吧。”

 

“别把我想的像打小报告一样,”明依斜了维克托一眼,刷着SNS说:“你打算怎么训练勇利?”

 

“你想参与么小明依,”维克托闻言露出标志性的心形嘴,说:“有你帮忙花田少年和尤里奥一定会输的。”

 

花田少年是维克托对克里斯的戏称,对这个外号克里斯不止一次地反抗过,但维克托还是偶尔会这么称呼他。

 

明依摇头,说:“网球部那边接下来有比赛,我没时间过来这边的。”这件事维克托也是知道的,毕竟冰大最出名的社团就是网球部了。

 

有关网球的比赛在冰大校园里都会被多次宣传并且人尽皆知。

 

想了想,明依还是补了一句:“要是服装上需要帮忙,我应该……”

 

“明依有认识的设计师?”

 

“恩,母亲的朋友,帮她设计过演出服。”明依从手机里找到设计师的电话后发给了维克托,“她会帮忙的,但是你不要提太过分的要求。”

 

“好,”维克托笑着应下,片刻后说:“小明依,你其实没有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高冷呢。”

 

面对这个口不应心的女孩,维克托总会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只是和勇利相比,想要真的欺负明依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

 

对维克托的话明依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在器材室锻炼的勇利,好奇问:“勇利在干嘛?”

 

“锻炼身材啊,”维克托笑得春光灿烂,说:“没达到要求前我是不会帮他编舞的。”

 

 

 

网球赛的日子越来越近,跡部硬是要明依每天都出现在网球场监督训练,百无聊赖的明依一般躲在树荫下监督训练,一边和光虹发短信。

 

今天去围观的是光虹和雷奥,披集被米拉拖走去跑新闻了。

 

——小光虹,今天勇利能上冰场了吗?

 

想到季光虹那张可爱的小脸蛋,明依总是抑制不住逗弄的心,国中那会她还没事就欺负慈郎呢,现在慈郎不在身边,只能欺负一下外国友人了。

 

收到信息的光虹一边回信息一边和身边的雷奥抱怨:“明依学姐总是叫我小光虹。”

 

“那是因为光虹你可爱啊。”雷奥看着冰场上的几个人,在听见光虹的抱怨后无意识地回了一句。

 

光虹闻言一愣,可爱的小脸上浮起浅浅的粉红,喃喃自语:“哪有用可爱形容男孩子的。”

 

过了一会儿,明依点开屏幕,是光虹发来的短信、

 

——维克托部长开始教勇利动作了,奥塔别克学长已经在练习曲目了。

 

克里斯和尤里不愧是专业运动员,虽然在编舞上两人分歧很大,为了节目吵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来,但还是很短时间里确定了曲目和基本的动作。

 

明依还没打完回复短信,光虹又发来的信息。

 

——不过现在尤里和克里斯又在吵架了。

 

尤里的技术动作十分流畅优雅,但他并不是很有创造力的人,不擅长编舞,而克里斯因为多年的经验,虽然在编舞上也不是特别在行但比起尤里还是相当不错的。

 

只是,“你这个风骚的男人不要老是编这些流氓的动作,恶心死人了。”尤里朝着克里斯大声嚷嚷着,这个冰场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个小辈吼,克里斯也是忍不住了:“你这个金毛小鬼知道什么啊,西班牙狂想曲就是要这样才能表达西班牙人的热情似火。”

 

“没有艺术细胞的小鬼赶紧回俄罗斯回炉重造,别再丢人现眼了。”

 

“你这个老流氓才不要在这里玷污了冰场!”

 

被吵得头疼的维克托一眼扫过去,突然扬起自己的心形嘴开心地说:“哇哦,看样子冠军一定是勇利的了,勇利我们今天提前庆祝吧。”

 

“休想!”勇利还没回话,那边听到话的克里斯和尤里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吼,冰场上空是久久不散的“休想”。

 

但在这之后,克里斯和尤里又开始讨论接下去的动作。

 

奥达别克没什么经验,在尤里身边听了一会儿后转身放着自己水杯的地方滑去,从维克托身边略过时低声说了一句:“谢谢部长。”

 

解了他的围的人,都是好人。奥塔别克如是想。

 

在场边的光虹还在和明依实时转播战况,身边的雷奥问:“呐光虹,你觉得勇利和奥塔别克,谁更厉害?”

 

光虹抬起头,想了想说:“虽然勇利是我们宿舍的,但还是要说奥塔别克更厉害一点。他的四周跳很厉害,比勇利厉害。”

 

在冰场围观的这些天,他和雷奥这两人门外汉多少也能知道一些基本常识,例如,能跳四周跳的比跳三周跳的厉害。

 

“可是,”雷奥看着冰场另一边的维克托和勇利,说:“我总觉得,勇利可能会赢。”

 

场边的人低声地讨论,冰场上克里斯和尤里在激烈的讨论,而维克托和勇利两人,根本没在讨论,而是在教学。

 

编舞选曲什么的勇利完全不懂,只能是维克托说什么就是什么。而认真听讲的勇利让维克托相当受用,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伟大的灵魂工程师。

 

因为勇利没什么意见,维克托就先定下了短节目的曲目,是他之前准备用在自己的复出比赛上的曲子——爱为AGAPE。

 

勇利单纯的模样很适合这首曲子,舞蹈动作维克托也已经想好了。教了勇利一两次之后勇利就能自己滑出整套动作。

 

但是,维克托看着在冰面滑过的双手合十仰望上空的勇利,总觉得很奇怪。

 

气质和曲子可以说是融合得恰到好处,有种看到天使降临世间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反而会觉得很不对劲。

 

靠着围栏的维克托注视着在熟悉动作的勇利,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摸出裤袋里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和光虹发短信发得很开心的明依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突然手机一震,吓得她差一点把自己心爱的手机丢了出去。

 

回神看了一眼,蹙眉接通:“维克托,有事吗?”

 

“呐,小明依,你见到勇利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维克托看着脚下的冰面,问明依的同时自己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楞了一下,明依才说:“恩,很可爱很单纯,看起来超级好欺负。”

 

维克托挑挑眉,喂明依,最后一句才是你真正的内心想法吧。

 

“问这个做什么?”明依没看到维克托的表情,也不知道维克托的想法,问了一句。

 

“在思考短节目的表演。”维克托回答。那边勇利停下来,和场边的光虹雷奥说着话。

 

“这个应该难不倒你吧,”明依笑着说:“你不是一直说……”

 

“明依。”跡部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带着深深的寒意的熟悉声线让明依后背一凉,赶忙说:“要让观众眼前一亮吗,加油啊维克托。”

 

维克托还没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这么急急忙忙地挂电话,八成是跡部出现在她身边吧。

 

回想明依刚才的话,眼前一亮?那的确是他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只要一直以崭新的心情去滑的话,肯定能出乎大家的意料。

 

但是,在他休赛前的最后一场自由滑上,维克托却发觉自己找不到节目的轴心,即使他拿到了冠军,但那样的表演并不能证明那就是一个合格的表演。

 

他让观众眼前一亮,但他自己却不满意那样的表演。

 

他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

 

他想要找回来。

 

“部长?”勇利的声音唤回了维克托的意识,他看着面前这双干净湿润的棕色眼眸,完全没听到勇利说的“我的动作对不对”,他注视着那双眼睛,在那双漂亮如水晶般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

 

“部长?部长?”勇利无奈地叫了好几次,但维克托却没听到他的话似得,他蹙眉,语气带上了一点被无视的恼意,“维克托!”

 

“啊,”维克托终于回神,双手握住勇利的肩膀,略带激动地说:“忘了刚才我教你的动作,勇利。”

 

他转身拿起遥控器,塞到勇利说:“EROS比AGAPE更好。”

 

摸不着头脑的勇利看着维克托在冰场中站稳,手不随大脑控制般按下了播放键。冰场里响起了类似吉他的声音,节奏鲜明的音乐响起的同时,维克托也动了。

 

一个甩头,维克托朝着勇利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尤里和克里斯停下争执,看着在冰场上肆意释放荷尔蒙的维克托,那样热情似火的人,那样魅惑众生的动作,那个在冰场上熠熠生辉的维克托仿佛在这一刻回来了。

 

场边观看的雷奥和光虹都睁大了眼睛,光虹手中的手机摔在地上都没有被人捡起来。

 

而接受了维克托笑容的勇利整个人呆愣住,那……那是,当年的冰上帝王,老少通吃如明星般耀眼的维克托。

 

每一个拍子都透露出一股淡淡的热情和深深的快乐,仿佛在唤醒人心底的某种不可说的感情,把人引进快乐的深渊,并令之沉迷其中。

 

天啊,这,作为男性的我都感觉会怀孕一样的EROS。咦……这个……我滑得出来吗?!

 

还没完全从维克托的舞蹈中反应过来,维克托已经停下舞步,可爱的心形嘴展现在勇利面前,说:“勇利你的短节目就用《爱为EROS》了,”转头对克里斯说:“克里斯你怎么这么磨磨唧唧,到现在都还没确定表演曲目真是太笨了。”

 

克里斯眯眼冷笑,说:“谁说没有表演曲目了,”他一把拉过奥塔别克,略带骄傲地说:“就用《撒马尔罕序曲》了。”

 

另外一边的尤里来到奥塔别克的另一边,对着维克托说:“你就等着被我宰吧维克托。”

——————————分割线——————————

新年过后来更新啦。

因为家里发生很多事情,我可能最近没心情更新,但保证一定不会放弃的。

评论
热度 ( 4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