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第十一章 尽你的全力诱惑我

原本温暖的春风挟带了夏天的丝丝热气,吹进了冰大的每一个角落。校园的主干道上的樱花落了一地,在一夜雨水中化作新鲜的春泥,呵护曾承载它们绚烂身影的樱花树。

 

跟夏天来临最相称的,是日本的大学生网球赛事。

 

冰帝大学在跡部的带领下第三次拿下东京都大赛冠军,而这次跡部的目标是连续三年称霸全国大赛。

 

而今年的东京都除了网球比赛,还多了一个新的比赛——东京都花滑业余比赛。

 

本来只是一个业余比赛,没多少人关注,但因为冰帝大学花滑俱乐部推出了两名选手的教练们,使得这场比赛成为东京都近期最受瞩目的比赛。

 

 

 

“呃……披集,你见过这种阵仗吗?”勇利看着面前的拿着各种横幅的女粉丝们,胆怯地往身边的披集身后躲了躲。

 

就算见识过网球部的200人声援团,披集还是被眼前这一幕吓到。米拉学姐我想回宿舍了我不想拍照片了T-T

 

正在上课的米拉自然是帮不了披集的,但能帮披集的绝不止米拉一个人。

 

维克托站在最前面,摘下挡了他半个脸的墨镜的同时朝着那些女粉丝们抛了一个媚眼:“各位能让一下路吗~~”

 

“让开的话有克里斯的合照呦~~~~”毫不留情地把身边的副部长给卖了,这就是维克托的风格。

 

勇利看着女粉丝们蜂拥堵住了克里斯和尤里的去路,又转头看了看面前让出来的康庄大道,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身边的披集反应快速地拉着勇利走进场馆内,跟在维克托身后走到了休息室。

 

在勇利换鞋的时候,披集一边发消息一边说:“雷奥说克里斯副部长还被堵在门口,但是尤里和奥塔别克学长进来了。”

 

停了一下补充了一句,“光虹说,尤里是被奥达别克学长带进来的。”

 

听到这里的维克托忍不住笑出来,他能想到奥塔别克用他冷漠的眼神硬生生地开路的场面。

 

系好鞋带的勇利也想到了维克托想到的画面,轻笑了一声后对披集说:“你不用出去找位置吗?”

 

“对吼!”披集叫了一声,收起手机拿起背包就走出去,离开前还不忘跟勇利说了一声“加油”。

 

不大的休息室里剩下维克托和勇利。倚靠在墙上的银发男人看着正低头看着自己足尖的勇利,虽然他没能看到勇利那双棕色的眼眸,但是他能知道此刻那双湿润的眼睛里一定充满了紧张。

 

参赛经验还是太少了啊,维克托如是想。

 

“勇利,”维克托走进勇利,注视那双仰视他的棕色眼眸,温柔地问:“紧张吗?”

 

“欸,我、我不紧张,不紧张。”勇利摆着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为了能让维克托相信自己的话反而多强调了一次。

 

维克托挑起掩盖在刘海下的眉毛,这样子是很紧张啊。

 

以前在俄罗斯训练的时候,雅科夫是怎么做的呢?

 

那个老头子不在身边真的挺麻烦的呢,要不现在打个电话问问他?

 

维克托还在思考怎么做,勇利已经站起身走出休息室,走到了冰场边。

 

此刻冰场周围布满的摄像机,还有很多粉丝举着横幅围在冰场周围,兴奋地等待开场。整理冰场的扫冰车离开了冰面,工作人员忙碌地在调试显示屏幕等各种设备。

 

跟小时候参加的那次比赛完全不一样呢,感觉好正式。

 

怎么办,现在的自己是被冠上了维克托之名的,谁都知道自己的教练是维克托。要是拿不到好的名次该怎么办。

 

棕色的眼眸里映着干净的冰面,一时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出不来。

 

明知道自己不能紧张,小时候那次比赛就是因为紧张,结果整个表演是全失误完成的。但是一想到那个银发的男人,勇利的心跳就不自觉地在加速。

 

“马上将要开始进行男子单人短节目的比赛,请选手们进场练习,练习时间六分钟。”广播里传出干净的女声,勇利跟着其他选手,踏上冰场练习。

 

不一会儿,身边有人追了上来,勇利侧头一看,是奥塔别克。

 

“待会的比赛,一起加油。”勇利想了一会儿,只想出这么一句话。

 

奥塔别克侧头看了他一眼,脚下用力滑了出去。

 

这个人,还真是高冷,一句话都不说,是想节省力气吧。勇利看着奥塔别克的背影,忍不住在内心吐槽。

 

六分钟很快过去,其他选手离开冰面之后,只剩下勇利一个人停留在冰场边缘。

 

按照抽签的结果,第一个是勇利,而奥塔别克是在最后。

 

拿过维克托放在围栏上的水壶,勇利刚想喝一口,就注意到维克托很难看的脸色。

 

这么紧张兮兮的维克托,勇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只能自顾自地喝了一口水。

 

“勇利,”维克托恢复脸色,说:“转过身去。”

 

“欸?”没等勇利吃惊,维克托突然黑着脸说:“听话,转过身去。”

 

被维克托震住的勇利顺从地转过身:“欸…这…这样?”

 

将后背亮给维克托,勇利还在思考维克托想要做什么,突然被人一把抱住。

 

一时间,镁光灯差点闪瞎了勇利的近视眼。但他自己的脑海在瞬间被一句话刷屏了——维克托抱了我维克托抱了我维克托抱了我啊啊啊啊啊!

 

附在勇利的耳边,维克托把自己想起来的一句话吐了出来:“尽你的全力诱惑我。”

 

那样低沉的声音如红酒般让人迷醉,勇利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左耳,他听见维克托对他说:“如果你能演得迷惑到我,那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迷上你的。练习的时候我一直都有说的,对吧?”

 

“是…”勇利微微低下头,在表演开始前思考着维克托的话。

 

在场边的光虹举着横幅,侧头对雷奥说:“维克托部长怎么还不放开勇利?”

 

“我也不知道,”雷奥看着那两个人,猜测说:“也许是在交代什么战术吧。”

 

光虹还想说什么,提醒比赛开始的广播想起。身边的雷奥高举横幅,喊道:“勇利,加油!”

 

“加油!勇利!”光虹小声地喊了一句,但声音很快被周围的人群的声援吞噬了。

 

站在冰场中央的勇利告诫自己,要回想起来自己平时的练习。

 

周围的声音渐渐变小,音乐响起,每一个音符都带上了EROS的气息。

 

勇利用自己认为最魅惑的眼神看向维克托,我要成为最美的炸猪排盖饭。

 

很好,维克托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浅浅的赞扬,就是这个状态。

 

随着音乐在冰场上滑行旋转的勇利感觉到周围并没有响起热切的呼声,心里升起小小的不满,等下,怎么感觉大家的反应不怎么强烈,之前在冰大 ON ICE滑这个的时候明明反响很好的。

 

眼角的余光瞥见在围栏边轻点下巴的银发男人,勇利的嘴角带上一丝自信。不,如果是维克托的话会喜欢这套舞步的。

 

空气中充满了EROS的气息,勇利的耳边似乎响起维克托的声音,他在说:“勇利,和鸡蛋更缠绵一点。想象一下炸猪排盖饭。”

 

维克托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在耳旁:“勇利,表演得更引诱我一些。”

 

那些平时练习的画面闪过脑海,更加肯定了勇利此刻的想法,对,现在的我就是能够俘虏男人的魔性的炸猪排盖饭。

 

我要俘虏镇上的第一美男子维克托!

 

解说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个冷静的男声:“第一个跳跃是从横一字到阿克塞尔两周跳。”

 

跳跃完成的瞬间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不小的惊呼。业余的选手也能跳出媲美专业选手的跳跃,真是难得一见的水准。

 

完成阿克塞尔两周跳的勇利有了不小的信心,就趁着这个势头,完成后内三周跳。

 

然而这个跳跃完成得不如自己的想象,落地的时候身体失了平衡,左手接触了冰面,但是圈数转够了。

 

与此同时周围响起略带失望的声音。光虹紧张地攥紧手中的横幅,可爱的小脸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只是此刻没人知道勇利在想什么,估计连维克托都想不到。

 

此刻勇利的脑海剧场里是前些天告诉勇利为什么会成为他的教练的维克托。那天维克托告诉勇利,他是被勇利吸引的,是好像用身体在演奏音乐一样的滑冰本身。

 

如果此刻有人注意维克托,就能看到他脸上的肯定。

 

勇利干得好,完美!

 

解说的声音再次响起:“最后的跳跃是能得分最多的联合跳跃,唯一的一个四周跳,让我们拭目以待…四周跳!两周跳…看样子是失误了。”

 

表演到了这一刻,勇利有点坚持不住了,终于到了最后的部分。

 

因爱癫狂的男女的最后,呃,勇利一瞬间想不起来最后怎么样了,但只是一刹那,勇利想起来了,女人甩掉了追到手的男人,去往了下一个男人的身边。

 

以双手环抱的动作定在冰面上,勇利喘着气,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好帅”“好棒”之类的。

 

光虹激动地抓着雷奥的胳膊,高兴地叫着:“勇利好帅!雷奥你看啊,太棒了!简直完美啊!”

 

“是、是,光虹你可以放过我的胳膊吗?”雷奥被晃得眼晕,口中这样说但却没有用力挣脱光虹的魔爪。

 

这么兴奋的光虹,真的太可爱了。

 

总算是结束了。勇利向观众行礼致谢,转身看向维克托的时候,小心脏狠狠地一跳。

 

这种有气无力的鼓掌和脸上莫测的笑容,维克托是不满意吧,一定是不满意吧,绝对是不满意吧!

 

天啊,我该怎么办!

 

果然,一出冰场,维克托就开始说教了:“前半滑得很好哦,但是后半光顾着注意跳跃了表演上就马虎了吧。”

 

“是。”勇利有气无力地回应道。

 

“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呢。”维克托右手托着下巴,脸上挂着笑容地说。

 

“是……”

 

看到被维克托批评的勇利,光虹放开雷奥的胳膊,疑惑地问道:“勇利为什么被部长批评啊,明明大家都看得沸腾了。”

 

雷奥摇头:“恩……我也不懂。”

 

好在有广播这个东西拯救了勇利,维克托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在广播上:“一号选手胜生勇利的得分是,74.36,目前排名第一。”

 

对于业余选手来说,能得到这个分数很是难得。现场的呼声更是印证了勇利这个分数是难得一见的高分。

 

维克托睁开刚才微眯的眼睛,转头对勇利说:“如果没有压力的话分数还可以上升的。”

 

勇利无力回应:“维克托部长的分数是我不能企及的……”

 

“对了勇利,”维克托像是没听到勇利的话,说道:“关于明天的自由滑,希望你能降低跳跃难度,然后集中精力在表演上。”

 

“欸?”

 

“就算在练习的时候,勇利你也没有从头到尾成功过吧。”

 

“但是……”

 

“在赛季的最初降低难度也不是什么坏事嘛,对勇利来说,趁着比赛把状态调整到最好才是最重要的。你是不打算听教练的话吗?”

 

说完维克托举着手中的贵宾犬纸巾盒,学了两声狗叫。

 

 

 

之后的比赛没有什么悬念,奥塔别克在最后以无失误的跳跃得到了全场最高分,而勇利是第二。

 

一时间,冰帝大学花滑俱乐部的名声传遍整个比赛会场。

 

维克托、克里斯和尤里被记者们团团围住,要不是跡部出面,估计这三个人没那么轻松离开比赛会场。

评论
热度 ( 3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