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第十三章 冰大校内球类大赛

“各位,下午好,”明依手里拿着本子,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你们考虑好球类大赛要参加什么项目了吗?”

 

莫名被叫来的花滑俱乐部所有人看着站在主席台上的少女,米拉等人了然地开始思考问题,光虹等人则是一头雾水:“学姐,什么是球类大赛?”

 

明依清清嗓子,刚要说话,克里斯故意地抢先开口:“这是冰大的一个活动,顾名思义,就是各种球技的比赛。”

 

“你不要抢我的台词啊,”明依气呼呼地看着克里斯,然而她刚要继续克里斯的话说下去,维克托露出标志的心形嘴说:“每个人都必须参加除了自己社团以外的球类项目,必须参加!”

 

“听起来好有趣,”光虹闪烁着兴奋光芒的眼睛看着明依,举手道:“我要参加乒乓球!”

 

“好,”明依在本子上记下,看向其他人:“米拉,你今年要参加什么?”

 

“今年我不参加呦小明依,”米拉抛了一个媚眼,说:“今年我是广播台的播音呦。”

 

“我怎么不知道,”广播站常客克里斯斜眼看了米拉一眼后转头对明依说:“小明依你懂的,我是不参加的。”

 

克里斯在大一的时候因为色气的声音而被拉入了广播站,是广播站的情诗专栏的主播。

 

“恩,知道了,”明依看向其他人,问:“J.J.,你呢?”

 

“和去年一样。”J.J.搂着女友,没有多想回答道,过了一会儿,他补充了一句:“你今年不会和跡部搭档参加羽毛球混双吧?”

 

去年跡部和明依报名了羽毛球混双,这对闻名冰帝的搭档不出意料地拿到了冠军。

 

一边记下J.J.要报名的项目,明依回道:“今年不打羽毛球了。”

 

“那跡部要参加什么项目?”维克托凑上前问道。

 

看了一眼维克托,明依了然地说:“桌球。”(PS:日本有把乒乓球念成桌球的说法,不是台球。)

 

这两人从大一开始就喜欢在各种运动项目竞争。去年校内球类大赛上,维克托拉着米拉组队打羽毛球混双,结果被跡部完虐。

 

今年维克托不报仇是不可能的事。

 

一边的埃米尔窜到明依面前:“我和米奇和李承吉报名三人篮球!”

 

“那萨拉呢?”

 

“萨拉当拉拉队,”米凯莱补充说:“球类运动太危险了,萨拉不参加!”

 

尤里翻了个白眼,说:“老子也不参加!”这种无聊的比赛他压根没兴趣。

 

“奥塔别克呢?”明依一边写一边问。

 

“排球。”听到奥塔别克冷静的回答,明依抬眼多问了一句:“你是因为奖品报名的?”

 

还在思考自己会打什么球的披集闻言问了一句:“什么奖品?”

 

存在感很小的格奥尔基解释:“球类比赛的冠军是有奖品,今年的排球赛奖品好像是……”

 

“北海道温泉旅行三日游。”奥塔别克接着格奥尔基的话说。

 

“温泉三日游?!”披集惊呼一声,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财大气粗的奖品,没有多想地喊道:“我参加!”

 

这个奖品太诱惑这群海外学生了,本来想要报名棒球赛的雷奥也有点动心,问:“明依学姐,要是赢了,能去多少人?”

 

“我问过了,除了参赛队员之外,还可以多带三个人,所以能去的人数上限是十个人。”明依回答了雷奥的问题后,看着和光虹嘀咕的雷奥,笑着问:“雷奥要报名吗?”

 

“恩,我报名。”雷奥点头。

 

“既然这样,俱乐部干脆推出一只参赛队。”克里斯提议说:“剩下的人就参加排球赛,你觉得怎么样,部长?”

 

维克托点头,看着明依问:“小明依也会参加吧?”

 

“我是无所谓。”明依看着其他人,“格奥尔基,你呢?”被问到的格奥尔基点头表示同意。

 

“喂等一下,老子不……”反应过来的尤里炸毛般跳起来,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明依无视了这只可爱的炸毛小猫,看向勇利问:“勇利你呢?”。

 

“我都可以的。”勇利也没有异议。

 

“那就这么定下来,”明依看着手中的笔记本说:“奥塔别克、披集、雷奥、格奥尔基、勇利和小尤里参加排球赛,我则是替补队员,这样刚好达到参赛队伍人数上限。”

 

“训练就由奥塔别克负责。”

 

“好!”选修体育是排球的奥塔别克没有犹豫地答应下来。

 

看了一眼斗志昂扬的奥塔别克,尤里撇撇嘴,说:“有老子在,你就等着拿冠军吧。”

 

 

 

一个星期后,校内球类大赛拉开帷幕。

 

“各位,”一身黄色运动服的明依双手叉腰,站在花滑俱乐部代表队面前,像平时在网球部时那般训话:“今天的比赛只许赢不许输!清楚了吗?”

 

“明白!”震天响的回应让周围人都以为是网球部的声援团来了。

 

第一场,花滑俱乐部对上橄榄球部。

 

橄榄球部代表队的队员都是虎背熊腰的,对上花滑俱乐部的这群有颜值有身材的人,所有人都是看好橄榄球队。

 

“这场,我就不上了。”明依站在场边,开始了战术指导:“橄榄球代表队的人力量很大,扣球的力度应该很大,不要硬接。”

 

“雷奥、披集,你们接到球就传给奥塔别克。”

 

“格奥尔基、勇利,后场交给你们了。勇利你不戴眼镜能看到球吧。”

 

“尤里奥记得配合奥塔别克。”

 

交代完该交代,所有人都伸手叠在一起,大喝一声。

 

“小明依的斗志很高啊,”让学弟代班的克里斯双手抱胸,悠哉地评论道。

 

跡部不置一词,和维克托、克里斯三人站在排球场边看花滑队第一场排球赛。

 

比赛进行的很快,十五分钟花滑队就以15:9的比分领先。

 

勇利拿到排球,这轮是花滑队开球。他回忆着前几天奥塔别克教的的动作,开了一个偏高的球。

 

橄榄球队的A君接住,传给了B君,B君垫球后,等在一旁的主攻手C君跳起来一个大力扣球。

 

“格奥尔基,接住。”披集看到了球的落点,知道自己救不到,回头喊了最近的格奥尔基,情急之下连敬称都忘了。

 

被喊到的格奥尔基很快反应过来救到了球,高高飞起的球飞到了网前,尤里接住传给了奥达别克。

 

在球飞到最高点的时候奥塔别克突然跳起来,橄榄球队的B君和C君跟着跳起来,可这时候才发现奥塔别克根本没击球。

 

他落在地上后又重新跳起来,直接扣杀,把球打到了后场。

 

“干得漂亮!”明依兴奋地喊起来。

 

看到这一球,跡部眼底闪过欣赏:“一个人的时间差,的确很漂亮。”

 

半个小时后,花滑队以25:20赢下第一场。(设定为一局定胜负,每局25分制)

 

 

 

在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花滑队迎来第二场比赛,这场的对手是美术社队。

 

除了排球部自己,其他社团都有派出代表队。一看到是文化社团的代表队,尤里大大咧咧地坐在座位上,拒绝出战。

 

作为指导的明依也没说什么,脱了外套做一下简单的热身运动就上场了。

 

对这个看起来清秀没什么战斗力的女孩,尤里潜意识里认为明依就是一个花瓶,只会动动嘴皮子,要她打比赛肯定会拖后腿。

 

然而,出乎尤里的预料,明依和奥塔别克的配合打的非常好,连连猛攻之下以25:12赢下比赛。

 

在一旁准备救球的披集和雷奥几乎没有碰到球的机会,在比赛结束后两人看着和奥塔别克击掌的明依,惊叹道:“学姐好厉害!”

 

走到尤里身边,明依忍住笑,伸手扶起尤里的下巴后说:“小尤里,不用吃惊。”

 

“你……”尤里拍开明依的手,他抬头看着明依,收敛起自己的惊讶后说:“下一场还是你上吧。”

 

“可以,”明依没有犹豫地同意了尤里的提议,想了想补充一句:“奥塔别克休息,你上场。”

 

“哈?那谁当主攻手?”尤里疑惑道。

 

“我啊!”明依笑着指着自己,回答完尤里的问题后开心地走出比赛场地。

 

 

 

在以25:10结束了和游泳社的比赛后,明依靠坐在树底下休息,跡部慢悠悠地走到她身边坐下。

 

“这么认真,你是为了什么?”跡部看着人群,慵懒地问。

 

明依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反而问跡部一句:“我回答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帮维克托吗?”

 

跡部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没听到跡部的声音,明依知道她什么都问不到,这么些年的朝夕相处,她很清楚,跡部不想说的事,她一定问不到。

 

在球场上她是他的混双搭档,在学生会她是了解他一切喜好的秘书,她是所有人认为最了解跡部景吾的人。但事实上,她永远猜不透跡部的想法,她也不会真正了解他内心的机会。

 

“下一场是和跆拳道社队的比赛。”明依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碎屑,说完自己想说的就离开了。

 

 

 

回到赛场边,其他人已经在等她了。

 

“学姐,下一场我们怎么打?”披集此刻有些兴奋。连续几场胜利,已经点燃了他的战斗神经。

 

明依打量了全场人,说:“跆拳道社队的实力不容小觑,我会上场。格奥尔基,你还能坚持吗?”

 

“没问题。”格奥尔基点头说。

 

“这次换下披集。奥塔别克主攻,我为副攻,尤里你还是二传。勇利和格奥尔基还是和之前一样,雷奥还是负责救球。”

 

刚交代完,明依就听到耳边传来让她不爽的笑声,随之响起一个甜美的声音:“明依你也参加排球赛呐,那要加油咯。”

 

“五十岚你也加油。”明依转头,脸上的笑容客气疏离。

 

五十岚美佳子朝着明依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带着跆拳道社队的队员离开。

 

披集看着离开的人,喃喃道:“五十岚美佳子学姐,跆拳道社社长,黑带五段的高手。”

 

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披集转头看明依:“明依学姐你不喜欢她?”

 

明依侧头看了披集一眼后说:“女人的战争你最好不要参与。”

 

那个女人,从冰帝国中时期明依就很不喜欢她,读大学之后更加看她不顺眼她。因为上大学之后明依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跡部母亲相中的未来的跡部夫人。

 

和跡部家门当户对,相貌出色,多才多艺,在跡部母亲看来,无论哪一方面都配得上跡部。

 

明依把脑中那段不愉快的回忆甩在角落,转头看其他人说:“这场比赛,无论如何都要赢,听明白了吧!”

 

不再是疑问句,而是一句肯定句。

 

围在明依周围的花滑队众人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熊熊烈焰,雷奥和披集吓得后退一步,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其他人也表示明白,奥塔别克伸手搭在明依肩上,坚定的眼神在明依眼里就是最好的支持。

 

 

 

站在赛场边看着上场的花滑队,克里斯蹙眉,问维克托:“他们怎么了?怎么感觉像吃了兴奋剂?”

 

“不知道,”维克托也蹙眉,他转头问姗姗来迟的跡部:“你知道吗?”

 

“因为有五十岚美佳子。”跡部微眯起眼,目光停留在花滑队唯一一位女队员身上。

 

从国中时期他就知道明依和五十岚美佳子不和,看到花滑队这个样子,跡部知道明依是真的认真了。

 

 

 

这是一场胶着的比赛,两队的比分差距不超过两分就被拉回来。

 

奥塔别克一个扣球得分,比分成为16:15之后,跆拳道社申请换人。五十岚美佳子换下了他们队的一名女队员,站上了副攻手的位子。

 

轮到花滑队发球,勇利的发球是这段时间练的,有点不稳定,这次的发球球速不快,对于跆拳道队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球。

 

在二传手把球垫起来之后,主攻手猛然跳起,雷奥没有多想就跟着对方跳起来,明依却轻叱:“时间差,我玩腻的把戏。”

 

说着和在主攻手落地后跳起的美佳子同时跳起,一旁的奥塔别克也看出美佳子的把戏,跟着跳起来拦下球。

 

但落地后的主攻手成功地救起球,二传再次垫球,这次美佳子再次起跳,直接就是一个扣杀。

 

这次的扣球来得太快,雷奥根本来不及救球。

 

在后场的格奥尔基扑出去,硬生生地救起球。

 

救起的球不够高,在一旁的勇利连忙跑过去把球垫高。但飞起来的球没有按照勇利的想法飞到了网前。

 

尤里骂了一声“死胖子”,跳起来把球给打过网了。

 

但打的角度不对,飞过去的球是一个完美的吊高球,美佳子没有任何犹豫,跳起来就是一个强力扣杀。

 

扣球的速度太快,明依完全没反应过来这个要咂向她的扣球,一旁观战的跡部下意识地握紧拳头。

 

离明依不远的勇利突然上前推开明依,力道十足的扣球直接砸到了勇利的鼻梁上。

 

“跆拳道社队得分,16:16。”裁判的声音响起之后,明依从地上爬起来,急忙跑到勇利面前。

 

在场外的维克托也急忙冲进赛场,在看到勇利眼中因为疼痛应激而出的眼泪,温和疏离的男人一瞬间就被点燃了怒火。

 

“勇利你没事吧,”明依小心翼翼地拉开勇利的手,看到通红的在流鼻血的鼻子,赶忙拉起勇利,对裁判说:“暂停比赛!”

 

在场边的披集提着医药箱凑上前,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

 

明依打开医药箱,熟练地帮勇利处理完伤口后,她对勇利说:“你先休息。披集,你上场。”

 

“学姐,我没事的。”勇利拉着明依的衣角,抬头对明依说。

 

从明依牵起他的手到帮他处理伤口,勇利能感觉到明依心中难以压制的怒火。

 

有人为他担忧为他生气,勇利觉得很温暖,但他不希望看到明依受伤。

 

“恩,别担心。”明依看了维克托一眼后,转身就带着其他人上场。

 

“部长,那个……”勇利转身看身边的维克托。感觉到勇利的目光,维克托把眼中的怒火掩藏起来,脸上挂着笑说:“勇利你别担心,看着吧。”

 

嘴上安慰勇利,但从明依刚才那个眼神,维克托知道明依一定会去给勇利报仇的。

 

只是,维克托冷静下来才惊觉,刚才在看到勇利的眼泪时,他难以自抑地生气了。平时他不这样的,难道是因为勇利是自己的人,自己有了护短心理?

 

坐在勇利另一边的克里斯没注意到维克托的失神,悠哉地翘着二郎腿继续看比赛。这个看起来很温和的小丫头发起火来一定能火烧燎原的。

 

虽然跟花滑队没什么关系,但跡部还是走到维克托身边。听到身边的脚步声,维克托抬头看着跡部,笑着问:“要是刚才打到小明依身上,你会怎么办?”

 

他有点好奇,这个华贵优雅的男人,会不会因为身边的人受伤而发火。

 

对于维克托的问题,跡部没有任何回答的打算,他转头看着比赛,不着痕迹地松开刚才紧握的拳头。

 

比赛继续,再次上场的花滑队就如同打了鸡血,尤里发挥出了俄罗斯民族的战斗风格,从一个二传手切换到主攻手,没有耍什么花招,直接就是一个强力扣球,排球砸在地上都能扬起一阵尘土。

 

原本的主攻手奥塔别克很自然地转换成二传手,每一个他垫过的球都落在尤里最适合的击球点上。

 

而原本的副攻手明依退到后场,直接面对美佳子的每一个扣球。格奥尔基担心明依会受伤,站在明依身边帮忙救球。

 

而两个自由人,披集和雷奥,虽然会的不多,还是努力在帮忙救球。

 

一时间,两队的比分被越拉越大,最后以25:18赢下比赛。

 

 

 

一下比赛场,跡部伸手拉过明依,抬起她的手臂。通红的微微发热的皮肤在无声地申诉自己刚才受到了虐待了。

 

明依以为跡部是要骂她,然而跡部没有说什么,拿出喷雾细细地喷上药水。

 

“谢谢。”明依抽回自己的手臂,别过脸不看跡部。

 

“你很想赢吗?”

 

“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

 

轻笑一声,跡部的确知道明依这种认准目标就努力到成功的性格,他打了一个响指,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这边。明依听见跡部的声音:“桦地替你上场。”

 

排球社社长走过来,小声对跡部说:“跡部会长,规则里每队七名队员。”

 

“本大爷就是规则。”跡部看了那人一眼,居高临下的语气让那位社长不敢再回一句。

 

“不用了。”明依出声,看着站在跡部身后的高大少年,微笑道:“桦地不是俱乐部的人,而且……”

 

跡部打断了明依的话:“你给本大爷消停会,那个眼镜君应该能上场了。”

 

勇利还没开口回答,在一旁的维克托不同意了,“勇利刚才受伤了,不能上场。”

 

“维克托,你好意思让一个受伤的女孩子上去比赛吗?”跡部冷眼看向维克托。

 

维克托笑着回道:“勇利因为救了小明依而受伤,那你这么对小明依的救命恩人好意思吗?”

 

两人对看半天,周围的人似乎看到了空气中目光碰撞出来的火花。

 

克里斯翻了一个白眼,说:“你们两个才应该消停会,排球赛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十六强赛明天才开始。”明依补充一句。

 

“雷奥君,”远远而来的光虹骑着一辆炫酷的山地自行车,高兴地大声喊着:“我拿到冠军了。”

 

一群人转头看向光虹,明依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小光虹好像是报名了……桌球。”

 

她转头看向刚才还在对视的两人,说:“你们两个,也是报名了桌球吧。”

 

被这么一问,维克托和跡部同时别过脸,一个拉着勇利说“勇利我们去吃晚饭吧”,一个转头对身后的桦地说“我们走吧,桦地”。

 

“等一下,”克里斯和明依同时拦下这两个想要逃跑的人。克里斯嘴角的色气笑容含着幸灾乐祸:“亲爱的部长你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输的吗?”

 

“我也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丢了俄罗斯民族的脸。”尤里站在维克托面前,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另一边,明依拉着桦地堵在跡部面前,清秀的脸上挂着“我好想知道你是怎么输得”的笑容问:“跡部君,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丢了网球部部长的脸的吗?”

 

从自行车上下来的光虹看到被逼问的两位风云人物,不好意思地缩在雷奥身后。

 

雷奥侧头问:“光虹你是怎么赢的?”

 

“我也不知道啊,”光虹回想了一下,小声地羞涩地跟雷奥说:“我看到球飞过来就打回去了。”

 

在一群人好奇的目光中,跡部和维克托难得达成默契。维克托一把拉过跡部,左手搭在跡部肩上说:“跡部你能把论文借我参考一下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

 

“本大爷也有想要问你的。”跡部没有嫌弃地打落维克托的手,两人勾肩搭背的同时以别人追不上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在校内论坛上看到了乒乓球比赛视频后,披集套用了论坛内容总结说:“就算是冰上帝王和冰帝之王,也打不赢带有自身优势的天朝小可爱。”

————————————分割线——————————————

一个不小心又爆字数了,比赛场面写的不好请见谅。

这一章没有多少维克托和勇利的互动深感抱歉。

希望能小天使能看的开心。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