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 第十六章 关东大赛(上)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答应的一周一更,请签收~~

因为之前有人跟我说了一下明依的姓氏问题,在此说明明依的姓氏改为浅野,浅野明依,之前的章节也全都改了过来。

整理链接的时候才注意到,从开坑到现在已经写了这么长了,感谢小天使的陪伴~~~

——————————分割线————————————

躲藏在繁忙的课业中潜伏进生活的夏天开始掩藏不了它的行踪,带着高温的阳光从头顶上方落在人的身上,仿佛要灼烧掉一层皮。

 

与夏天最相称的,一定是西瓜和冰淇淋。

 

“好吃~~~”,明依难得地做出很少女地捧脸动作,这家店的冰淇淋在SNS上被说的多好吃,果然是真的!

 

帮明依还好钱的跡部抬手把头顶的墨镜往下移,深紫色的镜片挡住了海蓝色眼睛中的笑意。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你不是要去看比赛吗,快迟到了。”

 

“对吼!”明依后知后觉地想起今天出来的目的,一手举着冰淇淋一手拉着跡部往比赛场馆跑去。

 

 

 

炎炎夏日的东京都中,很多体育比赛在各种体育场拉开帷幕。

 

户外的各种运动场地洋溢了青春的气息,各种加油声是学生生涯最好的点缀。

 

跡部牵着跑累了的明依,走在前往滑冰场的人群中。

 

今天是关东地区花滑业余大赛的比赛日,因为上一场东京都花滑业余大赛上冰大两匹黑马的精彩表现,来为冰大的奥塔别克和胜生勇利加油的人比起上一场多了。

 

“人还真多呢,”明依的目光在场内扫视了一遍,转头看身后的跡部:“我们和上次一样去二楼?”

 

在跡部点头同意后,两人一边走,一边讨论今天的比赛。

 

 

 

打开休息室的门,换好冰鞋的勇利走了出来,面前写着他的名字的各色横幅比上次多了一倍,他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在他身边的维克托注意到勇利的不自然,笑着说:“这么多人在为勇利加油呢,今天可要好好努力了。”

 

勇利低垂着头,没有回应维克托的话。

 

他想到前几天在冰场上遇到了克里斯。因为那天只有他一个人,克里斯边看他练习边跟他说了自己与维克托的往事。

 

在世界的冰场舞台上竞争那一把王座,在私下的各种玩闹,沉浸在回忆中克里斯描绘了一个在勇利不知道地方才能了解的维克托。

 

在克里斯离开冰场前,他沉声跟勇利说:“勇利,你独占维克托这可是罪孽深重哦。全世界可都在期待他回到冰场呢。”

 

这种话勇利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今天在后台,维克托出现后有退役的花滑选手慕名过来找维克托,和他说说笑笑,聊起了世界级冰场上的事,也有人问他什么时候回到冰场,再次给世界的冰迷们带去惊喜。

 

为了冰场而生的神的宠儿,理应回到他的世界。

 

这是勇利从那些人和维克托的对话中听到的。

 

在冰大的时候只有克里斯和尤里知道在冰场上真正的维克托,他以为全世界只有两个人期待维克托回去,可现在他才真正明白克里斯说的“全世界”是什么意思。

 

全世界都在期待着,都在希望维克托回到冰场上吗?

 

可是他不想就这么结束,他跟神明要来的维克托的时间,不能就这么结束。

 

他还想用自己的表演告诉维克托他的崇拜,他的喜欢,他埋藏在内心深处十几年的感情。

 

他对维克托的爱,不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少。

 

所以啊,就算被维克托的粉丝讨厌也好,听到各种威胁或嘲笑的言论也好,他不想就这么放开维克托!

 

既然这样,作为从全世界手中夺走维克托的男人,那就干脆让全世界讨厌个彻底吧。

 

“喂,维克托。”无所事事的克里斯再次抛下尤里和奥塔别克,凑到维克托身边问:“勇利那个状态没事吧?”

 

说话的同时克里斯指了指在角落里来回跑步的勇利。

 

赛前就这种状态,待会不是出什么事吧。

 

维克托“嘘”了一声,笑着和克里斯说:“这样的勇利,我也是第一次见。”

 

海蓝色的眼睛中只有勇利的背影,看来这次勇利会给他不一样的惊喜了。

 

 

 

在听到轮到勇利时,雷奥和光虹抖动着新制作的横幅,和周围的人一起大声地喊着勇利的名字。

 

作为舍友的他们最清楚这段时间的勇利都在经历些什么。

 

他们不能像维克托部长和明依学姐一样给勇利一些指导和建议,他们只有用一腔热情来告诉准备上场的勇利,他们是胜生勇利的坚实后盾。

 

“勇利!加油!Fighting!”

 

摘下眼睛,勇利隔着围栏站在维克托面前,模糊的视野中维克托海蓝色的眼眸紧盯他,在熙熙攘攘的吵杂中他清楚地听见维克托低沉而温和的声音。

 

“想象着炸猪排盖饭和美女来诱惑我的阶段已经结束了,”维克托的大手握着勇利的手,似乎在用这个动作给勇利传递一些力量。

 

在勇利上场比赛前维克托就像一个专业教练般,用温和的声音说:“勇利可以用自己的魅力来战斗了,脑子里已经很清晰了对吧。”

 

勇利看着那只带着手套的熟悉的手,脑子里一闪而过自己下定的决心——他要在这片干净的冰面上,告诉自己心里藏着的,对维克托的爱。

 

坚定了信念的他反手握住维克托的手,抬头的瞬间用自己的额头去碰维克托的额头,两人的空间因为额头相抵而大大缩小。

 

盛满战意的棕色眼眸对上温和的海蓝色双眸的那一刻,勇利用自己最坚定的语气对维克托说:“一定,请只看着我一个人。”

 

只要你的视线中只有我一个人,我便可以为你向世界宣战。

 

说完的勇利不等维克托回复,手用力按在围栏上,借着反作用力往冰场中央而滑去。

 

全世界因为我霸占了维克托而讨厌我的人啊,请看清楚了我对维克托的爱。

 

黑衣黑发的男孩在聚光灯的照耀下,就如一座沉默的雕塑,但熟悉他的光虹、雷奥还有在场边准备摄影的披集却感到了勇利的一丝不同。

 

熟悉的带着EROS气息的音乐响起,勇利在做完开始动作后眼神略带迷离,故意地朝着评委们绽放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的维克托顿时愣住,现在的勇利的笑容就是厄洛斯之神的邀请,邀请他坠入勇利的魅力制造出来的深渊,一起沉沦在极致的EROS中。

 

场边的解说在看到勇利这个魅惑的笑容时也是一顿,说话的声音无法控制地有了一点不自然。

 

“还不错。”看到勇利的笑容,跡部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评语。单纯的眼镜君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可是相当不容易啊。

 

趴在围栏上明依的黑色眼眸中闪过玩味的笑容,轻声说:“看样子是抓到了EROS的精髓了。”

 

开窍的勇利在表演上应该没有大问题了,只是不知道今天的跳跃会有多少失误呢。

 

在冰场上随着小提琴的声音起舞的勇利在滑行中进化,他不是一开始的炸猪排盖饭,也不是冰大ON ICE和东京都大赛时的美女了。

 

他以胜生勇利的名义,用自己的表演在向全世界喜爱维克托的人宣战。

 

最开始被嘲笑也无所谓,被认为不登对也没关系,我只要让全世界认识一个全新的我就足够了。

 

这个全新的我可以吸引场边的银发男人的所有视线,可以让全世界知道,只有我才能表演出维克托编的舞的精髓,只有我才能这样光明正大地占据着这个神的宠儿。

 

羡慕吧,嫉妒吧,讨厌吧。

 

我不在乎。

 

自信又傲慢,不在乎一切,用身体的每一处来散发个人魅力的勇利让维克托的海蓝色双眸闪闪发光,就是这种感觉,“Perfect!”

 

“十分精彩的接续步,真是不简单。”解说的声音中有着赞叹。

 

这种技术在业余选手可是很难得。

 

“哇哦,”明依惊呼一声,今天的勇利真的是完全不同了,虽然离冰场有一定距离,但她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勇利身上散发的荷尔蒙。

 

魅力全开了的勇利真是让人移不开视线呢,维克托是怎么引导出这么EROS的勇利呢?

 

“没记错的话,勇利一开始的跳跃是阿克塞尔两周跳。”明依认真地注视冰场,不自觉地开启了自己的解说模式。

 

这么精彩的花滑表演,真是忍不住想要评论呢。

 

听见明依的话,跡部没有打断她,抬起的右手轻点眼角的泪痣,看着冰面上正在加速,准备起跳的男孩,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下来是,横一字……”明依黑色的眼睛中此刻只有冰场上那个身着一身黑色中性演出服的身影。

 

在解说状态的明依的呼吸随着勇利的动作不自觉地变化着,看到勇利起跳的刹那,明依下意识地憋住一口气,直到勇利完成了跳跃,明依松口气的同时说:“阿克塞尔两周跳,步幅不小。”

 

“之后的,是后内三周跳。”明依回忆了一下之前看到的勇利的练习后,说:“对勇利来说是成功率不到30%的跳跃呢。”

 

但是在今天这种完美的演出状态中,勇利的后内三周跳会不会成功呢?

 

“很好,后内三周跳,”在勇利轻巧地落在冰面上,继续在冰面上滑下深浅不一的轨迹后,明依脸上露出赞扬的笑容,说道:“勇利今天的状态很不错呢。”

 

但在冰面上起舞的,仿佛成为性爱之神厄洛斯的化身的勇利的脑海里并不是在思考该怎么完成每一个跳跃。

 

他的脑海里,只有在场边看着他的银发男人。

 

只有我才能满足维克托,才能成为他眼里的唯一。

 

全世界只有我一人深知维克托的爱,也只有我的爱才能回应他的爱。

 

现在,就证明给那些羡慕我、嫉妒我、讨厌我的你们看。

 

“后外点冰四周跳……”明依的眼睛中闪过惊讶:“后外点冰三周跳?”

 

“完成了?跳跃无失误?”看着在完成联合旋转的勇利,明依收起自己眼中的震惊,清秀的脸上扬起了浅笑:“勇利还真是了不起啊。”

 

四周跳接三周跳,这个跳跃组合能拿到不少技术分啊。明依看出来了,勇利这次可真的是全力以赴了。

 

就是不知道勇利的身上是不是有很多淤青呢。

 

“和之前相比真是判若两人呢。”就算眼光苛刻的跡部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的勇利进化得超乎想象。

 

看了一眼在场边激动地差点找不到出口处的维克托,跡部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眼睛君这样的快速进化,到底有多少功劳是你的呢维克托。

 

等在出口处的维克托在勇利离开冰场之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四周的欢呼声中搂着勇利的肩膀往分数等待区走去。

 

在等待分数的时候,维克托侧头看着勇利问:“勇利,滑得那么开心吗?”

 

“不,”勇利抱着自己的保温壶,目光呆滞地停留在面前的某处,不确定地说:“我只是在想,大家有没有看得很开心……”

 

这样全新的自己,是不是可以让你们满意,不会再讨厌我了呢?

 

是不是,可以让我再多拥有维克托一会儿呢?

 

听到勇利的回答,维克托一愣,而后嘴角轻轻地扬起,在听到“暂列第一”的消息后抱住了身边眯眼看成绩的勇利,摸着勇利的头,伏在勇利的耳边用开心的语气说:“看了那样的表演,肯定会开心的,还用说吗?”

 

“勇利是我最棒的学生。”听到维克托的赞美,勇利本来运动后泛起粉红的小脸又红了几分,腼腆地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刚刚感受过维克托喷出的热气的耳朵不争气地泛起浅浅的粉红。

 

太好了,维克托很满意,其他人应该也满意了。

 

只是,维克托你不要这样抱着我,好难为情。挣脱不开维克托的热情拥抱的勇利在内心吐槽着面前这个兴奋起来跟孩子一般的男人。

 

在看到勇利的成绩后,等在场边的金发少年语带不满地“嘁”了一声,小声说:“真是令人不爽的分数。”

 

真没想到那块炸猪排盖饭能表演到这个地步。

 

站在尤里身边的克里斯摸着下巴,脸上的笑容有点玩味,轻声说:“勇利纯洁的色气可是一种暴力啊。”但同时,这也是勇利自带的最好的武器。

 

成长迅猛的新人真是不容小视,不过还是离前辈还有差一段距呢。

 

下次有机会一定他要让勇利见识见识他的专利——大人的EROS。

 

准备上场的奥塔别克一直如冰般没有变化的眼睛中渐渐燃起了战士的火焰,他转头对尤里平静地说:“我会赢的。”

 

一直关注尤里的奥塔别克知道尤里想要赢过维克托的心情,他作为尤里的学生,一定会全力以赴,为尤里赢的胜利。

 

一向冷静的人冲动起来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

 

不想让尤里失望的奥塔别克冲动了一次,在跳跃组合之后,把原本的阿克塞尔两周跳作了小小的改动。

 

“竟然想挑战阿克塞尔三周跳,那可是连专业选手都头疼的跳跃呢,”明依一手撑着下巴,看着从冰面上十分迅速爬起来,用“刚才没有任何失误”的表情继续表演的奥塔别克,颇感意外地说:“奥塔别克居然这么在意名次还真是罕见。”

 

在明依的印象中,奥塔别克就跟无欲无求的和尚差不多,很少有对胜负执着的时候。

 

“那个人啊,”观看了花滑队所有排球赛的跡部对这个冷静且运动神经出色的学弟还是有点印象的,了然地说:“有了战斗的理由才能成为出色的战士,他很好地证明这一点了。”

 

“你能看出他的理由?”明依转头看了跡部一眼。

 

跡部用一种“你是脑子抽了吧才问本大爷这种没脑子的问题”的眼神看了明依一会儿,看得明依赶忙低下头,老实地承认自己刚才犯下的愚蠢错误:“抱歉我错了。”

 

跟奥塔别克没有任何交集的跡部怎么会知道奥塔别克战斗的理由,她还真是问了一个蠢问题。

 

 

 

比起上次的东京都大赛,关东大赛的精彩程度上了一个档次。例如,看起来最有可能拿到短节目第一名的奥塔别克爆冷成为第三,而温润的勇利成为出人意料的黑马,得到了短节目第一名。

 

混在离场的人群重,明依并肩和跡部一起往场外走出去。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侧头笑着问跡部:“明天来看比赛吗?”

 

“看在你很想来的份上,”跡部说话的语气就跟在赏赐臣子的帝王一般高高在上,“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陪你来看。”

 

得到答案的明依转头看着面前,嘴角露出浅浅的带着自嘲的笑容,上次打排球赛的时候果然是自作多情了。

 

嘛,算了,明依收起笑容,眼角余光里全都是身边这个高贵优雅的男人。只要有他陪着就足够了,太贪心可是会遭到神明惩罚的啊。

评论
热度 ( 2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