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十七章 关东大赛(中)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本周的更新,分量超级足,请签收~

——————————分割线————————————

 往集合点走去的维克托看到不知道在集合点站了多久的黑色身影,眉头微微挑起,走到近前看见黑发男孩那双疲惫的棕色眼眸下的青黑,一下子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恩~勇利~”维克托的音调故意拖得长长的,“你昨晚没怎么睡吧?”

 

被问的男孩脸上闪现被看穿的窘迫,慌张地说:“诶…睡、睡了…就一会儿……”

 

维克托不满地看了停在集合点的大巴车,不由分说地拉着勇利上车,把勇利扔在最后一排,说:“在到会场之前你先睡一会。”

 

“可……可是……”

 

勇利刚爬起来,维克托手快地拿走他的眼睛戴上眼罩,自己坐在靠窗的位置同时把勇利的头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笑着说:“这样就能睡着吧。”

 

“没事的哦,我以前可是一直都睡到比赛之前的最后一分钟呢。”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安慰般轻轻拍着勇利。

 

“部长……”勇利还想挣扎,却注意到维克托拍着自己的手停了一下来。

 

不……不会吧!勇利被眼罩挡住的眼眸睁得大大的,好一会儿才接受这个事实——他的教练比他更容易入睡。

 

怕打断了维克托的睡眠,勇利枕着维克托的大腿一动都不敢动,脑子里是昨天晚上回到宿舍之后,看到的满屏幕的祝福。

 

 

 

Ins上有人比他还高兴,发了好多他的照片。校内论坛上也因为他拿下短节目第一这件事而讨论起来他和奥塔别克谁能拿下冠军。

 

就交完照片回到宿舍的披集分析,校内论坛上还是很多人看好奥塔别克的,但是他说米拉学姐和其他前辈都看好他。

 

光虹和雷奥也是说了很多鼓励他的话,雷奥兴奋地说明天他们音乐社的人有时间都会去看比赛。

 

快十二点的时候勇利刷着ins,看到了两条评论。

 

“胜生勇利作弊!”

 

“胜生勇利不及奥塔别克的十分之一,比赛应该是有黑幕。”

 

在这两条评论之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涌现了更多的评论,勇利看了一会儿,总结了评论的内容——他是因为教练维克托的关系才能拿到高分,实力来看差了奥塔别克不止一个级。

 

短节目比赛中以无失误表演实现了首位进发带来的兴奋喜悦被这些评论冲散了,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个晚上都没睡着。

 

他知道那是有人恶意为之,但如果不是他的水平和奥塔别克相比差距太大,这些人也不会有这种恶意的猜想。

 

可是,说他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扯上维克托呢?跟他没有关系啊。

 

翻了个身,勇利把脸埋在枕头里,他真的很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维克托遭受这些恶意的攻击。但他应该怎么办,他能做什么?

 

 

 

鼻尖萦绕着维克托的气息,莫名地给惶惶不安的勇利带去了安心,脑子里那些挥之不去的评论画面在慢慢远去,一晚没睡的勇利枕着维克托的腿,安静地陷入睡梦中。

 

克里斯比尤里和奥塔别克先到了集合点,在车旁没看到人的他以为他是第一个到的,哼着小曲走上车,第一眼就是占据了最后一排座位的勇利。

 

走过去几步,原本闭着眼睛的维克托睁开眼,车窗外的阳光散在他身上,给那双湛蓝的眼睛多添了几分迷人和性感,他抬头看向克里斯,笑着说:“嘘,勇利睡着了。”

 

克里斯配合地压低声音,说:“一晚没睡吗?”

 

见维克托点头,克里斯露出了然的表情,想当年他第一次拿到成年组第二名,和维克托并肩站在领奖台的那个晚上,他看着奖牌傻笑了一个晚上。

 

在维克托斜前面的位置坐下,克里斯没有多说什么,拿出手机刷校内论坛。

 

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校内论坛上的帖子,充满了各种恶意的猜想,把勇利说的一文不值。

 

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人在看到帖子后很快严肃起来,手机微动,反驳的评论打到一半克里斯停下来,转头去看维克托。

 

出乎他意料的,他看到了本来一手撑在车窗上云淡风轻地看窗外景色的维克托正低头看着熟睡的勇利,湛蓝的眼睛里有掩藏不住的温柔。

 

那个眼神,克里斯眼睛里闪过精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想要跟维克托说论坛帖子的话都忘在脑后,他转过头,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突然惊觉,他早上出门忘了……刮胡子。

 

 

 

等到勇利醒过来,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到诡异。

 

他刷地坐起来,手一抬摘掉了眼罩,在他身后的维克托似乎被他的动作吵醒,睁开眼睛看向他。

 

“勇利~”夹杂着迷糊的声音就像要糖的孩子般,有种撒娇的感觉。但看了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的勇利显然没注意到维克托的不同往日的语气,慌张地说:“快比赛了啊部长!”

 

慌张地甩开身上的当被子用的运动服外套,勇利拿起自己的背包匆匆忙忙地跑下车,看到身后打着哈欠慢慢下车的维克托焦急地说:“部长快点啊,我们都快迟到了。”

 

拖着维克托先去点名处登记后,两人一前一后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休息室的门一开,尤里靠着墙在和绑鞋带的奥塔别克交代什么,克里斯塞着耳机听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醒了啊。”克里斯先注意到勇利,调侃道。

 

尤里看都不看勇利一眼,不屑地说:“还真是猪呢,真能睡。”连他和奥塔别克上车了都吵不醒这头笨猪。

 

奥塔别克朝着勇利和维克托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勇利也没有时间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广播里响起的“关东区花样滑冰比赛即将开始”的声音让勇利只想着快点换好衣服参加比赛。

 

拿下左耳的耳机,克里斯看着消失在更衣间的背影,恍惚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说。

 

可是……是什么事呢?

 

 

 

“拉着本大爷来看比赛的人一直在打电话,看样子是不在意今天的比赛啊。”跡部收回自己放在明依身上的目光,淡淡地说。

 

明依挂掉电话,转身趴在栏杆上,目光落在冰面上,悠悠地说:“我只是解决了一点事情而已。”

 

她想了一会儿,把刚放回裤袋里的手机摸出来,手指在通话键上停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按了一下去。

 

等了一会儿,电话接通。明依听见勇利掩饰不了的紧张的声音,笑着说:“勇利,昨天忘了恭喜你了,表现得很好呢。”

 

“谢…谢谢学姐。”

 

“放轻松点,”明依看着冰面,思考着说:“那个晚上你跟我说你找到了节目的轴心,之后我就一直很期待呢。”

 

“加油啊勇利。”明依听到了在广播中传出的“马上将要开始进行男子单人短节目的比赛,请选手们进场练习,练习时间六分钟。”,微笑着说了一两句,就结束了这个电话。

 

“你很关心那个眼镜君?”

 

明依收起电话,说:“昨晚校内论坛上有恶意帖子,我有点担心勇利的状态。”

 

跡部没再说话,看着会场里渐渐多起来的人,问:“你看好谁?”

 

明依转头看着跡部的侧颜,脸上的笑容十分狡黠,她说:“不告诉你。”

 

 

 

看着摔在冰面上的身影,维克托板着一张脸,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刚才勇利要进行六分钟练习时,他明明说过不要做跳跃练习的啊。

 

这个人执拗起来还真是不听他的话啊。

 

脸色十分不好看的勇利回到休息区,随意找到一个位子坐下,等待开场。

 

休息区的电视开始转播冰面上的竞争,节奏强烈的乐曲通过空气传到勇利的耳中,只是看了屏幕一眼,勇利就躲开了目光。

 

怎么办?该怎么办?

 

虽然披集发信息告诉他论坛上的恶意揣测帖子已经被删了,但是那些评论在清醒后就一直在脑海中盘旋。

 

每一个文字都在抽打他的神经,他就像在浓雾中迷失方向的旅人般,不知所措。电视里的表演还没结束,很不想听的勇利没有多加思考,走过去就把所有在转播节目的电视都关掉了。

 

身边那些抱怨他都听不见,坐在椅子上都还不能制止自己的发抖。

 

要怎么办。谁来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办。

 

冷眼旁观勇利的所有动作的维克托摸着下巴,湛蓝的眼睛微眯。成为专业运动员这么多年,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选手,有像克里斯那样平时看起来是半吊子但在比赛时认真专注的,有像尤里那样年轻气盛不知道尊重为何物的,也有会紧张会担忧的年轻运动员。

 

但,他还没见过像勇利这样的。

 

他能理解越年轻越容易受其他选手表现和结果的影响,但是他不明白勇利为什么会怯场但这个地步。

 

不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了啊,而且勇利的年纪在参赛选手中也不是那么年轻的啊。

 

这种情况他要怎么做呢?打个电话要雅科夫?算了,那个老头子听到他的电话只会大声喊叫,根本不会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冰面上的表演风格多变,现在是短节目第五名的年轻选手在表演一曲热情的西班牙舞曲。

 

想不出头绪的维克托转头看向热身运动做的乱七八糟的勇利,轻叹一声,走过去揽勇利的肩膀,半强迫地带走勇利。

 

恩……先找个人少的地方吧。

 

 

 

“勾手三周跳,相当不错的技术,”明依津津有味地看着比赛,说:“这个人昨天的短节目也表现的很沉稳,如果这个表演没有任何失误,是可以竞争第三名的。”

 

“你认为这个节目不能得到更高的成绩?”跡部轻笑着说。

 

明依摇头,说:“奥塔别克是不会轻易让出第一名的,至于勇利,我想他应该不会让人失望的。”

 

“这么偏袒冰大的选手,真不像你。”在跡部的印象里,明依在评价运动员时都是客观公正的。

 

“我是以一个冰大粉丝的身份来看比赛的,”黑发少女转头黑色大眼里蕴满笑意,说:“自然会偏袒自己喜爱的选手啊。”

 

在这场热情飞扬的表演结束后,明依稍微站直了身子,一直趴在栏杆上也是很累的。她快速地扫过整个滑冰场周围一圈,疑惑地说:“咦?勇利和维克托?”

 

“从六分钟练习之后就没出现了。”跡部换了一个站姿,回答了明依的问题。

 

明依蹙眉,担忧地说:“不会是勇利出什么事了吧。”

 

那个有着干净纯粹的玻璃心的孩子可是很容易就受到伤害的。

 

这次跡部没有回答她,明依也没期待什么,轻叹一声,继续看比赛。

 

 

 

地下停车场的空气有着压抑的浑浊感,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站在一辆白色轿车前看着勇利练习的维克托一手撑着下巴,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

 

请问面对一个玻璃心运动员他要怎么做呢,在线等啊。

 

然而没人会回复他这个问题。

 

带着耳机的勇利在地下停车场反而能自然地练习。但在地下也还是能隐约听见地面上的欢呼。

 

似乎是有一个选手完成了一场惊艳的表演,即使隔着厚厚的水泥板,也能听见解说用兴奋的声音说了很多赞美之词。

 

维克托抬头看着头顶的灯,想象着地面上的景象,应该是一场值得赞扬的表演吧。

 

收回目光的瞬间,他看见摘掉耳机一脸迷茫慌张的勇利。

 

糟了,他听见了。

 

没有多想,维克托喊了一声:“不要听!”同时冲到了勇利身前,双手捂住了勇利的耳朵。

 

维克托的湛蓝眼眸突然落在自己身上,吓得勇利手一松,手中的耳机掉在地上。

 

遥远的解说的声音此刻就在耳边清晰:“这真是一场只能用完美形容的表演,全场无失误的跳跃、干净的点冰和与音乐相融的表演……果然,271.43,全场目前的最高分!”

 

“这个分数超过了东京都的黑马奥塔别克选手,真是一个难得的高分啊。”

 

欢呼声渐渐远去,但刚才解说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勇利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拿开维克托的手,僵硬地说:“部、部长,差不多快到我们了吧,得回去了呢。”

 

棕色的眼眸躲闪着不敢对上面前的湛蓝眼眸,勇利微低着头,从维克托的身边走过去。

 

应该说点什么才能让勇利振作起来呢?要怎么说才好呢,真是完全搞不懂啊。

 

勇利的心宛如玻璃一般一碰即碎啊,维克托想着,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这么容易破碎的话,干脆就让它彻底粉碎吧。

 

“勇利,”维克托右手搭上自己的额头,闭上的湛蓝眼眸再次睁开,不见之前的担忧,如贝尔加湖湖面般冷静。

 

他转身面对那个被他叫住正回头看他的人,平静地说:“如果勇利在这次自由滑中失败了,无法登上领奖台的话。”

 

搭在额头上手下滑,握住自己的脖子,维克托表面平静内心波澜一重接一重地说:“我就引咎辞退教练一职。”

 

地下停车场的空气在这一刻流动得特别缓慢,勇利看着面前熟悉却表现的如此陌生的部长,在听到他的话的那一刻,心里响起了奇异的声音。

 

因为我的失误,维克托要辞去教练一职?!

 

这是,要干嘛?试探么?还是维克托的决心?

 

那些恶意的评论在脑海中汇聚成吃人的恶魔,不断地叫嚣着,可勇利却无暇顾及那只可怕的恶魔,他只知道一件事——他失败的话,维克托要离开他!

 

而说出这句话后的维克托平静却紧张地观察着勇利的反应,他很担心自己那么说会给勇利增加额外的负担。

 

但他没有办法了,想了大半天他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棕色的眼睛呆滞地看着他,温和的眼角渐渐湿润,两行干净的眼泪就这么无声地流下。

 

“啊。”维克托讶异。

 

止不住眼泪的勇利看着这个崇拜的人,问:“为什么?现在要说这种话来试探我呢?”

 

碎了!维克托的脑海顿时迸发出的一个念头,勇利的玻璃心被他击碎了!

 

看着哭的不成样子的勇利,维克托的心隐隐有些疼。他真是个失败的教练啊,居然把自己的学生说到哭了,真是罪恶啊。

 

这种情况维克托也是第一次遇上,可他真的不想看到勇利这么受伤的表情,慌忙地说:,“啊,对不起勇利,刚才那个不是真心的……”

 

果然不是真心的,勇利抬头,把压抑在心中的话一股脑地说出来:“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输掉比赛,被指责批判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

 

不怕面对任何指责,就算是恶意的批评对勇利来说也没什么。

 

“但是这次的话还会连累维克托,我一直都很不安。”

 

我唯独不想的,是因为我而让你受到莫名其妙的伤害。

 

“担心你的内心是不是其实一直都有辞退教练的想法。”

 

担心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不再回头看我一眼。

 

说着勇利的眼泪的掉落得更快了,他不想在维克托面前这么狼狈,可眼睛中的那些湿润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脸上泪痕斑斑,看上去特别可怜。

 

这人的眼泪跟水龙头的水一样不用钱的吗,流这么多泪待会眼睛会很痛吧。维克托心疼地看着勇利,没想到自己想要让勇利振作的话反而让勇利哭了,真是……

 

“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啊…”

 

一次又一次带给我惊喜的勇利,我怎么可能狠得下心离你而去。

 

“我当然知道了,”勇利大声地阻断了维克托温柔的解释,想要说什么却哽咽到说不出来。

 

啊,维克托摸着自己的额头,脑子飞快运转,不能再让勇利这么哭下去了,眼睛会肿起来的。

 

引出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勇利让维克托罪恶感深重,一边在心中责骂自己干嘛说这种没头没脑的话惹哭了勇利,一边头疼地说:“我最看不得别人哭了,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我也是一头雾水。”

 

要是能让勇利不哭,这样可以吗?

 

“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了?”说出这句话的维克托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就听到勇利的反驳:“才不是!”

 

“你要比我自己更相信我会赢啊!”

 

“就算是骗我也好,”

 

“不要离开,待在我身边啊!”泪眼朦胧的勇利激动地喊着,完全没注意到脸色微变的维克托。

评论
热度 ( 2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