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十八章 关东大赛(下)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继续,今天爆字数了……

请签收~

——————————分割线————————————

 地面上的比赛还在进行。奥塔别克冲改动了自己的跳跃结构,力求用这次自由滑来弥补昨天短节目的失误。

 

“不得不说,”明依看着奥塔别克完成了一个流畅的跳跃组合后说:“奥塔别克的技术超越了在场的大多数人。”

 

改动后的跳跃组合可以说是全场最难的编排了。

 

安静看比赛的跡部突然说:“他们回来了。”

 

明依听见跡部话,视线离开了冰面,看到了揽着勇利肩膀走进来的维克托。黑色的大眼微眯,少女略伸长了脖子,说:“勇利的眼睛怎么红红的?维克托欺负勇利了?”

 

“有可能。”跡部低笑着应道,说:“也有可能是闹矛盾了。”

 

“不管怎样,应该都是维克托让勇利哭了。”明依左手搭在栏杆上,吐槽了一句:“维克托还不够成熟啊。”

 

跡部看了面前的人,迷人大眼里满满都是嫌弃。小丫头你可没资格说这句话啊。

 

两人分神地时候,奥塔别克完成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完美的落在冰面上,引起了周围的惊呼。

 

“干得好!”尤里用力拍了围栏。奥塔别克在混杂的欢呼声中捕捉到这声赞扬,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勾起浅浅的笑容。

 

接下来的表演流畅无误,比之前那位被说是完美的表演还要在精彩。

 

结束了表演的奥塔别克和尤里走到等分区,而站在冰面上和维克托隔着围栏的勇利没有多说什么,从维克托拿着狗狗纸巾盒中抽出面巾纸擦掉自己的泪痕。

 

在把面巾纸团拿给维克托的时候,勇利有点恶作剧地故意缩了一下手后再放开。而没想到勇利会这样做的维克托赶忙俯下身一把捞起纸团。

 

看着面前的维克托的发旋,勇利坏心眼地戳了戳那个发旋,你害我哭了啊维克托部长。

 

但是,别担心,我会赢的。勇利戳手指收回,轻轻地在发旋上拍了拍。

 

没反应过来的维克托抬头,只看到了滑去的勇利的身影。

 

“沦落到让自己的学生安慰自己,维克托也不怎么样啊。”跡部不屑地说了一句。

 

明依的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说:“看样子不需要担心勇利了。”

 

的确不需要担心了,勇利看着不远处的裁判,想起了那个晚上在冰大滑冰场上跳跃的精灵,想起了那个晚上下的决心。

 

他要用这场表演,来表达他对维克托的感情。

 

所以啊,维克托,请你认真地看着我。

 

音乐响起,钢琴的声音响在冰面之上,站着的男孩心里没有太多的顾虑,那些流言蜚语,那些恶意中伤,昨晚开始在他脑海里咆哮的恶魔,都在音乐响起的刹那被勇利扔到了世界的尽头。

 

哭完之后爽快了不少啊。

 

想到这里的勇利脑海里闪过银发男人那惊慌的表情,嘴角勾起浅浅的笑。

 

突然哭出来的时候,维克托部长的表情好好笑,一点都没有部长的样子。

 

而专注地看着勇利的维克托有点摸不着头脑,勇利为什么在笑啊,是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但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冰面上的人渐渐找到了节奏,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之中。

 

以前在比赛结束后也曾哭过,不过在比赛前哭还是第一次呢。这个第一次还被维克托看到了,真是……那个,第一个跳跃是……后外点冰四周跳和后外点冰两周跳的联合跳跃。

 

脑子里还在想,多次的练习让身体能自然地随着音乐而动,念头还没传递到大脑让大脑做出指示,身体先完成了动作。

 

“四周跳、两周跳,完成的不错。”明依看到勇利完成的联合跳跃,暗暗点头。

 

比想象中跳的好呢,勇利一边做着动作一边想着。

 

心里的负担减轻让勇利的动作看上去也轻快了很多,在所有人以为冰面上的男孩已经沉浸在表演之中时,他此刻还在吐槽自己的教练——作为教练的维克托部长还是太不成熟了啊。

 

我的心理素质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点状况都没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维克托部长你这个笨蛋!

 

脑子想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没专注在表演上,但身体本能地跟着音乐而动,往日的练习在这个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成功完成了一个后内三周跳。

 

“看来上次失误后勇利一定做了很多次的练习。”勇利完美落冰后明依小声地说了一句,这个动作完成得特别好呢。

 

啊成功了。勇利回过神,不再想跟表演无关的事情。他可是要把这场表演当成礼物送给维克托,不全情投入可不行。

 

滑行,后内两周跳,外刃横一字,鲍步,每一个动作都带上了勇利的感情。在冰面上舞蹈的男孩如磁石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流畅的动作让人忍不住期待接下来会有什么惊喜。

 

“阿尔塞克两周跳,啊手触地了!”明依叹息了一下。

 

这个动作之前练的时候还是完成的不错,应该是在想什么分神了吧。

 

站在明依身边一直没有开口的跡部却笑着轻点泪痣,说:“不觉得他今天的状态很轻松呢。”

 

这种轻松的状态在这个一直都很紧张的眼镜君身上可是很少见的。

 

“的确,”明依点头,“看样子也许会有什么惊喜。”

 

刚才的失误勇利很快意识到是自己没控制住速度,不过这总比练习的时候没跳起来要好多了。

 

这么想着,勇利脑海里想起自己看了无数遍的,关于那个在脑海深处的银发男人的动作剪辑。啊最后的四周跳,把后外点冰跳换成此刻脑海里的后内点冰跳的话,维克托会是什么表情呢,好想看看啊。

 

这个惊喜,足以表达心中对维克托的感情。但是,他会不会喜欢呢?

 

没专注在此刻的跳跃,勇利在联合跳跃的最后一个跳跃后内两周跳的时候落冰不稳,多转了半圈。

 

虽然转过头了,但以今天这种睡眠不足的状态而言竟然不觉得累呢。勇利如此想着,成功地完成了一个勾手三周跳和后外点冰三周跳的组合跳跃。

 

解说的声音混在音乐之中:“好的,接下来应该是接续步。”

 

在冰面迈出的每一步,勇利都想要告诉正在看着他的银发男人。

 

我想要变得更强,我也能够变得更强,我可以超越维克托的想象。

 

做到这些的我,是不是就可以把维克托继续留在我身边,让维克托的眼里始终都是我一个人。

 

维克托,你看到了吗,我很崇拜你,很喜欢你的。

 

引领我进入花滑世界的你,是我在花滑世界里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是我人生的指引,是我这十几年来唯一的信仰。

 

请你,不要离开我,待在我身边吧,维克托。

 

“按照上次的编排,最后应该是后外点冰四周跳……”明依回忆了上次的表演,注视着冰面上完成了接续步正在加速的男孩。

 

银色的刀刃在冰面上狠狠地流下深刻的痕迹,起跳的男孩咋空中转出了四圈。

 

“天、天啊!后内点冰四周跳!”明依控制不住地惊呼一声。

 

看着落冰不稳摔在冰面上的勇利迅速爬起来完成剩下的旋转动作,跡部蹙眉问:“这个跳跃很难吗?”

 

看了这么久的花滑比赛,跡部跟普通观众一样,还是不太了解这些跳跃的难易程度。

 

但很了解他的明依很快就懂跡部在疑惑什么,她端起专业解说的架子,说:“虽然摔倒了,但是圈数看上起应该是足够了。”

 

略微收敛自己脸上的惊讶,明依继续说:“后内点冰四周跳是维克托的代名词,这样高难度的跳跃放到了体力消耗殆尽的节目最后这种事,就算是维克托也没有尝试过的。”

 

就算是专业选手都没尝试过的跳跃,这小子居然敢挑战,这可真是勇气可嘉啊。

 

“真是,超出了我的期待了。”从震惊中回神的明依脸上浮现温和的笑意,看起来温和无害的勇利一旦认真起来也是不可低估的呢。

 

整个会场在音乐结束的那一刻响起了可以掀翻屋顶的欢呼声,勇利并不完美的节目里饱含着的情感深深打动了现场的观众。

 

虽然看不懂这些炫目的跳跃动作,但他们从最后那个跳跃中读懂了勇利那孤注一掷的心情。

 

“呼…呼…”勇利平稳自己的呼吸,最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耗费了他全部的体力,以致于他最后的旋转差点坚持不下去。

 

这个竭尽全力的惊喜,签收人维克托先生是否满意呢。

 

这么想着,勇利的目光移动,看到了双手捂着脸的维克托。

 

咦?他在哭?还是在生气?!

 

在勇利疑惑的目光中,放下双手,沉默的维克托没有过多的犹豫,转身朝着滑冰场的出口跑过去。

 

勇利的接续步已经告诉了维克托很多很多,他知道勇利想要告诉他的感情,这个可爱认真的小学弟在今天这场表演上出乎了他的意料,带给了他巨大的惊喜。

 

这份全力以赴送给他,饱含了勇利真挚情感的礼物,收到的那一刻,维克托只觉得左胸腔里的喜悦快要溢出来了。

 

内心涌现而出的兴奋激动驱使着维克托加快自己的脚步,他很想在这个时刻,用他能想到的唯一一种方式,回应勇利给他的惊喜。

 

“部长,我干的不错吧?”勇利滑向出口处,张开双臂想要和维克托拥抱。

 

然而,停在出口处的银发男人抬头看着他,湛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

 

那个滑向出口处的黑发男孩被扑向他的银发男人搂在怀里,在感觉到唇上属于维克托的气息和温暖时,棕色的大眼不敢置信的睁大。

 

他眼中的那双如雨后晴空的眼眸里只有他一个人,缓缓闭上,专注于此刻。

 

在场的欢呼声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冰场上旁若无人般拥吻的两人。

 

离出口处不算特别远的披集的下巴不受控制地掉下来,只剩下身体的本能把手中相机的镜头对准那两人,食指不停地按着快门键。

 

坐在观众席中举着横幅的雷奥和光虹震惊地连手中的横幅掉下来都不知道,口中的呼喊生生地被这个场面掐死在喉咙里。

 

冰场附近的尤里双眼瞪得老大,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这是要干嘛啊那个秃子!

 

而在他身边的奥塔别克伸手扶起尤里震惊到掉下的下巴,往日平静无波的眼眸中此刻波涛汹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从震惊中最先回复过来的克里斯勾起嘴角,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干的不错啊维克托!

 

在二楼的明依震惊到还维持着自己双手撑着栏杆的姿势,好一会儿才眨眨眼,声音里都是不敢置信:“他们……他们……”

 

“接吻了。”身边跡部的声音十分平静,虽然对维克托的行为感到意外,但跡部还没有太过失态。

 

拥吻的两人摔在冰面上,维克托左手垫在勇利脑后,稍稍放开勇利,右臂在冰面上一撑,隔开一段距离,对上眼前这双眼底里的震惊还没完全消去的棕色眼眸,愉快而温柔地说:“要让勇利大吃一惊的方法,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其他的了哦。”

 

反应过来的勇利忘了把自己搭在维克托背上的手拿下来,他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中有着难以察觉的无奈:“这、这样啊。”

 

那双印在脑海中的蓝色眼眸中只有面前这双温和湿润的棕色眼眸,周围的一切不再重要。

 

只要一会儿就好,他想在这片雨后晴空中沉沦。

————————————分割线——————————

十七章和十八章断的有点奇怪,因为本来是一章的,但是字数超出我的预计,就断成两篇了。

评论
热度 ( 2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