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二十二章 起舞于莫斯科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今天的状态不是特别好,觉得写了也是让人看不下去的……

但还是先发上来了。

这个故事越来越跳出了我自己大纲了……这下要怎么办好……

————————————分割线——————————————

“今天是短节目,明天自由滑,有意见吗?”在比赛开始前,明依再次重申了比赛的流程。

 

莫斯科代表狄安娜补充:“你们表演的节目会以视频的方式传到网上,根据匿名投票来评判谁胜谁负。”

 

“没有意见。”

 

“可以。”

 

双方队员确认了比赛流程后,进行赛前抽签。

 

“哈哈哈哈哈,勇利你的签运还是一如既往啊。”披集在看到勇利手中的抽签纸后立马笑出声。

 

在一旁的光虹有点看不下去了,说:“披集你是不是忘了现在勇利是在和别人比赛啊。”

 

“抱歉抱歉,”被光虹一提醒披集才想起来自己的反应的确不太好,说:“我只是想到我们上次在宿舍玩抽乌龟的事。”

 

听见他们说话的尤里转头问他们:“抽乌龟是什么?”

 

“一种游戏,很好玩的。”披集解释,同时不忘了拉人下水:“尤里想不想玩啊?”

 

“你们啊,”虽然这种比赛对克里斯来说完全提不起太多兴趣,但作为一个有多年比赛经验的专业选手,他还是想要提醒这些小年轻们:“不要笑得这么开心呦,今天的比赛和国内那种不一样的。”

 

刚才他和维克托看完了对方的热身,顿时就觉得明依提的建议一点都不美好。

 

那两个狂妄自大的俄罗斯人的确有资本狂妄,鲍尔斯的四周跳点冰格外干净,而那个年轻的安德烈技术上略有不足,但在表演上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

 

“奥塔别克我是不担心,”克里斯摸着自己长出胡渣的下巴说:“但是勇利,维克托,你不担心吗?”

 

对手这么厉害,那个玻璃心的小学弟能不能招架得住啊。

 

维克托把视线从冰场移到和披集说笑的黑发青年身上,说:“我相信勇利。”

 

那双棕色眼眸里的坚定让他选择相信,虽然这种证明对维克托来说无关紧要,但对于勇利来说可能就是一次自我的肯定。他不想放过这个能被勇利建立信心的机会。

 

 

 

“嗯咳,”明依的声音从广播中传出,一群人的目光落在那个坐在临时搭建的解说席上的黑发女孩,她朝所有看向她的人扬起一个漂亮的笑容,说:“愣着干嘛,热身时间只剩三分钟了哦。”

 

看到慌慌张张的勇利和气定神闲的奥塔别克上冰热身,明依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对身边落座的狄安娜说:“谢谢。”

 

“不用,”狄安娜看着明依重新放在桌面上的水杯,说:“只是希望我们待会的解说能合作愉快。”

 

“一定可以的。”

 

热身时间结束,整个冰场陷入了安静。明依按下开关,流利的英语在空气中回荡:“今天我们进行一场友好的技术交流。参赛选手有来自冰帝大学的勇利和奥塔别克,以及俄罗斯的……”

 

“莫斯科俱乐部的鲍尔斯和安德烈。”狄安娜适时地补充。

 

这两个见面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的女生一唱一和地说了一段开场白。而作为第一个上场的选手,勇利正靠着围栏,他的教练维克托蹲在他面前,帮他系好冰鞋的鞋带。

 

“这样可以吗?”这双冰鞋是新买的,维克托有点担心新鞋会不会磨脚。

 

“恩。”勇利低头看着抬头看他的男人,那双蓝色眼眸里映着自己此刻的样子。

 

这场比赛,已经不是局限在这个冰场上了,而是在全世界面前展现自己的时候了。

 

虽然在网上不会有维克托的学生这样的词语出现,但一想到是在世界面前展现自己,勇利的心跳开始忍不住地加快。

 

“哎呀抱歉,耽误了比赛开始呢。”冰大商学院出来的人总是能轻易地跟别人跑火车,明依看到勇利,上前,终于踩下了火车的刹车,转回到今天的正题。

 

隔着围栏,维克托正要再交代勇利几句,却反而被勇利一把扯住了衣领,“表演要开始了哦,部长。”

 

看来这只可爱的小猪在之前的比赛中有所成长了呢,维克托蓝色的眼眸中闪过笑意,说:“是呢。”

 

得到了维克托的回应,勇利低下头,在维克托的耳边轻声说:“放心,我会让全俄罗斯都看到我的爱的。”

 

在耳旁的温热气息随着明依的声音——“按照刚才抽签的结果,第一个上场的是来自冰帝大学的勇利。”——中远去,维克托抬头看着勇利远去的背影,耳尖不可抑制地微微红起来。

 

仰头就被冰场上明晃晃的吊灯闪到眼睛,勇利低下头避开灯光,看着自己的银色冰刀在冰面上滑出一道道轨迹。

 

心跳的速度越来越不规律了,即将在世界面前展现自己的紧张、兴奋、激动和想要为维克托战斗的心情混杂在一起,“表演曲目为《爱为EROS》。”明依声音落下的时候勇利在冰面站定,这一刻,他的战斗的号角吹响。

 

音乐响起,穿着一身美津浓的普通亚裔青年抬头朝着那个注视着他的银发男人送去了一个让人面红耳赤的吻。

 

在一旁看着的克里斯情不自禁地吹了一声口哨。他刚才没看错啊,维克托那个向来把人撩的脸红害羞的老流氓在勇利的吻面前微红了脸。

 

接下来有好戏了。

 

没有演出服,勇利没办法借住那件中性的黑色表演服来为自身的EROS加分,但他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表演动作和神情,让平凡的自己在此刻变得不平凡。

 

一身美津浓营造出来的气势丝毫不输给在关东大赛时的气势。

 

“好厉害。”狄安娜轻声赞叹道。

 

如果在这里输掉,维克托就被那两个狂妄的小子看不起,他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偶像被那些人这么诋毁。

 

他要用这场胜利来告诉他们,他是有资格占用维克托的时间的,他就是要从全世界的人手中独占维克托。

 

美津浓也没能掩盖到此刻勇利身上的每一分魅力,维克托的蓝色眼眸闪闪发光,比冰场的吊灯还要晃眼。

 

今天的勇利的状态是最好的一次吧。真的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一秒啊。

 

坐在解说席上的明依没有和狄安娜说什么,身为解说的她端着一副正经模样,但眼睛中的赞赏明显无疑,注视着勇利的动作,明依靠近话筒,说:“曲子进入了后半,最初的跳跃应该是从横一字到阿尔塞克三周跳……阿尔塞克两周跳,十分漂亮地完成了。”

 

“后内三…四周跳,it’samazing! ”明依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之前这个动作勇利一直是用三周跳完成的,没想到今天……看样子是斗志昂扬啊!

 

“最后的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外点冰两周跳,全部完成,跳跃无失误。”在技术上勇利的表演比起当初好了很多。

 

她环顾了一圈冰场周围的人,平时总爱嘲笑勇利的尤里今天难得安静地看完,还露出那样认真严肃的表情,看样子是感觉到压力呢。

 

而张扬的安德烈收起了自己的张扬,脸上的专注让人想不起来他之前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同为选手的奥达别克还是一如往常的冷静,跟鲍尔斯的表情一样。

 

至于那些可爱的俄罗斯小姑娘们,一个个被勇利的表演撩的脸红心跳,单纯的色气有时候比克里斯那种大人的EROS更具有杀伤力呢。

 

表演结束,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再轻视只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勇利。

 

行完礼,勇利往出口的方向滑去,等在出口处的维克托给了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凑在勇利的耳边说:“今天的勇利的EROS太迷人了,我都忍不住心动了。”

 

“欸,部长是在开玩笑吧。”这话让还沉浸在表演中的勇利一下就回过神,神色尴尬地离开维克托的拥抱,说:“部长不要说这种话来欺负我。”

 

“我是实话实说的啊。”维克托揽着勇利的肩膀,往一旁的休息区走去。

 

无论是勇利还是奥塔别克都没有演出服,考虑到公平性,安德烈和鲍尔斯也决定穿着平常的训练服表演。

 

一身红色训练服的安德烈在狄安娜的报幕声中上场,站在冰面上的男孩收敛起自己的狂妄,低垂着头等待音乐响起。

 

“表演曲目为《Almavivo》,是一首十分热情的曲子。”

 

确定面前的话筒是关着的,明依转头看向身边的光虹,问:“怎么了?”

 

“恩……学姐,我觉得这个安德烈的表演和勇利撞了,”光虹又看了一眼冰面上表演的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勇利会不会……”

 

“不会呦。”明依笑着说:“虽然安德烈的接续步很热情,为了更贴合这首曲子还加上了曼波舞步,但跟勇利相比还少了表演的感情。”

 

“原来如此。”安德烈的表演用热情洋溢来形容完全不为过,光虹能想象如果此刻是在观众面前表演,听着这样的曲子,看着炫目的跳跃,一定会有掀翻屋顶的尖叫。

 

转头继续看着场上的少年,明依说:“那个孩子在花滑上还是相当不错的,但跟爱炸毛的尤里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假以时日也许会成为俄罗斯的代表选手吧。”

 

在安德烈结束了自己的表演后不久,抽到第三位的鲍尔斯踏上了冰场。

 

嘴上说出了拒绝的话,但维克托还是对那个敢挑衅自己的人有点好奇,和换好鞋的勇利站在围栏边看着冰面上那个沉着冷静的男人。

 

看见了维克托的身影的克里斯走出来,眼睛斜着看向冰场上的人一眼后说:“还真是一个不得了的人呢。”

 

“我倒是比较最后出场的奥塔别克,”维克托看向等在一旁的尤里和奥塔别克,说:“在这样的人之后出场的压力会很大的。”

 

“表演曲目为《L’hommeArme》,骑士风格浓郁的曲子呦。”

 

鲍尔斯此刻化身为中世纪的骑士,在冰面上展现他的骑士道。

 

每一个跳跃的点冰都十分干净,没有失误的流畅表演对观众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呢。”清秀的脸上的轻松被认真取代,那天她看到鲍尔斯第一眼后对他的实力估计还是有了一点错误,他的技术是可以和维克托、克里斯这种级别的相比的,跟勇利和奥塔别克不是一个级别的。

 

真是失算了。

 

作为网球部的指导,明依很擅长利用对手来鼓励自己的队员,但她很清楚,如果挑选的对手的实力太强,对自己的队员来说就是一种打击。

 

像勇利那种玻璃心的选手来说,一个打击可能就会让他失去获胜的信心。

 

“学姐,”站在明依身后还没离开的光虹提醒道:“奥塔别克学长上场了。”

 

“哦好,”明依回神,按下开关后说:“最后登场的是来自冰帝大学的奥塔别克·阿尔京,他表演的曲目是《撒马尔罕序曲》。”

 

和玻璃心的勇利相比,奥塔别克拥有的是一颗坚定强大的心,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轻易放弃。

 

也正因为如此,鲍尔斯的表演带来的压力在奥塔别克面前就跟没有一样,他的表现跟关东大赛时差不读,唯一的不同是这次他在跳跃结构上的难度又提高了。

 

“全部的跳跃动作都完美完成。”明依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暗暗松了口气,她没想到奥塔别克能大胆到用了三个四周跳来完成这次的表演,在点冰发面还有不足之处,但就水平来说比安德烈还要好。

 

“今天的短节目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呢,”狄安娜关掉话筒,转头对明依说:“我现在好期待明天的自由滑了。”

 

“我也一样很期待。”明依说完,站起身和光虹一起往维克托他们的方向走去。

 

在看完奥塔别克的表演后明依脸上又挂起轻松的笑容,一开始的担心在看到奥塔别克的眼神后全都烟消云散。

 

对手越强,越能激发自己的潜能,奥塔别克就是这样的人。

 

至于她很担心的勇利,明依看着站在维克托身边脸上带笑的黑发青年,他也在一次次的比赛中得到了成长,心的材质不再是之前的玻璃了呢。

 

也许是钢化玻璃心了啊。

 

“勇利,”窜到黑发青年的身后,明依面带微笑的说:“今天表现不错呦。”

 

“谢谢学姐夸奖。”勇利的脸微微红了,这样可爱的小学弟让人控制不住想要调戏的心呢。

 

和明依当了三年同学,维克托从明依的眼神中轻易地看出了明依的想法,一把抱住勇利后说:“勇利是我的,小明依你把目标换成你身后的那个吧。”

 

为了勇利,维克托果断牺牲了看上去也是很单纯的光虹。

 

在一旁的克里斯翻了个白眼说:“维克托你陷害学弟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在三行情书大会上害的学妹一心在你身上的克里斯,请问你想起学妹的时候良心会痛吗?”维克托笑眯了眼,直接地堵了回去。

 

走进但是没听清楚前辈们说了什么的光虹被雷奥和披集拉走,披集一边带走光虹一边说:“我们会保护好你的哦光虹。”

 

“等等,你们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被维克托抱着怀里的勇利微红着脸挣开维克托的怀抱,他到现在还是不能完全习惯维克托的亲密肢体接触,但在他挣开后的片刻,自己的手就被维克托握住,他抬头对上海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睛的主人温和地看着他,说:“勇利要牵紧我才不会走丢哦。”

 

“我又不是小孩子啊部长。”温和的眉眼在听到维克托孩子气的话时无奈地弯下弧度,但还是能从那眉眼间看到心中隐藏不住的喜悦。

 

就这么牵着手走完整个莫斯科吧,勇利看了一眼两人紧紧握住的手,心里涌起的念头单纯但却吓到了自己。

 

什么时候……自己对部长的感情……好像变了……

 

勇利还没想清这是怎么一回事,维克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本来嘻嘻哈哈说笑的人全都停下脚步,站在街头看维克托接电话。

 

铃声紧促的、打断了他们欢笑的电话,让所有人下意识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分割线——————————

补充说明一下,曲子是用YOI中出现的曲子名。

对花滑我还不是特别懂,对音乐懂得也不多,只能是用现有的曲子了。

评论
热度 ( 2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