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梦回还03

恩,根据投票结果,我这个星期更新小王后。电视购物节目还是会更新的,但是延后到下周,实在抱歉,这个星期我需要写很多很多作文【大哭】

但是今天不更新小王后,我来写梦回还系列了。

这次还要感谢 @弖雅 点的梗,就是不知道我这次写的够不够好,能不能让你满意。迟到了这么久才完成了你的点梗,希望你不要介意。

前文链接:锲子   一世 · 凉凉   一世 · 浮生

——————————————分割线————————————

一世 · 缱绻

“在三百年前呢,有一个很强大很强大的魔物,他是魔物的头领,名字叫做Victory。他带领着这片大陆的魔物,攻打我们人类的城镇,因为他实在太强大的,一个又一个城镇都被他攻打下来了。”

“那之后呢?”

“之后啊,有一个人类的勇士出现了,他的名字……”

“勇利!”一个褐色皮肤的少年匆匆忙忙地闯进了这个小屋中,打断了黑发青年正在讲述的故事。

黑发青年抬头,平静地看着少年,问:“怎么了披集?”

“魔物又来攻城了。”

听见这话,勇利腾地站起身,把手中的书放下,对等着听故事的两个孩子说道:“抱歉了莉莉娅、雅科夫,等我回来再跟你讲接下来的故事吧。”

“好,勇利你一定要回来呦。”男孩灰色的单纯眼睛直直地看着勇利,看到他点头的时候满足地咧开一个笑容,把他推出了屋子。


急急忙忙跑回了驻地,没来得及跟切雷斯蒂诺长官打声报告,勇利跑进了装备室,熟练地穿戴起立体机动装置。

追着勇利进到装备室的披集蹲在勇利身后,利索地帮他把各种皮扣扣紧,确认无误后才穿戴起自己的装备,说:“听从城楼上负伤下来的埃米尔前辈说,这次来的人很多。”

“维克托呢?”从自己的柜子里摸出了发胶,勇利抠出一点,把自己的刘海往头上一抹,摘下自己的远视眼镜。

披集看了看自己皮扣,在左手腕上帮上一条绿色的手帕后说:“已经赶过去了,但是……”

“走吧。”


“妈的,这次怎么来这么多!”金发少年手起刀落,在一片血色中飞跃而出,借着钢丝掉在了墙上。

在他不远处,一头银发的男人在腾挪之间解决了把两只叫嚣着的魔物斩杀。白色的气体喷出,他在空中一个翻越,稳稳地落在了城墙之上,俯视着金发少年说:“有时间抱怨还不如多杀一点。”

“嘁!”金发少年不满地转头,面对一只扑过来的魔物微微眯起了祖母绿的眼睛,白色的气体喷吐着,只见那少年突然消失在原处,等他再次出现时,他落在了魔物的颈后,手中双刀利落地往那一出弱点砍去,削去了一整块肉。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只魔物突然跳起,这一跳的速度太快,落下的话必然会落在尤里身后,给那个还没回过神来的少年一记重击。

银发男子助跑着从城楼上跳下,手中双刀紧紧握着,立体机动装置的气体不计损耗地喷吐着,一再加速。

但魔物把时机掌握得太好,银发男人根本赶不上,金发少年只能把自己蜷缩起来减少自己露在外面的面积。

一道黑色的线闪过,一个身影斜斜的飞出,魔物落地的瞬间,看见自己面前看出一朵黑色的蔷薇,下一刻,巨大的身躯倒下,露出了刚才的那个人。

“勇利,你太慢了。”

“抱歉。”立体机动装置的气体喷吐着,黑发青年控制自己的身体,落在了银发男人身边,笑着说:“让你久等了,维克托。”


这一波攻击很快得到了镇压,守护人类城池的守护兵团再次取得了胜利。

看着退去了魔物,站在城楼上浴血奋战的青年们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维克托毫不顾忌地一把搂住了身边的黑发青年,在那粉嫩的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说:“这是奖励。”

“那就多奖励一点。”勇利轻笑着揪住维克托的衣领,把自己的唇送上去。

看着那两人亲亲热热的样子,金发少年扭过头,做出恶心的模样。

在一旁的披集呵呵笑着,维克托前辈和勇利这样子也不是一次两次,尤里怎么还不习惯呢。

一群人欢呼着跳下五十米高的城墙,一条条钢索在空中划出自由的曲线,钢爪抓在墙上,白色的气体喷吐着,让被绷紧了的钢索带着的人在半空中改变了方向,一个旋身落在了地面上。

“今晚一块庆祝一番。”披集高兴地大喊着,这个提议被其他人认同,嘻嘻哈哈地骑马回到兵团驻地。


“今晚不要喝酒哦。”洗完澡走出浴室的银发男人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的黑发青年,温和地提醒了一句。

青年回头笑看他,说:“那你记得帮我挡酒。”

“那是自然。”他上前搂住青年的腰,低头吻住他留恋的唇瓣,低声地念着心爱的人的名字:“勇利……”

青年仰头回应着,手无力地搭在男人的肩上,嘴角泄漏了一点声音:“维恰……”

“砰砰砰”!

“蠢猪你们好了没啊!”震耳的踹门声之后是暴躁的怒吼,那饱含怒火的声音让勇利回过神来,轻轻推开身上的人,笑着说:“尤里来催了。”

“让他催去。”维克托把头埋在勇利的颈窝出,闷闷地说道。

抬手摸摸这颗可爱的银发头颅,勇利说:“走吧,他们都等急了。”

不高兴地哼了一声,维克托站直了身子,很快就换了一身衣服,拉开的门的时候瞪了一眼等在外头的金发少年。


“埃米尔你还有伤,少喝点。”棕色皮肤的男人抢过白皮肤男人手中的啤酒杯,斥责了一句。

“我高兴嘛米奇。”埃米尔顺从了发小的意见,没有碰桌上装了满满啤酒的玻璃杯。

同桌的不少人已经喝到醉了。坐在一群人中间的银发男人看着被自己放倒了披集,脸不红地看着手中的玻璃杯说:“太弱了。”

维克托,守护兵团的最强战士,他的爱人,勇利,是实力排在他之后的战士,两人在一年前的庆功酒会上,因为喝醉酒的勇利的告白而走到了一起。

撑着头还想要努力把维克托灌醉的金发少年尤里是今年刚加入的新兵,新人中实力顶尖,有望成为下一个维克托。

趴在桌子上开始做梦的披集和勇利是同时进入守护兵团的,两人是彼此的挚友,但披集的实力比起勇利还有点差距。

扫视了同桌的伙伴们一眼后,维克托搂着勇利站起身,对米凯莱,也就是米奇说:“他们就拜托你了。”

“好……”酒馆老板米凯莱无奈地答应了一声。

米凯莱埃米尔从小一块长大,本来他是埃米尔那一届新兵中最出色的人,但因为自己的妹妹萨拉成年后成为了这城镇中最厉害的女巫,他在最后选择了退出兵团,守护在妹妹身边。

女巫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职业,但也是最脆弱的存在。在女巫祈问命运的时候是不能被人打扰的,她需要有人守护,而那个守护女巫的人就是女巫的骑士。

在维克托和勇利离开酒馆之前,米凯莱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对推开门的两人说:“维克托,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

“萨拉说她有事要跟你说。”

“好,我知道了。”维克托点点头,说:“我明天早上过来。”

门上的风铃奏出一阵动听的乐曲,相依相偎的两人步入夜色之中,急切的脚步诉说着他们想要开始另外一场狂欢的急切心情。

回到住处,维克托一开门就拉过身后的人,按在门板上急切地吻住黑发青年的唇瓣。

勇利只不过是回家看看生病的父亲,呆在兵团驻地的维克托就觉得自己像是隔了一年没见到这个人一般,急切地想要通过亲密的身体接触来表达自己的想念。

顺从地任由男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勇利抬手揽住男人的脖子,侧头在那脖颈上轻轻咬着,念道:“维恰,我想你了。”

“啊勇利,你怎么可以比我先说呢。”维克托笑着,朝着敏感的耳朵吹着气,看着粉色慢慢爬上那白皙的耳朵,他满足又恶劣地说:“你今天可以好好地表达你的想念呦。”

“那……”勇利看着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轻舔着唇瓣,露出魅惑心神的笑容说:“维恰想要什么姿势呢?”

“勇利喜欢那个,我就喜欢那个。”他抱着青年往床上倒去,在怀中充满活力的躯体上留下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印痕,说:“今晚勇利可要好好地诉说思念之情啊。”

“好啊,你可要听好了哦维恰。”


“叮铃铃”。

正在擦拭杯子的米凯莱看见进来的人,很不厚道地笑出声。

“米凯莱前辈你就别笑了。”被米凯莱笑得不好意思的勇利出声。但略带疲惫的声音并不能阻止米凯莱的笑声,他埋怨地看了身边的维克托一眼,手偷偷地在维克托的腰上拧了一下。

“嘶,亲爱的轻点。”

“哦你们够了。”米凯莱忍住笑,招呼两人坐到他面前的吧台上,他自己走出吧台,把酒吧的门锁好才转头问:“你们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可可?”

“咖啡,我待会还要去兵团干活。”维克托把玩一把精致的小刀,笑着说。

勇利软趴趴地趴在吧台上,腰上的酸痛让他直不起腰,只能这么趴着,他头也不抬,说:“麻烦前辈给我一杯牛奶,我待会还要回去补眠。”

米凯莱看了一眼勇利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痕迹,笑说:“维克托你还是节制一点,你看看兵团的小天使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就给我安静地冲咖啡吧。”维克托白了米凯莱一眼,空出的一只手轻柔地在勇利的腰上按摩着,缓解了勇利腰上的酸痛。

看着收起小刀专心按摩的维克托一眼,米凯莱心里小小的感慨。

眼前这个人啊,强大完美,立体机动装置用的炉火纯青,每次看他杀魔物就像看一场舞蹈一般,而且这人的战斗力是全兵团就最强的,他是全兵团的偶像,是无数想要爬上城墙参与战斗的青年的目标,是别人眼里冷漠强大的最强战士。

但此刻的他却露出抱歉的表情,全心全意地给自己的爱人按摩。

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哥哥。”一身白色长裙的萨拉从一侧的推门后走出来。看见这个走出来的和米凯莱有几分相似的少女,维克托笑着打了声招呼:“早安,萨拉女巫。”

“早安,维克托先生。”萨拉坐在吧台前,用撒娇的语气说:“哥哥知道我想喝什么吧。”

“是、是。”米凯莱把一杯咖啡和一杯牛奶放在维克托面前,手收回来之前在妹妹的脑袋上摸了一把。

感觉好受多了勇利稍稍撑着身子,歉然说:“早安,萨拉女巫。那个我……”

“我能理解的,热恋期嘛。”拿起温热的热可可喝了一口,可爱的小姑娘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目光明显地在那些吻痕上停留了一会儿。

“你见过热恋期长达一年的情侣吗。”米凯莱自己端着一杯咖啡,小声吐槽了一句。

这种话维克托在兵团听披集和尤里抱怨了无数次了,很自然地无视掉,说:“萨拉女巫,不知道找我是有什么事?”

放下热可可,面前的少女脸上显出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凝重认真,说:“你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

在维克托和萨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成为女巫后不久的萨拉看着维克托的眼睛,没头没尾地说了句:“蓝现天际,重现旧日。”

没人弄懂萨拉说的话的意思,但女巫有预言的能力,见到陌生人说出的话一般都可以视为预言。

身为女巫的萨拉是不能为普通人解释什么的,在她看见勇利之后,本应该说出语言的萨拉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在隔天闭关了。那时候米凯莱就决定离开兵团,开了这个小酒馆,成为妹妹的骑士。

看到维克托点头,萨拉接着说:“那时候你的预言我只说了一半,因为那时候我只看到了一半,但后来我知道了,那时另外一半没有出现。”

“直到他的出现,”萨拉看了勇利一眼,说:“我看清了你的未来,维克托先生。”

“你和他的预言都是一样的。”萨拉认真地说:“蓝现天际,重现旧日,银破黑暗,归于尘土。”

“按照规矩,我不能得到你的解释。”维克托笑了一下,说:“但我还是想问一件事,为什么我和勇利的预言是共享的?”

犹豫了一下,萨拉说:“我也困惑过,直到最近才弄清楚了。但原因是什么,我不能说。”

预言者可知天意,却不可逆命运。他们会告知预言,但不能解释,不能做出任何改变被预言者命运的事情。

萨拉想了想,说:“我能说的,只有一句,你们的联系在很久之前就有了。”

“一头雾水。”维克托无奈地说了一句,说:“但是还是谢谢萨拉女巫了,我可以理解为我和勇利是天生一对吗?”

“你想这么认为也是可以的。”萨拉失笑,重新拿起热可可喝了一口,说:“找你过来就说这么一件事,真是抱歉。”

“这倒是没什么。”维克托耸肩,说:“至少我能喝到米凯莱的咖啡,味道真不错。”

把白瓷杯里的褐色液体一饮而尽,维克托和勇利站起身告辞。

捧着杯子沉默了很久的萨拉突然开口,说:“最近小心点,维克托先生。”

“好的,谢谢萨拉女巫的建议。”

风铃晃动,黏糊在一起的两人离开了小酒馆。米凯莱收起吧台上的杯子,看了妹妹一眼后问:“萨拉,维克托和勇利……”

“我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是不能完全看清他们的未来。”面对最亲的亲人,萨拉没有太多顾虑,说:“我只能感觉到,他们的未来关乎了很多人的未来。”

米凯莱蹙着眉,但最终还是没有再问。知道太多未知的事情总不是什么好事,他还是少知道一点的好。


“我的天,这些魔物就不知道疲倦吗?”披集趴在城墙上,后勤部的人赶紧凑过来,把他空了的气瓶换掉,往空了的刀槽中添入新的新的带着锋锐气息的刀刃。

不少战士都回到了城墙上更换气瓶,但还有人仍然在奋战着。新人尤里在魔物群中大杀四方,那凌厉的气势让人看到昔日维克托的影子。而离他不远处,黑发青年和银发男人相互掩护,身边一圈一个魔物都没有。

“勇利和维克托前辈的配合真的是无懈可击。”披集赞叹一声,站起身再次跳下城墙,他们必须在魔物们破坏城墙之前把这些可恶的存在消灭掉,不能让这些存在威胁到城墙后面的那些单纯质朴的人。

“维克托,你不觉得奇怪吗?”勇利站在墙上,看着不断扑过来的魔物,蹙眉说:“今天这些魔物很不正常。”

“管他正常还是不正常,杀了再说。”维克托反手砍下了一只魔物的头颅,气喘吁吁地停在墙面上关心道:“勇利你差不多要去换气瓶了。”

“等一下。”勇利看了看周围,说:“等尤里换完我就回去。”

“你就那么在意那个小鬼,就不能多关心关心我?”维克托不满地哼了一声,不等勇利回答就窜到勇利面前,把他面前的魔物斩杀,说:“快回去。”

勇利也不废话,在维克托的掩护下往城墙上射出了钢索。

“啊!”看到钢爪脱离墙面,陷入失衡危机的披集挡不住魔物的攻击时,身在半空的勇利没有多想,改变方向,把披集面前的魔物斩杀。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只魔物倒下的下一瞬,又有一只魔物挥舞着爪子扑过来,而勇利的气瓶在这个时候喷不出任何气体了。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平衡的披集尖叫着,想要把挡在自己身前的黑发青年拉回来。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到了,但有人还保持着清醒。

银发男人闪身出现的勇利身前,挨了一下的同时狠狠地把手中的刀刃插进魔物的眼睛,迅速拔出刀柄更换了刀刃,他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就着此刻的动作,拼着最后那点气体,把魔物的头颅斩成了碎片。

依靠钢索掉在半空的勇利抱着受了重伤的人,气恼地大喊:“伤了就不要那么拼命啊。”

“可是那个垃圾想要伤害你啊。”维克托扬起一个虚弱的笑,失血过多的他撑不住陷入了昏迷。在披集和埃米尔的帮助下,勇利带着维克托回到了城墙上。

黑发青年在银发男人苍白的唇上轻轻一吻后站起身,一双棕色的温和眼眸中此刻杀意尽显,更换装备的他再次跳下城墙,在那片半空舞出了一出血色的夺命之舞。

蹲在城墙上休息的尤里蹙眉,小声地说:“原来这只蠢猪这么厉害。”

确定气瓶更换好,尤里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跳下了城墙,双手握紧手中的钢刀,斩杀着企图破坏城墙的魔物。


“之后啊,出现了一个人类勇士,他的名字叫做Yuri,他带领着人类和拼杀,那英勇的姿态勾走了魔王的魂?”勇利看着膝盖上的历史书,用欢快的语调讲着这个在城镇中耳熟能详的故事。

莉莉娅仰头看着勇利,咯咯笑着说:“那他是不是喜欢上了Yuri,就像维克托喜欢勇利一样?”

勇利闻言微微一愣,维克托,Victory,勇利,Yuri,发音是何其相似。但尤里和Yuri的发音更接近一点。

“勇利?你怎么不接着讲了?”雅科夫趴在勇利的肩上,催促道:“快点快点,之后呢?”

回过神来的勇利低头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呢,现在叫维克托和尤里这个名字的人大有人在,名字发音一样也没什么的。他低头看着有精美彩图的书页,继续讲道:“跟莉莉娅想的差不多,魔王爱上了人类,他在和Yuri的战斗中不止一次地劝降过Yuri,想把他带回魔物的领地。”

“但是Yuri是人类的英雄,他不会背叛人类,也不会爱上魔王。”

“那结果呢?”小姑娘眨巴着一双眼睛,完全沉浸在这个故事之中。

勇利看着小姑娘,说:“Yuri斩杀了Victory,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斩杀了魔王的人类。他的胜利给人类带来了几十年的安定。”

“怎么会这样呢?”

“Yuri好厉害!”

小姑娘和小男孩的反应完全不同。女孩为故事里的人哀伤,而男孩则是被那个人英雄主义吸引。

勇利想到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也是像莉莉娅一样,只觉得悲伤。他想不明白,Yuri是怎么下得了手,杀了那个爱恋着自己的魔王。

“当当当”。

城镇中最大的钟尽职地为城里的人报时。勇利收起历史书,笑着说:“我该走了,下次回来再给你们讲故事。”

他把书放在了桌上,拿起桌上放着的盖着蓝色花布的篮子,说:“我走了。”

“一路小心。”莉莉娅和雅科夫送他到门口,不舍地说道。

黄昏的阳关洒落在石板路上,温柔地在黑发青年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他回头朝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小家伙挥挥手,那温和的笑意让两个小家伙误以为见到了天使。

“勇利果然是天使。”惊呆了的莉莉娅小声说了一句。

在她身边的雅科夫笑了一下,说:“勇利本来就是天使嘛,兵团的守护天使。”


“今天好点了吗?”放在竹篮,勇利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银发男人,关切地问。

维克托点了点头,撑起身子坐起来。看到了篮子,立马伸手掀开了花布,在看清篮子里的美味后笑道:“你的邻居可真是好人啊。”

“那对夫妇的确人很好,他们的孩子很可爱。”

“你这么晚回来,不会是给那些小家伙讲故事了吧。”上次迟到就是因为讲故事,这次不会是一样的理由吧?

但,就是一样的理由。勇利点头,笑道:“我拒绝不了他们。”

“你啊。”维克托失笑,揽过勇利的脖子在那唇上轻轻吻一下,说:“就不能在想到我就立马回来吗?”

“不能,”勇利开心地笑着,说:“我可是孩子们的天使,不能拒绝他们。”

勇利身上的孩子缘好的让人惊奇,无论几岁的孩子只要看到他就会笑出来,他也喜欢和孩子们玩,兵团里有人见过勇利和孩子们玩的场景,面对那群在大人看来是恶魔的小鬼还能开怀大笑并且耐心十足的勇利之后就被称为天使。

当然,勇利在兵团里的好脾气也是有目共睹的。兵团里的人开玩笑说勇利就是兵团里的守护天使,这玩笑话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现在整个城镇的人都知道兵团里有个守护天使,他的名字叫做勇利。

维克托被勇利的话逗笑,拿起一块苹果派吃起来,眼角撇过书桌上那厚厚一叠的文书,歉然说:“抱歉,让你做我的工作。”

“没什么,”勇利自己也拿了一块苹果派,说:“你可要快点好起来,这些东西看的我头疼。”

“好好,”维克托伸出手指戳了戳勇利因为咀嚼而鼓起来的脸颊,说:“等我伤好了,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叩叩叩”!

“维克托前辈,勇利在吗?”门外是披集急切的声音,勇利放下咬了一半的苹果派走过去开门,还没问一句“怎么了”就被看到他的披集抓住往装备室的方向拖走。

“不知道是怎么了,大量魔物突然来袭!”在装备室里,披集帮勇利扣好皮扣,说了一句。

魔物一般不再晚上行动,但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怎么会……

在维克托受伤休养的期间,兵团的战斗都是勇利在指挥,没有时间思考魔物出现的原因,勇利急忙上城墙,看着城墙下黑压压的魔物,他当即说道:“披集,通知下去,所有训练兵全都进入待命状态,上城墙随时准备接应。”

“欸,是。”

“尤里,埃米尔,”勇利看着身边赶到的人,说:“你们一人守着一个城门,一切小心。”

“知道了蠢猪。”尤里转身,往左边的城门而去。埃米尔朝着勇利点了点头,往右边的城门而去。

站在原地的勇利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渐渐被黑色浸染的天空呼出一口气,下一瞬,他跳下城墙,立体机动装置喷吐出白色的气体,他一个旋身,手中双刀挥出夺走生命的弧度。


“呃……”正在吃苹果派的维克托感觉到自己的伤口突然开始发烫,那炽热的疼痛让这个习惯受伤的人一下子受不了,手中的苹果派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全身感觉就要被火烧得融化了一般。骨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疼痛让维克托忍不住喊出声。

一个路过的小兵在听见声响后赶紧过来看,但他看到的,只有一双被血色蔓延的湛蓝眼眸,下一瞬,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被眼睛的主人掏出了心脏。


捧着一杯热可可和哥哥聊天的萨拉突然怔住,她扔下杯子,跑出屋外看着天空。

浓重的压抑的黑云笼罩在城镇上方,身为女巫的萨拉立马察觉到不对,她摸出怀里的水晶球,注入魔力,看着光彩变幻的水水晶球,棕色的眼睛在看清未来的走势后惊到握不住手中的水晶球,那晶莹的球体在落地前被另外一双手救起来。

“萨拉,怎么了?”

“蓝现天际,重现旧日……”萨拉望着天际,那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中一道蓝色闪电划过。

之后,更多的蓝色闪电在天空中出现,轰隆隆的雷声震得人耳朵发疼,米凯莱揉揉耳朵,问:“旧日?是什么旧日?”

“三百年前的那一战……”萨拉转头,脸上的震惊还没褪去,她呆住般呢喃,说:“人间炼狱的重现……”

似乎是在印证萨拉的话一般,在城镇中心突然响了巨大的声响。

“那个方向…是兵团!”米凯莱反应过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在兵团发生了异变。

“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块过去。”萨拉回屋拿了一个长条木盒,抱着木盒跟在米凯莱身后跑去。


“这、这……”在城墙上看到城中心的事故的披集震惊到合不住自己的嘴,他转头朝着下面的人喊道:“勇利!魔物、魔物出现在城镇中了!”

这一声喊,让所有战士吃惊了,他们纷纷回到城墙之上,看着那蓝色闪电汇聚在兵团驻地上空,在一片光影中,一只比城墙下的魔物体型还要大的,从没见过的魔物出现在了那里。

在所有人还没平复好心情的时候,勇利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黑发青年咋半空腾挪移动,不计损耗地用气体来提升自己的速度。

他的爱人还在那里等他回来,他要去救他。

“那只蠢猪!”尤里收敛自己的震惊,钢索飞出,他跟在勇利身后回到兵团驻地。

资历比起维克托稍逊的埃米尔回过神来,虽然他的统帅经验少的可怜,但他的话还是能让这些战士们信服的。

“费德烈,你带一支小队回去帮忙,其他人,留在城墙上。”埃米尔看着下面快要被突破的右城门,说:“不能让他们汇合在一起。”


杀!杀!杀!!!

这些可恶的人类!这些践踏我的爱的人类!杀!

魔物在城镇中心大杀四方。等到勇利赶回来,兵团驻地已经死伤一片,周围居民也有不少受伤的。

“维克托!”勇利急切地冲进废墟之中,在那破碎的砖墙下寻找自己的爱人。那个他一直憧憬的偶像,那个他占据了一整颗心的爱人,他去哪里了?

“勇利前辈……”一个受了重伤的小兵虚弱地喊着,费力地抬手想要抓住黑发青年的衣角。

“你……”

小兵指着正在踏碎居民屋顶的魔物说:“维克托……前辈……在那里……”

勇利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一只双眼血色的魔物。

是这只魔物吃了他的爱人吗?

还没在脑中评估这只魔物的战斗值,在半空中的黑发青年怒吼着,手中高举的双刀用尽全力地砍在了魔物的脑袋上。

他要把这只可恶的魔物片成碎片,他要在那个肮脏的肚子里找到他的爱人。

赶到的人都没有能够插手的机会。

黑发青年嘶吼着,愤怒着,血色的花一朵接着一朵开在空中,那魔物痛呼着,却没有倒下。

换上装备的米凯莱震惊地看着那疯狂砍杀的黑发青年,自言自语道:“他是疯了吧?”

“哥哥,快阻止他!”萨拉突然喊道,棕色的眼眸里流光溢彩,说:“那只魔物是维克托先生!”

“你说什么?!”米凯莱吓到了,但他也很快回过神来,立马追上黑发青年的身影,抱住他摔在了地上。

“放开我米凯莱,我要杀了它!”

“冷静一点,勇利先生!”跑过来的萨拉急忙喊道,说:“那只魔物就是维克托先生!”

“……”被按下定格键的勇利呆呆地看着萨拉,女巫蹲下来,说:“那只魔物,是三百年前的魔王转世,也是维克托先生。”

“维克托……是魔王转世?”

“是的,”萨拉不忍心看勇利受伤的表情,低着头说:“单纯地砍杀是杀不了他的。”

“不,为什么!为什么!”勇利迷茫地喊着,说:“那是维克托啊,不、不能杀了他。”

“但他也是魔王!”米凯莱掐住勇利的肩膀,摇晃着他喊道:“不杀他,整个城镇怎么办!”

“右城门已经失守,魔物冲进来了。勇利,不杀了这些魔物,难懂放任他杀人吗?”

“不、维克托不会、不会是魔王的。”勇利拒绝相信,他推开米凯莱说:“维克托不是魔王,他只是被你们说的魔王吃掉了而已!”

“勇利先生,我没有必要骗你!”萨拉喊道:“维克托先生就是魔王转世,他之前是不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看到勇利愣神的表情,萨拉就猜到了,说:“魔物中有极少的懂魔法的魔巫,他们利用那个伤口施加了魔法,唤醒了维克托先生前世的记忆和他的血脉。现在的他就是魔王,是那个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魔王!”

“不、不!!!”

“勇利先生!请你振作一点!”萨拉抓着勇利的衣襟说:“三百年杀死魔王的是勇士Yuri,我刚才看到了,那个人不是你就是那个金发孩子!”

在这种时刻,萨拉顾不上什么女巫守则,她咬牙,忍住体内肆虐的反噬说:“用这把弓和这支箭,射穿魔王的心脏,就能杀死魔王了。”

“那个人,不是你,就是那个金发的……”疼痛让萨拉浑身都失去了力气,她松开手,整个人软倒在米凯莱怀里,一头棕色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雪白,把不应该说的说出来的女巫会遭受到命运的责罚,缩短寿命。

怀里的木盒掉在了地上,木盒中的银色长弓和银色箭矢敞露在空气中,勇利蹲下身,手颤抖地停留在弓箭上空。

米凯莱看着自己怀里迅速老去的妹妹,痛苦地朝着勇利喊道:“勇利!你想看到生灵涂炭吗?你想看到血流成河吗?!”

“不、不我做不到。勇利跪趴在地上,哭喊道:“怎么会是维克托!不会是维克托的!”

“勇利!”

赶到的尤里只能在魔王的身上砍上一个伤口,阻止他破坏的脚步,但没有人能真正地伤害到这只强大的魔物。

他流血的伤口会慢慢愈合,他的精力没有用完的时候,他踏着大步,只想着杀戮。

“Yuri,为什么……”魔物终于开口了,他那双血色的眼睛在看见眼前飞过的金发少年时突然出声。

勇利和尤里同时看向那只魔物,尤里震惊得差点没控制好方向撞到钟楼上,勇利则是看着那个魔物的背影,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魔王是爱着人类的勇士的,但是人类的勇士是用什么心情杀了魔王的。

勇利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他是人类勇士,他做不到。

“Yuri……”

魔物似乎在呼唤自己爱人的名字,那饱含痛苦和爱的声音让勇利震住,那是……维克托吗?

他夺下米凯莱装备上的气瓶,换好后连检查都不用就追上了已经走到了居民区的魔物。

钢索在空中划过轨迹,黑发青年在半空中一个翻滚,落在了魔物的正前面。

他看着那双血色浸染的眼睛,深情温柔地喊出一个名字:“维恰。”

那双血色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一点点蓝色在血色的眼睛中浮现,那是勇利熟悉的蓝色,那是维克托眼中的晴空。

他不得不相信萨拉女巫说的话,那是维克托,却不是他的维克托。

“维恰,住手。我不想、我不想伤害你!”勇利站在钟楼之上,平视魔物的眼睛痛苦地说。

“Yuri……”那一抹蓝色渐渐消失,魔王怒吼着,冲向了站在钟楼上深情看着他的黑发青年。

为什么在看到那双棕色眼睛时他想要拥抱他?那不是可恶的人类吗?他是要杀了他!那种恶心的眼神!

“蠢猪!”尤里赶了过来,双刀舞动,把魔王的后颈肉砍下,略微阻止了魔王的行动。

但生命力强悍的魔王只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他的杀戮。

在钟楼上迎风而立的黑发青年看着那只魔物踩碎了居民楼的屋顶,锋利的爪子一挥就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

他知道米凯莱说的对,他不能坐视不管,他不能看着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但是,他真的能杀了维克托吗?

架起弓箭,银色的箭矢指向魔王的心脏,棕色的眼眸被泪水模糊到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他看不见他的爱人,看不见他最爱的雨后晴空,看不见那个对他温柔微笑的男人。

手指颤动地捏紧箭尾,拉弓的双臂不稳地抖动着。

他不想杀了维克托,他做不到。

“Yuri……勇利……”魔物又一次开口,可这次勇利知道,他叫的不是三百年前的勇士的名字,而是他的名字。

“维克托!”晶莹的泪水滴落在的箭矢上,把这支箭点缀得闪闪发亮。

“我希望是你……”魔物望着他,血色的眼睛中蓝色又一次出现,晴空般的蓝在那双眼中能维持的时间很短,却足够他说出这句话。

他知道,他爱的人能听懂他的话。

维克托残存的意识里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这股力量,他的人类意识会慢慢被魔物的血脉吞噬,最后成为可怕的魔王。

他不想给这个他生活过的城镇带去灾难,他只能死。

既是无法避免的终焉,至少以所爱的那双手……

闪耀银色光芒的镝矢划破黑暗,刺中了魔物的心脏,阻止了魔物的杀戮。

“维克托——”

黑发青年喊着那个名字,踉踉跄跄地跑到倒下的魔王身边,他趴在那支银色箭矢的旁边,听不见有力的心跳声。

在失去了爱人的世界里,到底会开出什么花呢?

在失去了爱人的世界里,到底要如何活下去呢?


在披集和埃米尔还有一种勇士的拼命之下,冲进城镇中的魔物全部杀死,攻城的魔物大军再次被击退。

米凯莱抱着虚弱的妹妹赶到魔王倒下的地方,那只重新沉睡的魔王边死伤无数,银色的箭矢在刺破黑云的阳光下闪烁着悲伤的光芒,挂在箭尾的水珠摇摇欲坠,散射出五彩的光芒。

“银破黑暗,归于尘土……”萨拉轻声地说着她曾说出的预言。原来,预言的未来是这么惨烈。

失去了爱人的黑发青年失去了活下去的支柱,他永远地倒在了他射出的银色箭矢旁,陪着自己的爱人沉睡在无尽的黑暗中。

——————————————————————————

妖神剧场

墨风: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两个Yuri?

妖神:只有一个。那个金发的才是Yuri。

墨风:那……

妖神(叹气):勇利的前世是在魔王身边爱恋着魔王的魔犬,在魔王死后他向命运祷告,希望他能成为魔王心中爱着的Yuri,护佑他的王。

墨风:原来如此……这个世界也不好,大人您再给换一个吧!

——————————————分割线————————————

小天使点的梗世《创圣的大天使》的一万两千年的爱恋,我缩短成三百年……真是抱歉。

故事一部分设定借鉴了《进击的巨人》,还有一首歌《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恋人被射杀的那天,好像是这么翻译的)。

有点长,感谢所有看完的人。

也再次感谢点梗的小天使,没有你的梗,我原先想的故事会缺了点东西。

拖了这么久才完成,实在抱歉。

如果有虫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眼睛看太久电脑有点受不了,没精力捉虫抱歉。

评论 ( 15 )
热度 ( 1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