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二十七章 序曲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周日的更新都是冰大承包了……

请签收~~~~~

————————————分割线————————————

“所以……你们下个星期就都要回去了?!”明依靠着围栏,挑眉看着面前的三人。

 

克里斯点头,说:“我这边已经一直在催了。”

 

站在中间的维克托耸肩,说:“雅科夫背着我报名了这个赛季的大奖赛,我都没准备好几让我去比赛是打算让我去丢人呢。”

 

“我可知道你已经编好舞了。”尤里斜了维克托一眼,后又转头对明依说:“退学申请我已经上交了,学生会那边能不能快点通过?”

 

维克托、克里斯和尤里会离开是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来的这么突然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站在明依身边的米拉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人,犹豫了一会儿后说:“你们……一路顺风。”

 

在一起当了三年同学,没有一点感情是不可能。他们要去另外一个世界,而留在原地的人除了祝福,也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其他人都沉默着不说话,虽然大多数部员都不会花滑,但平时都或多或少有交集。

 

几个大一的孩子脸上都露出不舍的情绪,之前才和维克托他们一块去俄罗斯玩,带着满满的喜悦回来,可现在分别突然而至,喜悦变成了难过。

 

而之前参加比赛的两个人,冠军勇利和亚军奥塔别克两人身边就像乌云笼罩一般,没人敢靠近一分。

 

轻叹一声,明依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日历后说:“你们是一个星期后离开,那在离开之前我们办一场欢送会吧。”

 

“我来帮忙!”萨拉在听到这个提议之后立马说道。

 

米拉蹙眉,问:“时间上会不会太赶了?”

 

“这个问题我来解决。”明依敲击着屏幕,说:“但是我把我想到的欢送会的形式跟你们说一下。”

 

当了那么久的学生会会长秘书,在策划活动上明依相当有经验,她说:“学院里有很多人是你们的粉丝,你们离开的消息被后援团知道了一定会想着给你们办欢送会的,而社联和海外交流协会那边应该也会办。”

 

“所以我觉得干脆就我们办一次就好,和上次的‘冰大 ON ICE’类似的形式,有点像商演,可以吗?”

 

“你是说,与其去参加别人为我们办的欢送会,不如我们自己办欢送会请大家来参加?”克里斯听完,一下就想到了明依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就是这样。”明依勾唇一笑,说:“也算是你们给的粉丝福利吧。”

 

“这个主意不错。”思考片刻,维克托点头,说:“那节目……”

 

“恩……我刚才想了一下,你们三个一人出一个节目,短节目或者自由滑随你们喜欢,曲子自备,编舞……自己想。”明依一边说一边在手机的备忘录上写着:“奥塔别克你和勇利也上场,用参加比赛的节目吧,可能没多少时间重新编排了。”

 

在一旁听的J.J.补充一句:“需要乐队吗?”

 

“需要,这次是要在中场的时候让你表演。”脑子里大致浮现了一张节目表,明依把J.J.的节目安排在了演出的位置。

 

时间紧任务重,明依收起手机,说:“你们先去想节目,后天我要知道你们的节目。”

 

看到几个要准备节目的人没有任何意见,明依招呼了其他人去会议室布置任务。

 

懒懒散散的克里斯趴在冰场的围栏边,问:“维克托,你决定表演什么?”

 

不等维克托答话,克里斯自己说:“你说我是表演前两年参加大奖赛的短节目后还是自由滑好?”

 

“你打算拿老节目来和你的粉丝告别吗?”维克托不理克里斯,换上冰鞋走上了冰场。

 

金发男人收起了懒散,说:“好吧,我想个新的节目。”他摸出口袋中的耳机,开始挑曲子。

 

已经在看自己手机中的歌单的尤里头也不抬,说:“奥塔你觉得我表演什么好?”

 

“……你真的要走吗?”奥塔别克站在尤里面前,不确定地问。

 

闻言尤里抬头,面前一直冷静自持的男人的平静之下似乎有波涛涌动,但尤里看不明白,他点头,说:“机票定好了,今年的大奖赛会参加的。”

 

“我知道了。”奥塔别克轻声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尤里愣了一会儿,想要追上去问可又不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想喊出口的话最后重新咽回自己肚子里。他带上耳机,把自己投入到音乐的世界里。

 

一直安静站在围栏边的勇利看着在冰面上一圈一圈滑动的维克托,默不作声地换上冰鞋踩上了冰面。

 

“部长。”在人前勇利还是会维克托部长,他停在维克托不远处,犹豫地问:“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维克托很平静地回答了勇利的这个问题,但下一刻,很高冷的男人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吞吞吐吐地说:“只是勇利你有没有想好的?”

 

“我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要用《Yuri On Ice》跟他告别,还是用《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跟他告别。

 

维克托脚轻轻一蹬,他靠近勇利,松开咬着的唇问:“勇利你……”

 

“你要不要和我一块?”

 

“一块?”

 

“恩……《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是有另外一个版本的,你要不要和我一块?”

 

对上维克托因为充满期待而闪光如蓝宝石般的眼睛,他眨眨眼,问:“你是说……双人滑?!”

 

“恩恩,你愿意吗?”维克托很清楚知道今天勇利的心情很不好,他也很担心勇利会拒绝他这个提议。

 

但勇利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他从来就没想过要拒绝维克托的任何要求。

 

如果这是维克托之前想要完成的表演,他愿意陪他一块完成这次的演出。

 

也算是成全了自己的小私心。勇利如是想。

 

“但是我会不会拖累你?”缓了一会儿勇利才想起来双人滑最重要的是默契,他看着面前因为他的点头而开心的男人,不安地问。

 

“才不会!”维克托开心地说,“勇利是最懂我的人啊。”

 

眼角眉梢都是喜悦的维克托赶忙滑到围栏边,拿起自己的手机噼里啪啦地按了一阵后,一阵钢琴声响起,勇利看向维克托,见那人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他不自觉地露出羞怯的笑,就着音乐开始在冰面上滑动。

 

注意到声响的克里斯抬头,看到在冰面上的勇利,一时吃惊地合不上嘴。

 

那是维克托的代表作《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啊,勇利居然会?!

 

吃惊的还在后头,放下手机的维克托就这么滑向了勇利,两人相视一笑,同时一动。

 

“两个男人滑双人滑?!”尤里也注意到了,他愤愤地说:“恶心死了!”

 

“我的眼睛好痛,”克里斯捂住眼睛转身离开,说:“我先走了。”

 

尤里朝着维克托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后跟着克里斯的脚步离开了冰场。

 

冰刀和冰面摩擦的声音并不会被音乐掩盖,共舞的两人都没注意到克里斯和尤里的离开。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每一个动作都带上了自己的感情。

 

一曲结束,维克托滑向围栏,看到在围栏边等着他的明依,开心地问:“小明依觉得我这个节目怎么样?”

 

“加上几个托举会更好。”明依诚恳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顿了一下,她小声问:“维克托,跡部他……”

 

“他最近都在宿舍。”维克托很快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他也从克里斯那里了解到了跡部和明依之间闹别扭的原因,处于对好友的关心,他说:“你真的要不告而别吗?”

 

见明依不说话,他轻叹一声,说:“你自己好好想吧。”

 

“我……先回去了。”

 

低垂着头离开的明依的背影落在勇利眼里,让他觉得心疼。他靠近维克托,问:“明依学姐怎么了?”

 

“她自己想不开。”维克托趴在围栏上,说:“她和跡部是相互喜欢的,可是谁都不先说破,真是搞不懂在想什么。”

 

在不明白对方心意下担心说破了会被拒绝吧。勇利能明白明依的心情,他偷偷看了维克托一眼后收回目光,低垂了眼睛。

 

 

 

“学姐。”等在梧桐大道的奥塔别克看到低头思考的明依,立马迎了上去。

 

奥塔别克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带着一股疏离的清冷,如山上冷泉般一下子让人清醒。明依抬头看了面前的人一眼,问:“有什么事?”

 

“我想请学姐帮我编舞,这是曲子。”奥塔别克拿出了一张CD。

 

明依疑惑地问:“为什么找我?我可什么都不会。”小时候明依看过母亲编舞,自己也滑过一些简单的节目,可这不意味着她会编舞。

 

但奥塔别克的脸色没有明依的话变过分毫,他直直地看着明依说:“因为我认为,只有学姐能帮我这个忙。”

 

他想要用这首曲子表达的心情,他认为明依是懂的。

 

挑起眉毛,明依问:“你认为?你凭什么认为?”

 

“学姐喜欢跡部前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跟我有点像。”奥塔别克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涩或者不好意思,他直奔主题说:“我要用这首曲子和我喜欢的人告白。”

 

“那个人是谁?”

 

平静如水的人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睛中起了波澜,他说:“尤里。”

 

从幼年的他在商场的冰场上看到在冰面上跳舞的金发精灵后,他喜欢上了花滑,在看到那个人准备参加国际比赛时,奥塔别克拼命地学习,想要追上那人的脚步,可是因为学习花滑的时间太晚,再加上其他原因,奥塔别克最终没能追上他的精灵。

 

但在今年的樱花飞舞的时节,一头比阳光还耀眼的金发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曾经的精灵变成了普通人,和他一起读书上课训练。

 

知道尤里要走的消息,本来打算慢慢攻略尤里的奥塔别克改变了主意。他要在尤里离开之前把心底的感情告诉他,他一直都很喜欢他。

 

“你就不怕吓到他?”在听到“尤里”两字之后明依小小的惊愕后是释然,怪不得他在看尤里的眼神和看普通人的眼神不太一样呢。

 

但是在明依看来,尤里不一定喜欢奥塔别克,这样贸贸然说出来不止会吓到尤里,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奥塔别克摇头,说:“喜不喜欢我是尤里的事情,但是我喜欢他,我就要告诉他。”

 

“不然他不会知道。”

 

头一次看到这么坦率诚挚的感情,明依接过奥塔别克手里的CD后说:“我试试吧。”

 

见明依答应,奥塔别克犹豫了一下,说:“学姐,如果你真的喜欢跡部前辈,就在离开前告诉他。”

 

“不说出来跡部前辈是不会知道的。”

 

“奥塔别克,你管太多了吧。”自己的感情被人看穿本来就有点不快,现在被一个后辈这么说,明依难得地露出生气的神情。

 

一双温和平淡的黑眸瞬间寒冷似冰,看得奥塔别克这种镇定自若的人也有了害怕的情绪。

 

但,奥塔别克从来不畏惧恐惧这种情绪,相反他会很快调整自己的状态,直面自己的恐惧:“我看到了学姐提交的交换生申请表,也已经通过了,我猜学姐在尤里他们离开后不久应该也要离开了。”

 

“克里斯会长一直在感慨你们的事,觉得你应该跟跡部前辈说。”

 

“你去告诉克里斯,少管我的事。”

 

“学姐是在害怕吗?”看出明依不耐烦打算离开,奥塔别克没有慌乱,说:“害怕被拒绝?还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

 

不等明依说话,奥塔别克补充了一句:“如果是后一种,那我只能说,学姐你对自己的喜欢胜过了对跡部前辈的喜欢。”

 

恶狠狠地瞪了奥塔别克一眼,明依扭头就走。

 

最后那句话,是刺到明依的心。回到宿舍的她看着吊在衣架上的冰帝网球队队服外套,闭上了眼。

 

害怕吗?担忧吗?真的要不告而别吗?真的舍得离开他吗?

 

居然,被一个后辈说教了。

 

 

 

在学生会、社联、海外交流协会和冰帝报社的帮助下,花滑俱乐部的欢送会如火如荼地准备着。

 

两天后确定完所有的节目,就算克里斯和尤里两人觉得维克托的双人滑很辣眼睛,还是乖乖去冰场上练习动作。

 

而奥塔别克的节目一直是保密状态,他本人也不在冰场练习。

 

在看到克里斯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勾手四周跳后,本来在和明依对稿子的光虹惊叹一声:“副部长好厉害!”

 

“光虹你看清楚了吗?”明依放下稿子,说:“刚才那个是勾手四周跳。”

 

光虹乖巧地点头,想起什么后问明依:“学姐,你是不是有心事?”

 

这句话光虹很早之前就像问了,但他一直见不到明依,直到今天对主持稿才能看到她。

 

明依摇头,说:“没什么。”她看了看手里的稿子,站起身说:“稿子这样是没错了,明天一起努力吧。”

 

“好!”

 

在得知维克托他们三人要离开的消息后,策划这场欢送会的明依用四天时间准备,虽然还有很多的不足的地方,但时间上没办法再拖了。

 

把明依送到冰场门口,光虹见身后没人,小声问:“学姐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明依扬起一个自信的笑,然后担忧地问:“雷奥他们那边呢?”

 

“他说没问题,J.J.学长也让你放心呢。”

 

“那就好!”明依送了一口气,朝笑得贼兮兮的光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说:“记得保密!”

 

“恩,学姐放心!”

 

 

 

花滑俱乐部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了冰大校园论坛的首页,版主米拉特意开了一个留言贴,让得知维克托三人要离开之后心碎的粉丝有个地方留言。

 

而由学生会会长秘书浅野明依一手操办的欢送会也被所有粉丝期待着,一直处在保密状态的欢送会勾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这就导致了欢送会的门票在开始发放之后不到十分钟就被抢完了。

 

为了满足没有门票的粉丝,冰帝报社再次承担起了现场转播的责任,米拉为了这件事忙得不可开交。

 

再次坐在主席台上,明依望着底下干净的冰面,勾起了浅浅的微笑。

 

光虹看了一眼手表,打开了面前话筒的开关:“HYOTEI ON ICE 欢送会即将开始,请各位观众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尽快落座。”

 

在冰场边摆弄录像机的披集朝着主席台的方向看过来,露出一个“都准备好了”的安心笑容。

 

从休息室偷偷跑出来看情况的雷奥站在披集身边,朝着主席台挥了挥手。

 

在后面帮忙的萨拉和李承吉也不约而同地向着主席台的方向或挥手或点头示意。

 

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明依微笑着坐直身子,收起了懒散的样子朝着身边的人露出一抹浅笑:“你来了。”

 

跡部脸上淡淡,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闹僵了这么久,跡部还愿意接受她的邀请专程过来,明依心里的开心是不言而喻的。

 

她笑着对跡部说:“你今天可一定要看到最后,有惊喜哦。”

 

“你还是想清楚要跟本大爷我说什么吧。”

 

听出了跡部的语气很不好,明依一反常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她也不理跡部,低头看着自己的主持稿,按下了自己面前话筒的开光。

 

这场欢送会,这场饯行表演,在万众期待下拉开了帷幕。

————————————分割线————————————

我的第一个维勇坑快要结束了好开心。

接下来是两章,要是太开心爆字数有可能三章……

之前那场是冰大 ON ICE,这次是HYOTEI ON ICE,冰帝 ON ICE。突然觉得冰帝这个称呼其实很适合他们呢。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