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归途(中 2)

推荐给亲爱的小天使们看看,我所认为的维克托和勇利的退役后日常!超喜欢的!

金鱼肥猫:

归途 中 (2)

“家人的话,维恰你有打算过把勇利舅舅带到俄罗斯定居吗?”我小时候曾经在勇利舅舅的房间里面看到过他无数珍藏着关于维恰的杂志海报,周边,甚至是录影带跟光碟都有。哪怕我当时只是个不太懂事的半大小孩,也知道勇利舅舅对于维恰从小就抱着憧憬的心情,“唔……又或者是去其他国家之类的。”

“因为我一直觉得维恰不像是会喜欢待在这种慢节奏生活的小镇度日的人。”长谷津的年轻人大多在完成学业以后会选择到城市里闯荡,愿意留在这里的,大多是上了年纪回乡养老的人,从街头走到街尾,真要看着年轻的,也没几个。

更何况是年轻时取得不少成就的维恰,真要选择退役后生活的地方的话,长谷津并非是最好的选择。

“那阿仁你觉得我会选择哪里定居?”维恰又拿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

“呃……怎么说呢,例如东京啊,巴黎,纽约,澳大利亚,洛杉矶,又或者是上海之类的大都市吧。”至少在我的脑海里面,维恰跟这些地方放在一起并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啊哈哈,很有趣的想法呢。”维恰愉快地笑了几声,“那阿仁你记得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来长谷津的吗?”

“入赘胜生家,当上门女婿?”

“那是后话了。”维恰拿过旁边装着麦茶的瓶子给我们俩每个人倒了一杯,“不过你这样肯定我对勇利的爱我还是很高兴的。当初我会来长谷津是因为要给勇利当教练,好吧,直到现在勇利这一辈的运动员,甚至是那个你们小时候会来度假的尤里奥哥哥,不对,尤里奥现在应该是叫叔叔了,也有人认为我当年找你们勇利舅舅是来玩教练过家家游戏。”

“不过维恰好像也只带过勇利舅舅跟尤里哥两个学生。”我记得维恰退役后也曾经有花样滑冰运动员找上门请他出山,但是就被维恰以“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合当教练”,“现在比较享受当乌托邦胜生店的店长”为理由婉拒,运气好一些的,或许退而求其次的编舞请求还能答应下来,但是担当教练的话,几乎都是吃了闭门羹。

“嗯,对。”维恰点点头,“当年我说是来做教练,但起初也没有打算多作停留,只是想着借着当教练的机会从勇利身上取得灵感,只要取得突破瓶颈的机会就会离开,毕竟那时候,作为花样滑冰运动员,我已经是高龄,而且也面临着事业危机,如果撑不过去,很有可能就这样选择退役。”

“这么听来,还真有些动机不良的味道。”连我都能看得出这般明显的用心,大概当时的勇利舅舅也不可能不知道,勇利舅舅对于人心的变化可是很敏感的,可我更好奇为什么到最后维恰的想法会有所变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维恰看了我一眼,已经先我一步读懂了我的想法,“起初我觉得虽然是过来投宿,算上当勇利的教练,对于爸爸妈妈,甚至是他们的邻居,乃至于店面的熟客来说,也就是一个过客而已,再加上顶着世界冠军的头衔,相处大多也就是恭恭敬敬,生怕有所怠慢,但是后来我发现并非是这样一回事。”

“除了给勇利做训练以外,他们还会拜托我帮忙做一些家里的,又或者是旅馆里面的小事情,例如给来投宿的外国旅客带带路,当一下翻译,有时候帮忙收一下衣服或者晾一下被铺,又或者是帮忙准备食材之类的事情。”维恰放下手上的杯子,“一切就跟家人一样自然,我也很好奇,我充其量过门也是客,就算要做到宾至如归,也不到这个份上吧?”

“但后来我渐渐发现,大家对我定位就只是勇利的教练,不同于在俄罗斯境内出门都是被人跟拍或者是参与其他工作时候,面对自己连气都不敢喘的工作人员,异乡人,世界冠军,传奇选手,五连霸运动员这些是统统都没有。”维恰的脸上浮出温暖的笑,“我在这里可以随意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怎么说呢,就是身心都是一个放松的状态吧,不得不说,我渐渐地就喜欢上这样的生活,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以后可以留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那该多好。”

“所以就这样决定下来了?”我记得在去上大学前的暑假,无意中问起过维恰在俄罗斯的家人,维恰也只是很轻描淡写地说过一句父母在自己年幼的时候相继离开自己,因为母亲的出身,父亲的家人一直对自己都不接纳,后来自己当上了现役运动员,也就差不多断掉联系,差不多算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自己的姓氏也是随母亲。自小跟家人关系疏离,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老教练有着家人跟长辈一般的信赖,为什么会留恋胜生家带给自己的温暖。

“嗯,很老土是不是?”维恰看着我恍若大悟的表情,语气里带点自嘲,“虽然是老土,但是却是真心的。”

“放心吧,要是你写出来,勇利舅舅才不会让你把纸给烧掉呢。”我又想起维恰以前吐槽过勇利舅舅那条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领带。

“他不会的。”维恰回头看了一眼在里屋摇着扇子翻着账本的勇利舅舅,“他呀,他早就知道了。”

 

“既然想法是有了,那就只看什么时候是实行计划的最佳时机。”移居国外不等于买房子,付了钱就可以拎包入住,在竞技复归大概一年左右,维恰就开始考虑移居国外手段的可行性,“最重要是,在实现目的的同时,把连带出现的副作用降到最低。”

“诶?”原来当年那句上门女婿玩笑话的背后,却是有这样一段故事。

“我当年休赛去当教练的时候国内媒体都已经炸了锅,后来竞技复归那更加不用说。”哪怕是心急得恨不得明天就搬到长谷津去的维恰,也不会在没有考量的情况下选择盲目行事,“如果在退役以后选择马上公布移居国外,舆论会反弹更加厉害。而且那个年代,俄罗斯的媒体并非是善男信女,万一在这个节点公布消息,不停追访的除了我,另一个就是勇利,本身就不擅长面对闪光灯的人,一下子把这个放在他跟前,不崩溃才怪。”

不过想来也是,这么多年,乌托邦胜生生意虽然稳定,但是不算是大赚,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勇利舅舅不太愿意跟旅游网站等媒体打太多交道,店里面的生意多半是熟客带生客的方式发展,又或者是看了网站的旅游达人的游记慕名而来。每次碰到专门撰写游记的人,勇利舅舅总会多拜托把照片跟笔墨放在旅馆的吃喝住宿上,老板跟店长就别出面了。有时候碰到盛情难却的粉丝要求合影,也会再三嘱咐尽量避免放上网。维恰有时候也会说舅舅不喜欢应对媒体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连那丁点粉丝福利都不发,好像就有些过分了。

每次勇利舅舅也就是那一句,自己不过是一个退役运动员,过气世界冠军,随处可见的普通人,现在充其量就是一家小旅馆的老板,没有必要放上网啦,不过店长大人不介意网上露脸的话,自己也不会阻止。

 

“移居长谷津的准备工作我大概做了两年左右,俄罗斯的事情要处理好还是要有时间,不过我也很高兴,可以看到尤里的崛起,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是时候谢幕离场。”花无百日红,或者当时身为王者的时候维恰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自己的时代终归会过去,当新一代的王者出现,自己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得体地离场,那就是自己必须自己思考的问题,“所以当我看到国内的舆论都是一窝蜂地聚焦在新生的王者身上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等待的时机已经到了。”

我记得从勇利舅舅的房间看到过那本维恰退役的特刊,除了精美的图片,文字大多都是表示惋惜还有英雄迟暮的意思,也有写到记者问维恰退役后的计划,当时的维恰给出的答案是自己接下来会趁着工作的机会去世界各地看看走走,以前去每一个地方都是为了比赛,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样的风土人情自己也没有细看,现在总算有时间,也该好好享受生活。

等到自己想真正安定下来的时候,他会选择定居在长谷津,因为那个小镇在他最后三年的职业生涯里给予了自己珍贵的人情,还有爱,这些珍贵的礼物让自己在退役前最后的赛季划上自己最满意的句点。为了能让这份感动持续下去,他愿意在这个小镇上生活直到终老。

我不可能当一辈子的民族英雄,但是我可以选择当一辈子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在我退役大概一年之后,我就回到长谷津安定下来,每年也只有在接到编舞工作或者是担任比赛评委的时候才短暂离开一段时间,到后来接工作也就成了我自己的个人兴趣,当然正职就是给乌托邦胜生当店长,哈哈!”维恰把最后一口麦茶饮尽,“到后来就是说要应聘当上门女婿啦。”

 

“其实我真不介意入赘,因为不管是入赘也好,我娶勇利也好,本质上不都是结婚嘛,那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纠葛的。”维恰一直不介意人家说他入赘到胜生家,“我会相处这样的理由,主要还是为了让勇利心安。他呀,每次一碰到我的事情就会相当纠葛,有时候比我这个当事人还紧张,要是我这么贸然就让他知道了,估计他又不知道自我决断地搞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勇利舅舅就这么接受下来啦?”这样的方式说实话很不维恰,但是又真是维恰的固有方式。

“那当然不可能啦,刚开始的时候他完全当我是胡说八道,不过幸好后来你的外公外婆还有妈妈帮了我一把,也总算是计划达成啦。”维恰的嘴又露出标志的心形笑容,“不过呢,我跟你勇利舅舅是没有办真正意义上的婚礼,只是简单地在旅馆招待了双方的亲友吃了顿便饭宣布我已经为人夫的事情就算了,这个就让我有些遗憾。至于结婚戒指嘛,还是后来去西班牙故地重游的时候在当年的教堂跟前交换的。”

“所以我跟你勇利舅舅的左右手无名指都是戴了戒指的喔。”维恰把手放到我的跟前,右手是戴着一只有些显旧,款式也比较土气的金色戒指,左手是戴着一只银白色,款式稍微经典耐看的戒指,“因为在俄罗斯,已婚的话戒指是戴在右手,日本的话,听妈妈说,婚戒是戴在左手呢。”

“所以我才不会接受什么戒指戴在右手是心神安定的护身符这类小学生的说法呢。”维恰把脸凑近,“我就算跟勇利关系再好,也不会随便把婚姻感情事跟手指头拿给他开玩笑吧?”

好像这个说法也没什么问题。我看着悠闲地晒着太阳的维恰。

 


评论
热度 ( 48 )
  1. 樱飞雪金鱼肥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御Missing金鱼肥猫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给亲爱的小天使们看看,我所认为的维克托和勇利的退役后日常!超喜欢的! 金鱼肥猫: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