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二十八章 HYOTEI ON ICE(上)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纠结良久,决定把这个坑填完就开始复习工作。

剩下的也就是这场表演和一个……ummmmmmmmm暂时还不能透露的结尾然后就结束了。

写完才能安心复习。

请签收~~~~~

——————————————分割线————————————

“各位观众,”光虹清澈如水般的声音响彻这个冰场上空:“HYOTEI ON ICE,花滑俱乐部欢送会现在开始!”

 

声音刚落,另外一个男声响起:“What do you see from there?”

 

铃声之后,“Paperfan royal outfit your majesty.”

 

一片黑暗中,白色的灯光落在了冰面上,等在出口处的人鱼贯而出。

 

当先的是一身白红相间的俄罗斯队服的维克托,紧跟在他身后是一身红白相间但却有瑞士国旗的运动服的克里斯,在这两个人之后的是蓝色运动服的尤里和深蓝色运动服的奥塔别克,最后进来的是一身黑色美津浓的勇利。

 

五个人排成一列沿着冰场边沿滑了一圈后汇聚在中间,以一个三角形停在了冰面上。

 

“Once you left your country and travel around the world,”五个人同时脚下动起来,细碎的步伐在冰面上凿出不少细碎的冰屑。

 

只是看着,就被带入了曲子的欢快之中,开场听见“欢送会”的时候的感伤一扫而光。

 

维克托脚下一蹬,往前面移动,其他几个人也是朝着不同的方向移动。

 

三角形变成了圆形,曲子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高潮。“Shall we skate?”奥塔别克第一个进入到圆形之中,一束白色灯光打在他的身上,脸上没有表情但动作有点僵硬的男孩在冰面调整着姿势。

 

“首先,是今年全国业余花滑大赛亚军,奥塔别克·阿尔京。”在光虹说话的时候,奥塔别克在冰面上做了一个联合旋转。

 

旋转停下来的时候,他往原先的位置过去,而在他对面的勇利进入到圆心位置。

 

作为维克托的忠实粉丝,勇利看过维克托所有的演出,包括他的商演。这个开场舞是维克托和克里斯按照他们参加过的商演临时排练出来的。

 

停在中间,黑发青年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在冰面上做了一个跳接蹲踞接旋转。

 

而在他旋转停下来的时候,明依的“全国业余花滑大赛冠军胜生勇利”刚好结束。

 

他往自己原先的位置过去,金发的少年接替了他的位置。

 

骄傲的金发少年踩着冰鞋,张扬地停在了圆心处。

 

光虹的声音在此刻响起:“冰上老虎,俄罗斯的妖精,尤里·普利塞提。”

 

听见“冰上老虎”这个词,尤里很高兴,得意满足地做出了一个贝尔曼回旋,但在他听见“俄罗斯的妖精”时,恨不得停下自己的旋转,跑到主席台上暴打那个软软可爱的中国人。

 

都说了他是“老虎”不是什么“妖精”,干嘛还要加上那一句。

 

在主席台上隐约看见尤里不太好看的脸色,明依轻笑出声,她觉得“妖精”挺贴切的,就按照维克托的意思保留在了介绍词里。

 

看着克里斯接替了尤里的位置,她倾身靠近话筒,说:“世锦赛亚军,色气的破坏兵器,海外交流协会会长同时也会花滑俱乐部的副部长,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

 

因为介绍词比较长,克里斯在圆形中间做了一个简单的两周跳后再一个跳接旋转。

 

停下来的时候克里斯朝着观众席的方向飞了一个媚眼,才舍得离开圆心位置,让给银发男人。

 

“最后,是我们的冰上帝王,社联会长,同时也是花滑俱乐部的部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银发男人在面带微笑地朝着观众席送出一个wink,展现了他最擅长的联合旋转。

 

那宛如风暴般的旋转让观众席中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他停下来,和其他人重新排成了三角形,跟着音乐在冰面上跳动。

 

因为是临时编排,动作在光虹看来就像广播体操一样,但是由他们几个做出来,又不太像是广播体操了。

 

在音乐结束的时候,五个人重新围成一个圈,面对观众摆出了定格造型。

 

“谢谢花滑俱乐部的各位帅哥们给我们带来精彩的开场舞。”明依的声音刚结束,光虹很默契地接上:“欢迎各位观众到场观看HYOTIE ON ICE。”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季光虹。”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浅野明依。”

 

“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本应该重聚,但在今天,我们将为我们的战士送行。”光虹看着主持稿,缓缓念出纸上的句子。

 

一听到“送行”,有不少女生控制不住地低泣。冰帝大学的三巨头,有两个将要离开这座学校,去往另一个战场。

 

偷偷爱慕的,告白不得的,真心欣赏的,在听到维克托和克里斯要离开的消息事都是错愕并且不能接受的。在大学的这三年里,没人记得他们还是花滑运动员,把维克托和克里斯当成同学,当成兄弟的大有人在。

 

最好的朋友离开,说不难过是假的。

 

明依听见了黑暗中隐隐约约的哭声,轻叹一声,眼睛没有落在桌面上的主持稿上,而是看着前方隐藏在黑暗中偷偷抹眼泪的女生们,说:“姑娘们,收起你们的眼泪。”

 

光虹小小地吃惊了一下,这并不是事先写好的内容,他偷偷地看了明依一眼,知道学姐是临时改了内容。

 

明依继续说:“用你们最美的笑容,为我们的战士们送行,让他们记住你们笑靥如花,而你们也记住他们带给你们的表演。”

 

“用笑容传递最真挚的祝福,用表演表达内心的感情。”

 

本来还能听见的哭声在这番话之后消失不见,明依浅笑,回头看了光虹一眼。

 

少年了然,接上说:“接下来,是克里斯副部长带来的表演。”

 

“《西班牙狂想曲》。”

 

一身黑红色表演服的金发男人踏着欢呼声滑进了冰场,他在冰面上站定,听见交响乐的时候开始动作。

 

浓郁的西班牙风格的交响曲的旋律在空气中浮动,冰面上的金发男人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跳跃都踩在了节奏上。

 

温柔的旋律下,金发男人像是荷尔蒙阀门坏了一般,干净的冰面上都是这个男人的荷尔蒙。

 

表演滑不用像之前那样进行解说。明依关闭了眼前的话筒,悠然地欣赏起克里斯此刻的表演。

 

不愧是“色气的破坏兵器”,一首狂想曲在他的演绎下,都可以和勇利的EROS相比了,但比起勇利的EROS,克里斯的色气更加的成熟,也更加地撩人。

 

热情而奔放的西班牙曲风的确,“很适合这只求偶的花孔雀。”跡部一挑眉毛,冷不丁地出声,吓了明依一跳。

 

但她很快收起吃惊,笑着点头说:“是这样呢。”

 

这样的曲子,浪漫不失热情,奔放不失温柔,成熟不失大气,除了克里斯,也没有跟适合这首曲子的人了。

 

在高潮的强音中,克里斯急速旋转,最后满头大汗地停住,在冰面上做出了结束姿势。

 

女生们的尖叫声在音乐结束后几乎要把屋顶掀翻了。

 

明依微笑地勾起唇角,打开话筒后说:“姑娘们,克里斯帅不帅?”

 

“帅!”

 

“性感不性感?”

 

“性感!!!”

 

“你们爱不爱他?”

 

“爱!!!”

 

在明依的调动下,现场的气氛完全活跃起来,即使墙上挂着“欢送会”的横幅,但现在没有人沉浸在分别的悲伤中,因为克里斯的表演和明依渲染,每个人的眼角都是兴奋和满足。

 

坐在一旁的光虹扫了四周一圈,有热情的女孩子站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应援横幅,大声地喊着克里斯的名字。

 

而准备走出滑冰场的克里斯停下脚步,接过等在那里的披集手中的话筒,对着观众席的每一位观众露出了开心满足的笑容,左眼一眨,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说:“MERIC!(谢谢)”

 

尖叫如浪潮般铺天盖地,让跡部有点不耐地蹙起眉,明依清了清嗓子,说道:“姑娘们,平复一下心情,接下来还有更加精彩的表演呢。”

 

清澈干净的少年音接上:“请欣赏尤里带来的表演,《Welcome to the Madness》!一起准备尖叫吧!”

 

浓重地带着金属气息的音符出现在耳畔时,一片黑色中突然亮起了一束紫色的灯光,冰场中央的金发少年狂放不羁地站在中央,紫色地点缀着数不清的碎钻在灯光下闪着光芒,黑色的皮裤勾勒出少年纤细修长的双腿。

 

少年随着电音吉他的每一个节拍而动,他微微脱下自己的外套,露出不太宽阔的肩膀,隐约可见低下那件黑色背心的后面是有大大的窟窿的。

 

节奏逐渐加快,少年的动作也开始加快。他在激烈的金属音乐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跳接燕式旋转,明依小声地惊呼:“果然是妖精呢!”

 

这只来自疯狂的黑暗中的妖精在冰面上挥洒着自己的魅力,年少的叛逆,疯狂的爱恋,混杂在乐曲之中。

 

一个滑行之后,尤里从冰面上跳起,在半空总完成了一个惊艳的一字马。周围不少女孩子激动到尖叫,喊着尤里的名字。

 

不够,这样还不够。尤里嘴角勾起一抹疯狂的笑容,往黑暗中的一个方向而去。

 

在那里,黑发青年靠着围栏,平静又不屑地看着他。

 

摘下自己的墨镜,跟刚才扔外套般干脆利落地扔向了观众席。

 

随着音乐,他停在青年面前,右手伸向青年。奥塔别克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握住的同时扯下了右手的手套。

 

而在下一刻,尤里的左手甩停在的他面前,他向前倾身,咬住手套,帮着尤里扯下了这只碍事的手套。

 

吸引到奥塔别克的注意后的尤里陷入了更深的疯狂之中。

 

看清楚了,什么是真真正正的炽热到烫手的疯狂的爱恋。

 

我用绝望为刀,在你的生命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冰面上滑行出去的身影,每一个动作都带上的那年少的冲动和执着,奥塔别克侧过头,再次抬头看向冰面上的金发少年时,黑色的眼瞳中只有一层冰般的冷静。

 

他抬起手,瞄准了那个舞动的少年的心脏。

 

绝望化作利刃,勇气的鼓舞之下,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地挑衅这个残酷冷漠的世界,描绘出他内心之中如火般的感情。

 

奥塔别克冷眼看着金发少年,明知会对上他的枪口,少年还是义无反顾地靠近。

 

原来,尤里你,是这个意思吗?

 

如果你想用这首曲子表达的感情是我所体会到那种,那么,奥塔别克对上即使画了烟熏妆也掩盖不了光芒的祖母绿的眼眸,冷静地开枪。

 

那么,请你死在我的爱里。

 

高亢的电子吉他的声音随着少年倒下的身影而戛然而止。

 

观众席在静默之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浪,不少女孩激动得脸色微红,这样的表演,太激动人心了,让人血脉喷张,想跟着乐曲中那个嘶吼的声音一块尖叫出声。

 

滑到尤里的身边,一把拉起躺在冰面上喘息的少年,奥塔别克很想问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问题,但看着少年满脑袋的汗水,他咬了咬唇,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牵着少年的手,两人往冰场出口处滑去。

 

在主席台的明依收起震惊,她知道尤里选了哪首曲子,但不知道他的具体表演是怎么样的。

 

看到一身朋克风的奥塔别克慵懒地靠在围栏时,明依是震惊的,这件事奥塔别克都没跟她提起过。

 

而且脱手套的那两个动作,第一个用手扯下右手手套的动作还是能在接受范围的,但第二个动作。

 

奥塔别克是背对着主席台的,明依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她看了自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SNS上以及有人把刚才那个表演录制成视频放了上来。

 

正好是拍摄刚才表演的最佳角度。

 

从视频上来看,尤里的手指是伸进了奥塔别克的嘴里。

 

这个小屁孩,知道这样的动作是什么吗?明依看了一眼金发少年的背影,很想告诉他真是在公众场合调情啊喂!

 

胆子也太大了吧。

 

目光微偏,落在站在金发少年身边的黑发青年,明依嘴角勾起了一抹迷人的弧度。

 

看来,某个人不是单相思呢。

 

这可是一场明明白白地告白呢,所以她帮某人准备的表演,正好可以回应这场张扬到极致的告白。

————————————分割线————————————

借鉴了冰上雅姿的模式,但不是照搬。

可能写的不是很好,请见谅。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2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