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冰大)第二十九章 HYOTEI ON ICE(中)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大结局倒计时,还有两章就结束了。

请签收~~~~

————————————分割线————————————

“Now I rolethe world.”尤里下场之后,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J.J.和他的乐队上场,进行中场的表演。

 

一首《Theme ofking J.J.》让全场的观众都忍不住跟住节奏打起了拍子,在主席台上的明依和在场的姑娘们一块加入到大合唱之中,大声地喊着“I'm the king JJ no onedefeats me”。

 

在一旁的跡部很是不屑,沉默地看着整个冰场里此刻的大合唱。

 

在中场表演结束之后,光虹侧头,关切地问:“学姐你还好吗?”

 

刚才喊得那么卖力,感觉就是在给J.J.学长打call呢。

 

明依喝了一口水,笑着说:“没事,我们继续吧。”

 

打开面前的话筒,光虹的声音响在每一个角落:“感谢学院明星J.J.带来他的新歌。”

 

“接下来的这个节目,是奥塔别克精心准备的一份礼物。”明依面带微笑地说道:“《Serenade for Two》,请要手下这份礼物的人好好看呦。”

 

从入口处滑到中央的奥塔别克稳稳地停住,紫色修身西装外套上的碎钻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把周围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的身上。

 

轻柔的前奏响起,黑发青年随着音乐抬头,脚下在第一句歌词“Whenever I hear you, bands begin to play”出现时一蹬,在冰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It’s aserenade for two,”奥塔别克的目光落在还没回到更衣室、站在围栏边看着他的金发少年身上。

 

在他从米凯莱那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他就决定有一天用这首曲子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How do Iforget you this feeling inside,”第一次见到,尤里,你那战士般的眼神就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了。

 

还不会滑冰的你,一次次摔在冰面上又一次次爬起来,多倔强的你啊。

 

“I am alwayswatching over you”我的视线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停留在你的身上了,你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次表演,我都深深地记在心里。

 

完成一个后内点冰三周跳之后,奥塔别克望着头顶的吊灯,在平静的黑瞳中不再是古井无波,而是泛着温柔的涟漪,把自己埋藏多年的心情铺开在这片冰面之上。

 

“Whenever Isee you, stars in your eyes,”你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总是星光熠熠,是我迷茫时的指引路灯。

 

“Brighten upthe sky for me,”点亮了我不一样人生的,是尤里你的眼神。

 

转回身的时候,奥塔别克的视线落在一直看着他的金发少年身上,嘴角不自禁地向上扬起,露出一抹温柔的弧度。

 

脚下用力,在滑了一段距离后果断起跳,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外点冰三周跳,一个完美的跳跃组合。

 

“We’redancing in the moonlight,”一起共舞?能和你站在同一片冰面上我都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Tonight youwill belong to me. Only you…”这首曲子,是我送给你的饯别礼。有些话,现在不说,我怕在你离开后我会后悔。

 

“You mean theworld to me, my boy,”你听见了吗,我想告诉你的话。

 

在场边的米凯莱终于发觉到不对劲,他给奥塔别克听的曲子的男声也是这么温柔,但却没有这种低沉的磁性,直到这句话,他才发觉不对。

 

这个声音,是奥塔别克的。那个青年居然重新录了一遍。

 

“I can be asbrave as a knight for you,”也许我给不了你什么,但是我愿意成为你的骑士,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守护在你的身边。

 

“If you want,I can be like a sharpened knife,”只是,你愿意吗,尤里?

 

奥塔别克的手伸向了尤里的方向,但他脚下用力,冰刀摩擦冰面的声音响起,整个人王后退了一段距离。

 

“No one lovesyou like the way I do,”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到现在,我埋藏在心底的爱绝对超过了其他人,你愿意接受这份感情吗?

 

“Let’s flyover the moon,”我想和你去往世界的各个角落,甚至陪你到地老天荒。

 

“Don’t get mewrong.”我不害怕你拒绝我,尤里,我只是想告诉你的。

 

“Maybe I’mfoolish enough to want you to love me,”我想要得到你的回应,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

 

“For onlytonight, will you be the one for me?”只要此刻,你的视线能停留在我的身上,有那么一刻,会因为我而高兴欢欣就好了。

 

“Until theclouds hide the moon away…”让这一刻,在延长得久一点吧,我想再感受到你的目光。

 

在直立顺时针旋转之后,换成了跳接逆时针蹲转。眼前的画面模糊不清,但奥塔别克能感受到在自己身上的来自尤里的目光。

 

从表演开始到现在,少年的目光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

 

“Whenever Itouch you, music seems to stop,”能这样长时间地占据你的视线,我很满足了。

 

“I’ve neverfelt this way so true.”能和你成为舍友,能和你一起编排节目,能和你在冰上起舞,我满足了。

 

尤里,你一定能在那个舞台上绽放出你的光芒,而我,会在这里为你加油,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音乐结束的时候,整个冰场都是安静的。没人敢出声打破这一刻的静谧,全都沉浸在奥塔别克描绘的感情世界中。

 

沉默良久的跡部收回停在奥塔别克身上的目光,转头问身边的人:“这是你编的?”

 

明依很老实地点头承认:“恩。”

 

“还不错。”跡部调转视线,淡淡地说了一声。

 

“要是能表达出他的想法就好了。”明依看着往出口而去的奥塔别克,黑发青年刚站在地上,一旁的金发少年就扑了上去。

 

在场的观众都看到了这一幕,控制灯光的李承吉往相拥的两人的身上打下一束月白色的光束。

 

掌声在这一刻响起,观众用温和的掌声传达出了自己的祝福。

 

“结果看来是好的呢,学姐。”光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是啊,”明依伸手打开了面前的话筒,说:“感谢奥塔别克带来的表演,看来你这份礼物送出去了。”

 

松开尤里,奥塔别克转头看向主席台所在的位置,朝着明依的方向点头示意。

 

明依扬起一抹浅笑,再一次开口时,奥塔别克和尤里两人身上的光束消失了。

 

“已经出场了三位,接下来的是节目,可是维克托部长准备送出的惊喜呢。”

 

“请准备接受这么惊喜,维克托和勇利一起带来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在听到是“维克托和勇利一起带来的”时,观众发出了稀稀疏疏的声音,他们的注意力从奥塔别克和尤里的身上转移到了下一个节目上。

 

冰场上方的黑暗再次被光线驱散,从不同方向落下了几道光束,笼罩在冰场中央一身蓝色表演服的黑发青年上。

 

钢琴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青年抬起头,棕色的湿润眼眸中满载了深情。

 

“Sentounavoce che piange lontano,(我听见远处哭声传来)”伸向半空的手似乎是要挽留什么,勇利望着一片黑暗的观众席,想到了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的时候。

 

那时候他站在窗边,偷偷地看着憧憬多年的人在这个冰场在表演这首曲子,每一个动作都和他在录像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最喜欢的维克托啊,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恋人了。

 

“anchetu seistato forse abbandonato?(你也被抛弃了吗)”可是,今天他要在这里给他的恋人送行。

 

勇利的目光落在冰面上,双脚自然而然地起跳,完成一个没有错误的后外点冰四周跳。

 

“orsùfiniscapresto questo calice di vino;(来,饮罢这高脚杯中的葡萄酒)”勇利很清楚,维克托是属于世界的。

 

只有在世界的舞台上,冰上的帝王才能有他的存在价值。

 

可是理智与感情在激烈的冲突着,他旋转着,调整好姿势,再次起跳,完成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

 

“inizioaprepararmi;(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像这句歌词一样,勇利已经做好了准备,他要用最好的表演为自己的恋人送行。

 

“adesso fa'silenzio.(现在安静下来吧)”所以啊,胸腔里那颗跳动不安的心,请你安静下来,让我能完全沉浸在这首曲子中。他要用完美的表演作为礼物,送给他的恋人。

 

展开的双臂收回,勇利看准时机,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后内点冰四周跳。

 

间奏响起的时候,一道灯光落在滑行靠近的人身上,身着紫色表演服的银发男人温柔地看着黑发青年,伸手去触碰他的心上人。

 

两人旋转一圈,在维克托的牵引下,勇利背向维克托,很信任地任由维克托把他举起来。

 

“Stammivicino non te ne andare;(伴我身边不要离去)”但是他看不到维克托湛蓝色的眼睛,在半空中勇利转过身,低头注视着那双只有自己的蓝色眼眸。

 

从那双眼睛眼睛汇总,他看到了维克托的温柔和深情,以及隐藏在这些感情背后的不舍。

 

原来,他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啊。

 

可是不回去是不行的啊,维恰。勇利温柔地拂过维尔托的脸颊,嘴角的浅笑不经意地泄漏了他内心满溢的温柔缱绻。

 

“hopaura diperderti.(我害怕会失去你)”目送你离开,我是很舍不得啊维恰。但是我不能这么自私。

 

一对上勇利的眼睛,维克托就能很清楚这个人在想些什么。

 

虽然开口让他离开的人是勇利,但是最舍不得自己的也是勇利,他知道的,在这双如同玻璃珠般干净澄澈的眼眸中是有失去自己的担忧的。

 

银发男人再次托举起黑发青年。呐,勇利,请你相信我,即使我站上了世界的高峰,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你是比金牌名誉更加重要的存在。

 

“Le tue mani,le tue gambe,(你的双手,你的双脚)”维克托松开勇利的手,和勇利同步地向斜前方滑去。

 

你看,勇利,我们的默契这么好,所以啊,不用担心,我的心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我在哪里,我们都能这样默契十足地感应到彼此的心跳。

 

“lemie mani,le mie gambe;(我的双手,我的双脚)”分开的双手再次握紧,维克托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努力地把这么好的勇利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能遇见你,勇利,你是我生命汇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我一旦牵起你的手,就舍不得放开了。

 

即使我与你相隔千里,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ibattiti delcuore si fondono tra loro.(你我心脏的跳动,相互交融在一起)”紫色和蓝色在冰面上不断纠缠分开,或交叉或重合的轨迹勾勒出他们心底最温柔的感情。

 

他们是缱绻相依的连理枝,是两条缠绕解不开的结绳。

 

在不断的靠近分开中,他们知道了彼此的感情,更加深刻地了解对方的想法。

 

对他们来说,冰面是他们的画布。他们的一切感情都可以在这片干净无瑕的冰面上轻声诉说,把最深处的爱与不舍统统告知对方。

 

维克托,我爱你啊。勇利在两人距离极近的时候,稍稍靠近维克托的脸颊,不着痕迹地在维克托的脸上留下浅浅的吻。

 

这样大胆的举动由勇利来做,可是吓了维克托一跳,但是蓝色眼眸中的吃惊转瞬即逝,化为更加深沉的爱恋。

 

我也爱你,勇利。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在高速移动中,在微凉的无名指上落下自己温暖的吻。

 

“Partiamoinsieme; ora sono pronto.(一同启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做好了放手的准备了,维克托,请你一定要回归竞技。

 

但是啊,我也做好准备,从全世界的人手中抢到你。

 

为了能抢到你,我会更加努力的。

 

看到棕眸中闪烁着的坚定的光芒,维克托轻笑出声。

 

勇利,我也做好了离开你回到俄罗斯的准备,但我也从没想过放开你的手。

 

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一直纠缠你的。

 

钢琴声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在冰面上深情对视的两人缓缓停下,稳稳地站在中央。

 

就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就在冰面上单膝跪下。

 

左手从表演服的口袋中摸出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仰头看着他的心上人,嘴角扬起饱含感情的弧度,说:“呐,勇利,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金色的戒指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映在棕色眼眸之中。

 

全场安静得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主席台上的光虹紧张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泄漏出一点声音打扰到那两人。

 

在他旁边的明依还算镇定,挑起眉直直地看着那两个人。

 

对别人的闲事没多大兴趣的跡部此刻也是看着维克托,他是真没想到这个俄罗斯男人会用这种方法去平复恋人的担忧。

 

出乎意料但又情理之中的方法呢,他不得不赞叹维克托想的方法真的很好。

 

天鹅绒盒子里的金色戒指上的光芒让勇利有些恍惚,他转头看向维克托,结巴地说:“维…维、维克托部长,这……”

 

“我在向你求婚啊勇利,”看到恋人这么可爱的反应,维克托的眼角眉梢都是喜悦,他笑着说:“你愿意吗?”

 

“我……”眼泪在这一刻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黑发青年朝着跪在冰面上的银发男人露出了一个愉悦的浅笑,说:“我当然愿意啊维恰。”

 

微凉的金色戒指戴在了两人的右手无名指上,化成无形的线,把两颗心紧紧地拴在了一起。

 

冰面上的两人听不见周围的尖叫口哨声,紧紧地拥抱对方并且放任自己沉浸在唇齿间的温柔中,用一个浪漫的亲吻来表达此刻内心的喜悦和感动。

 

即使不久后要面对离别,但他们知道,他们的心在不会离开,只会陪伴在对方的身边。

————————————分割线————————————

昨天忘了说了,开场舞用的是《Shall we skate?》披集的短节目曲目。克里斯用的是他的自由滑表演,尤里是表演滑的曲子(感谢官方给的曲子,这首曲子最适合尤里了)。

而奥塔别克的表演曲是米凯莱的自由滑曲目,很喜欢的一首曲目,只改了一个地方,“my lady”改成了“my boy”。研究过歌词之后就决定在奥塔别克表演告白滑的时候用了。

维勇夫夫嘛,不用说就是《伴我》。因为是俄语,所以我把中文的歌词加上了。(其实是为了凑字数才贴歌词……)

每个人从曲子中听到的感情不同,我只是把我听到的和小天使们分享而已。

感谢阅读。

也许明天我就能肝出大结局了。

评论
热度 ( 2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