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这是什么狗屁规律

呦西~考试结束啦~

明天开始会慢慢恢复更新的,请放心,我是不会弃坑的~

写个考试的时候想到的小片段~

算是和专业有点关系的吧,这次是微观经济学……

——————————————————————————————

上星期上完了格奥尔基老师的微观经济学之后,勇利觉得他的恋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不对劲。

本来天天带笑的人这几天都是郁郁寡欢的,而且脸上很有标志性的心形嘴不怎么能看到了。

“维克托,你最近怎么了?”在一天下午,勇利拦住了维克托,把人带到了学校天台。

勇利担忧地问:“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维克托抬起头,对上勇利平静的巧克力色的眼睛,犹豫了片刻后说:“勇利,你记得格奥尔基老师说过的边际效用递减效应吗?”

“恩,我知道。”好学生勇利当即就把概念流利地背出来:“在一定时间内,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随着消费者对某种商品消费量增加,从连续增加的每一消费单位中所得到的效用增量是递减的。”

“但是,这跟你不对劲有什么关系呢?”

银色脑袋略微抬起,隐藏在刘海下的冰蓝眼睛中有些担忧:“你还记得格奥尔基老师上课说了什么吗?”

“他说了什么?”虽然勇利每节课都认真听,但是格奥尔基老师有时候会在课上诉说他的恋爱规律,每当这种时候勇利都是在看书,完全没理会的。

看样子是格奥尔基老师的某些话让自己的恋人想太多了。

冰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勇利的棕色眼眸,樱色的唇瓣开开合合,好一会儿勇利才听见他说的:“那勇利对我,是不是也是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呢?”

上次格奥尔基老师说过,谈恋爱的过程就是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一开始能从爱情中得到很多,但是时间久了,感情就变淡了,得到的效用就会逐渐减少,当得不到效用的时候,两人就会分手,寻找下一份感情。

在和勇利谈恋爱的过程中,主动的一直都是维克托,看着勇利平淡的表情,有时候维克托会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在这个人身上没有任何作用。

那么勇利一开始和他在一起,只是想要体会爱情的滋味吗?

是不是过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烦了,就会毫不犹豫地放手呢?

一想到这个结果,维克托就很担忧。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勇利那双迷人眼眸时心动的感觉,那双饱含爱意和温柔的眼睛只在醉酒后才出现过。

那一刻维克托就被迷住了,掉进了名叫胜生勇利的坑里爬不出来。

在表白后的第二天两人就手牵手地出现的校园各处,谁都知道学院男神被经管学院的高材生俘虏了。

可是,勇利真的太被动了,有时候维克托都在想,勇利是不是只是因为自己是学院男神才答应的。

一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是有点懵的,但是他想了想,大概猜出了维克托话里的意思:“维克托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会厌烦你然后和你分手?”

看到维克托点头的样子,勇利才知道是自己的被动伤害了自己的恋人。

舍友披集就说过自己,在恋爱里不能太被动啊,偶尔也要主动一点的!

勇利是不太会主动的,从小他就习惯了被动的接受一切。

到现在也不曾改变过,可这却让自己的恋人担忧。

看来要努力地改变自己了。

想明白的黑发青年勾起了一抹浅笑,维克托从那双熟悉的眼眸中再次看到了那如水般的温柔缱绻。

“维恰,格奥尔基老师的恋爱规律都是狗屁的,”勇利伸手捧起维克托的脸,直直地望进自己喜爱的帕托石眼眸中:“我对你的爱,可是违背了那些所谓的规律的。”

他低头吻了面前的男人,轻声说:“我爱你啊维恰。”

勇利难得的主动让维克托措手不及,在反应过来之后,他立马反客为主,揽住勇利的腰,英俊的脸上是迷人的浅笑:“那,勇利能再努力的证明这一点吗?”

“如果这样能让你安心的话,”勇利伸手勾住了维克托,凑近到维克托的耳边,吐出温热气息的同时说道:“那今晚来510吧。”

后记:某天晚上,披集发现自己的宿舍们被人反锁了,本来想要去找宿管大妈拿钥匙的人被克里斯拖去了他的宿舍待了一晚。

隔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同学春风得意地跟克里斯说,格奥尔基老师的恋爱规律都是狗屁!

————————————————————————————

严重ooc……写完才发现但是不想改了。

之前上过选修课,老师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解释为什么会失恋……

我对经济学的印象就是这样肤浅,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教!

感谢阅读~

评论 ( 35 )
热度 ( 8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