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冰大)第三十章 HYOTEI ON ICE(下)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一个节目,这场表演也就此拉下帷幕了。

还剩下一章,这个故事就完结了呦~~~~~

请签收!!!

————————————分割线————————————

“嗯咳,”一个女声突然响起,打碎了冰面上的旖旎气氛。

 

“你们啊,不要大庭广众之下就放闪光弹好吗?照顾一下今天心碎了的姑娘啊。”明依的声音回荡在会场中,惹得一群人哭笑不得。

 

有胆大的姑娘大声地喊着“就是啊”,但是语气里却是浓浓的羡慕和开心的祝福。

 

虽然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但是只要看到他幸福,自己也能笑着送上祝福。

 

会场里掌声雷鸣,祝贺声此起彼伏。

 

对这种场面手足无措的勇利一瞬间红了脸,慌慌张张地转身就往出口的方向滑去。跟在他身后的维克托傻笑着追上,离开前还不忘转头大声地喊了一句“谢谢大家”。

 

“祝福维克托部长和我的好友勇利,”光虹清澈的声音在此刻染上了一丝激动,他笑着说:“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请各位安静下来,”明依的声音再次响起,说道:“欢送会可不是到这里就结束呢。”

 

坐在主席台的跡部侧头看着旁边空着的座位,在维克托和勇利的双人滑开始的时候,明依就关掉了话筒离开了座位。

 

一开始跡部只是以为这丫头是有事离开了,可现在他不会这么想了。

 

按照之前公布的,今天一共有六个节目。算上开场舞,现在已经表演了五个节目了。

 

高贵优雅的男人露出一抹浅笑,怪不得要他看到最后呢,原来是这样。

 

光虹接着明依的话说道:“维克托部长,克里斯副部长还有尤里,接下来,是我们所有人送上的一份礼物。”

 

被杨(J.J.的女友)引导着走向观众席的维克托和勇利转头看了一下下面黑漆漆的冰场,但什么都没看到。

 

走到指定位置的时候,发现换好衣服的克里斯和尤里以及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奥塔别克都坐在位置上。

 

看到维克托,克里斯挑眉问:“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吗?”

 

就明依跟他们说的,最后一个节目是由她负责的,但是她却没有透露出节目形式是什么。

 

维克托摇头,坐下的同时拉着勇利坐在他的右手边。

 

眼角余光看到维克托和脸色微红的勇利,尤里转头看着维克托说:“你还真够明目张胆的啊。”

 

“不这样,我要是离开了,一定会有人找勇利告白的。”

 

一提起刚才那个吻,克里斯笑着说:“你这是提前打上标签?对这种事情你不是最有信心的吗?”在他的认知里,维克托很相信他的个人魅力,也认为没人能逃过他的魅力。

 

但这次的维克托却不同了,居然想到用戒指套住一个人的心。

 

银发男人的右手紧紧地握住黑发青年的左手,说:“因为勇利太好了,我怕我留不住他。”

 

“你会操这种心还真是罕见,”调侃完维克托,克里斯笑着说:“既然套住了就别轻易放手啊。”

 

一定要走下去,白头偕老,至死不渝。

 

“当然!”

 

“虽然光虹说是送给几位主角的礼物,但”明依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所有人的视线再次吸引到冰面上,“这份礼物,也不止是给他们几位主角的祝福,还是给在场的每一位观众。”

 

听着这个声音,跡部能想到女孩说话时微微上扬的嘴角,她一定是用很轻松的心情说着这番话的。微眯起海蓝色的眼睛,锐利的目光在一片黑暗中寻找女孩所在的位置。

 

在他还没找到之前,冰面上的黑暗被光亮取代,入口出一身冰蓝色表演服的女孩踩着白色的冰鞋在冰面上滑行。

 

在冰场的另一边,也就是临时舞台的位置上,J.J.再次出现在那里,他看着站在冰面上犹如一个发光体般的明依,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朝着舞台上的雷奥点了一下头。

 

控制灯光的李承吉转头看向电脑前的格奥尔基,得到对方肯定的眼神后转回头,拿下几个按键,把全场的灯光集中在明依和J.J.的身上。

 

光虹望着在冰面上已经准备好的明依,说道:“由浅野明依带来的,《History Maker》。”

 

歌曲的前奏响起,在冰面上的女孩抬头看向观众的位置,双手展开,似乎要拥抱什么。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J.J.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冰刀与冰面摩擦的声音也响起。

 

在冰面上翩翩起舞的女孩如同一只自由自在的精灵,轻盈地在冰面上滑行、旋转、做出一个个跳跃。

 

当知道维克托他们要离开冰大回归竞技,明依就想过用这首曲子编一个节目。

 

而私底下,光虹和披集也找过她,问她要送出什么饯别礼。她还记得披集那天跟她说,其实花滑俱乐部的每一个人都想要送礼物,但是都不知道送什么好。

 

既然这样,那就一块送吧。

 

花滑的部分全都交给了明依,歌曲演唱交给了J.J.,披集负责录像,把这份礼物变成录像带上的永恒。

 

至于其他人,也是有自己的任务的。

 

在完成一个阿克塞尔两周跳之后,明依朝着坐在最佳席位的几个人,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维克托啊,回去之后你可要努力守住自己的王座呢,继续书写你冰上帝王的传奇。

 

克里斯,我可看出你的野心了,你一定不甘心一直在维克托之后的吧。

 

年轻的尤里,你可是有很多机会阻止维克托霸占冠军王座的呦,学我们部员的一句话,尽情地以下克上吧。

 

一旦回去,你们将会是花滑历史的新的作者,你们会在冰面上谱写下你们的传奇。

 

目送你们离开的背影是很难过,很悲伤,但一想到能成为你们创造的奇迹的见证者,兴奋和激动取代了所有的难过和悲伤。

 

“Yes we wereborn to make history,”进入高潮的时候,整个冰面突然亮了起来。

 

冰面上不断的光影变化,能看到维克托、克里斯和尤里的画面在不断闪现。

 

J.J.所在的临时舞台上,早已升起的白布上投影出了一段录像,和冰面上的画面一模一样。

 

那是他们还没进入冰大之前的比赛画面,一帧帧画面目眩神迷,那些跳跃、旋转,都是完美到不可思议。

 

维克托吃惊地捂着嘴,本来花滑俱乐部的其他成员送出的礼物他就很吃惊了,现在看到这么梦幻的场景,他的震惊完全掩饰不住。

 

这样的场景,勇利和奥塔别克也没有想过。

 

但他们能看着那些画面,准确地说出是维克托和尤里哪一年的比赛。

 

就是因为这一场场的比赛,无论是勇利还是奥塔别克,爱上了花滑,爱上了在冰面上不断奋斗,表演出一个个故事的人。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高潮结束,冰面上的画面结束了。J.J,背后的投影也变成了一场飞舞的大雪。

 

饱含力量的声音把内心的感情倾泻而出,冰面上的女孩在完成了一个贝尔曼旋转之后接上一个无可挑剔的鲍步。

 

冰蓝色的裙摆在空气中滑过优雅的弧度,所有的视线再一次集中在这优雅的冰上精灵身上。

 

跡部摸着下巴,嘴角的笑意掩藏不住。

 

这丫头啊,真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球场上的她的确出色,但在冰面上的她才是真正的女王,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风采。如果他没记错,明依今天身上的表演服,用的是她母亲的代表作的表演服改的。

 

这一刻,跡部看到的,是一个自信强大的冰雪女王。

 

“Where your destiny lies dancing on the blades,”用冰刀起舞的人啊,你们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锋锐冰冷的刀锋之上,但是你们的表演都是温暖而美好的。

 

冰面会把冰上起舞的人的心情表达出来。它是最干净的画纸,而冰刀是最好的画笔。

 

冰上的轨迹不断变换,明依在避开一个小窟窿之后脚下加速,看准时机起跳,勾手三周跳,后外三周跳。

 

“天啊!”一直安静观看的克里斯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个高难度联合跳跃在现在的花滑赛事中也是很少能看到的,可是现在,在这个冰场上却有人没有错误地完成了。

 

维克托浅笑,眼底的震惊被慢慢被感动取代,语气飞扬地说:“你要理解一下,克里斯,明依的母亲可是冰雪女王啊。”

 

“而且,她也是拿过不少比赛的冠军的。”

 

尤里收敛眼底的震惊说:“就我知道的,她可没有参加过少年组的GPF。”

 

“没能往花滑的方向发展是有点可惜,”维克托微笑着说:“可是她往这个方向发展,也许就不会在这里了,也不会遇到某个人。”

 

有所得必然有所失去,这个道理维克托现在很清楚,他失去了两个赛季,但是他收获了他的love and live。

 

克里斯虽然因为他的关系也失去了两个赛季,但是他有很美好的在冰大的回忆。

 

离开固然难过,但能带着这么多的祝福离开,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曲子再次进入高潮,而这次冰面上却没有任何的投影,但是J.J.的背后,却是这段时间这个冰场上发生的故事。

 

在冰面上偷偷练习《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勇利,独自留在冰面上练习各种四周跳的奥塔别克,在围栏边和尤里争执表演内容的克里斯,抱着勇利笑出一个心形嘴的维克托。

 

冰大ON ICE的时候,勇利还是用炸猪排盖饭的想法诱惑着维克托,奥塔别克用他的技术震惊了所有观赛的同学,让他们知道花滑的美丽。

 

东京都比赛的时候,完成自由滑最后一个四周跳的时候勇利控制不好方向撞在了墙上,之后维克托因为鼻血不肯给勇利一个安慰的拥抱。拿到第一个冠军的奥塔别克把金牌送给了尤里,脸上还有不易察觉的微红。

 

球类大赛的时候,一群人在排球场上不断努力,一步步靠近冠军宝座,为了温泉三日游榨干了自己在排球上的所有才能。虽然最后很遗憾地拿到了亚军,但过程挥洒的汗水,大喊的口号,默契的配合,都是那时的珍贵回忆。

 

关东大赛的时候,尤里在奥塔别克完成无失误的阿克塞尔三周跳的时候大力地拍打了一下围栏,维克托不管不顾地在所有人面前亲吻了勇利。

 

在俄罗斯旅行的时候,在旱冰场上的放飞自我,和俄罗斯的花滑选手的比赛,在没有维克托陪伴下的自由滑,在冰雪王国的一场捍卫尊严的竞技。

 

J.J.背后白布上的画面不断切换,那些熟悉的场景勾起了每个人和这个冰面、这个花滑俱乐部的其他人的回忆。

 

欢声或者笑语,悲伤或者泪水,痛苦或者挣扎,每一个时刻,因为有人的陪伴而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Don't stop us now the moment of truth,”在场有观众小声地跟着J.J.唱了起来,越来越多人加入到大合唱之中。

 

等在入口处的米拉、萨拉、米凯莱和埃米尔手中拿着巨大的横幅,踩着冰鞋缓缓地沿着冰场的边缘滑行。

 

一群滑冰新手在冰面上的移动还有些慢,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展开手中的横幅。

 

“Don't stopus now the moment of truth.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

 

“We'll makeit happen we'll turn it around. 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

 

全场的观众,包括勇利和奥塔别克都跟着J.J.的节奏大声地唱出来。

 

听见这百人大合唱,抬头看向观众席的明依心里涌出一股暖暖的感动,还有无法言说的激动。

 

她想要回应他们的这份心情。而现在的她能做的,那就只能再做出一组让所有人吃惊的联合跳跃了。

 

阿克塞尔三周跳,后外一周跳,后内三周跳。

 

对勇利来说这个联合跳跃并不陌生,因为他曾经在《Yuri On Ice》中用过这个联合跳跃。但他从来没有看明依跳过。

 

看到这个联合跳跃的时候,维克托和克里斯的吃惊并不下勇利小。就他们知道的,很少有女运动员能跳出阿克塞尔三周跳,可是这个女孩,今天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她也是在makehistory啊!维克托轻笑着,跟着音乐的节拍唱了起来。

 

一组如旋风般的联合旋转结束之后,女孩张开的双臂收回,抬起的右手遥遥地指向维克托。

 

Born to make hisrory!你们都是这样的人,去成为history maker吧!

 

无论是谁,都努力成为自己的hisrory maker!

————————————分割线————————————

一开始是没想到用《history maker》作为最后一个节目的,但是在不知道第几次重新看YOI的时候,发现这首歌真的很有意思。

所以就动了这个念头。

可能写的不是很好,场面感不强烈。

但是不只是YOI里的每一个人,我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的每一个人都能成为history maker。

感谢阅读。

大结局我会缓几天在写,这个周末要考三门,没办法抽时间出来抱歉了。

评论
热度 ( 2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