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冰大)最终章 Yuri in My Heart

最后的一章,这个大结局我写的不好,可能有虫但是我不想捉了。

放上前文的链接: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分割线————————————

在进入十二月之后,多年没有下雪的东京难得在圣诞节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给即将到来的圣诞节添上一丝浪漫的气氛。

 

冰帝大学的梧桐大道两旁都是稀稀疏疏的高大梧桐树,夏天的繁茂绿色在冬日只剩下萧索。

 

站在树下的勇利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回忆了一下,现在是维克托、克里斯和尤里离开冰大回到赛场的第四个月,也是明依学姐去德国进修的第四个月。

 

在那场惊艳并且感动到整个冰大的花滑表演结束后不久,维克托和尤里回到了圣彼得堡的训练场,而克里斯则是回到瑞士,据说回去之后被他的教练魔鬼训练了很久,一直在SNS上哭诉,明依学姐则是回到德国的高等学府做交换生,听维克托说明依学姐的目标是在那几年里拿下她想要的硕士学位。

 

“嗡——”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一声低沉的声响。勇利摸出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是维克托发来的简讯——“我到巴塞罗那了。”

 

巴塞罗那是今年大奖赛的总决赛地点,今年的大奖赛的中国分站赛上他输给了自己的师弟只得到了第二,而在美国分站赛上,他再次失败,输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克里斯,还是得到了第二。

 

虽然进入决赛的前期让人很是担忧,但是最近维克托一直说自己的状态很好。

 

勇利朝着右手呼出一口气,冻僵的手稍稍回暖后他才开始在屏幕上打字——“比赛加油,我会看的。”

 

今年大奖赛的比赛,只要有维克托、克里斯或者尤里出场的比赛,整个花滑俱乐部都熬夜看赛,即使可能会在隔天上课的时候打瞌睡(雷奥就做过这种事),还是不能阻止他们的行为。

 

没能去现场给他们加油已经很可惜了,所以在电视前也要为他们鼓劲。

 

等了一会儿,维克托的简讯再次点亮了已经黑了的屏幕——“放心吧,我会给勇利一个惊喜的!”

 

看着屏幕上维克托的笑容,勇利的嘴角微微扬起,他收起手机,往课室赶去。

 

这个星期之后就正式结课,本学期最后一堂课可不能落下。

 

但在勇利还没跑进教室,他就被在走廊等了很久的雷奥和披集拦下。

 

“勇利,跟我们走一趟吧。”披集叉着腰,挡在了勇利的正面。

 

勇利眨巴着棕眸,疑惑地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跟我们走就好了。”不等勇利再说什么,披集和雷奥一人一边,把勇利往楼梯口的方向拖走。

 

“咦咦咦咦咦咦——”

 

 

 

等到勇利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架小型飞机上,环顾左右,低调但奢华的真皮沙发,放置着精美摆设的柜子,居然还有一个小厨房。

 

从机长所在的驾驶室走出来的跡部看了坐在沙发上的几人一眼后说:“不用这么拘谨,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

 

高贵优雅的男人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拿起放在左手边的烫金封面的书,翻开到他想看的那页开始看起来。

 

“跡部部长,”勇利张口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跡部抬头看了勇利一眼,之后调转视线落在正襟危坐的披集身上。

 

在跡部面前,披集、光虹和雷奥都被那压迫力和气场压制得不敢说话。但在感觉到跡部的视线后,披集猜测这个人是让他解释,想了片刻后慢吞吞地开口:“去巴萨罗那,看大奖赛的决赛。”

 

“欸?!”这突然而至的惊喜让勇利有点混乱,他慌张地问:“那课怎么办,不去上会被记名的!而且还有奥塔别克,他也一定很想去的!”

 

“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光虹偷偷看了一眼看书的跡部,轻声说:“奥塔别克学长他之前不是外出跟进项目嘛,我们已经跟他说好,直接在巴塞罗那汇合。”

 

“跡部部长说他也要去巴塞罗那,所以愿意带上我们的。”作为勇利最好的舍友之一,披集看出了勇利其实最想问的问题,凑近到勇利的耳边小声说。

 

大致把事情都了解清楚的勇利转头看向跡部,真诚地说:“谢谢跡部部长。”

 

被人打断让跡部有点不耐,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手中的书本合上,他站起来扫视了一圈后往飞机上的小书房走去。

 

在跡部离开后不久,披集懒散地瘫在沙发上,嘴里嘀咕着:“在跡部部长面前都不敢放松下来啊,他的气场太可怕了……”

 

“小声点啊披集,”放松下来的雷奥在听到披集的话后又绷紧了神经,转头看了看书房的方向,说:“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可是不好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披集委屈地翻了个身子,趴在沙发上问:“勇利你有打算给维克托部长什么礼物?”

 

即使维克托他们离开了冰大,花滑俱乐部的正副部长换人,其他成员还是习惯用以前的称呼叫那几个人。

 

勇利无奈地笑道:“我都不知道会去巴萨罗那,礼物什么的更是没有想好。”

 

倒在沙发上的光虹想了想,说:“要不到巴塞罗那之后买点礼物?”

 

“我身上的钱都不够在巴塞罗那吃饭……”

 

“我们可以借你一点啦,”披集很仗义地说。但勇利还是摇头,说:“买的礼物未免太不用心一点了。”

 

“那就自己做。”雷奥很自然地接口道:“做点手工艺品之类的。”

 

“可是……”把这个小会客厅来来回回看几遍,勇利都不找到能当材料的东西。

 

转头注意到从小厨房走出来的一身燕尾西服的中年男人,勇利愣了愣,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中年男人把手中的托盘放下,一杯杯颜色鲜艳的果汁被放在大理石桌面上。男人直起身,微笑道:“我是跡部家的管家,你们可以叫我塔矢先生。”

 

“塔矢先生好。”光虹坐起身,像个可爱的孩子般和这个亲切温和的男人问好。

 

勇利仰头看着塔矢,问:“那个,塔矢先生,请问能借用一下厨房吗?”

 

“当然可以,”塔矢先生笑着点头,说:“胜生先生是要做饭吗?”

 

“我想做炸猪排盖饭。”

 

 

 

飞机降落在巴塞罗那机场,收到消息的明依欢快地跑到了接机口,让陪着一块来的克里斯把纸牌举高一点。

 

“小明依啊,我好歹也是一个有人气的运动员,你怎么能让我做这种事。”鼻梁上架着墨镜,下巴被围巾挡住的克里斯缩了缩肩膀说。

 

明依侧头看了克里斯一眼,说:“你好意思让一个比你矮的女孩子举这个吗?”

 

“那你也可以叫维克托嘛。”

 

“你比维克托高三公分。”明依很平淡地说了一句。在明依另外一边的我维克托开心地朝着克里斯做了一个wink。

 

看克里斯吃瘪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等了一会儿,就看到跡部一马当先地走了出来,他看了维克托和克里斯一眼后直接走到明依面前,把手中拿着的和他气质不太相配的便当盒举起来,说:“眼镜君做的,你尝尝。”

 

“好~”明依抬手想要接过,还没碰到便当盒就手就被跡部握住,他拉着明依,大步往机场外走去。

 

克里斯放下牌子,转头看着远去的身影,小声说:“跡部这是明目张胆地秀恩爱啊。”

 

转回头的克里斯就看到维克托没有形象地扑到勇利的身上,口中说着:“勇利我好想你啊……这是给我的礼物吗?Amazing!勇利最好了!”

 

说完就直接当着他们一群单身人士的面和羞涩的日本男孩亲吻。

 

“还好有你们陪着我……”克里斯转头看一手捂眼睛一手正疯狂按着相机快门的披集以及羞红了一张脸的光虹和把一个便当盒拿到克里斯面前的雷奥,轻声感慨。

 

他到底是来干嘛的?找虐吗?!

 

看不下去那腻腻歪歪诉说思念的两人,克里斯接过便当盒,说:“想不想去看看巴萨罗那?我带你们去逛逛。”

 

“好啊。”四个人果断扔下自己的好友,往巴塞罗那的各个景点而去。

 

 

 

“克里斯那个人啊,终于走了呢。”维克托一手提着便当盒,一手牵着勇利,往机场门口走去。

 

勇利看了一眼便当盒,说:“那个,维克托,便当里的东西还是趁热吃比较好。”

 

“这样啊。”维克托看了看手中的便当盒,又看了看机场,拉着勇利在候机室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

 

打开盖得严实的盒子,一股香味弥漫开来,维克托低头,白米饭上一块爱心型的大大的炸猪排毫无掩饰地散发着热气,金黄色的鸡蛋液铺开在炸猪排上面,零星的几颗青豆在一旁点缀。

 

“这是勇利做的吗?爱心便当?!”在冰大读书的时候偶尔能看到跡部回宿舍的时候会提着一个便当盒,那时克里斯总是开玩笑说是爱心便当。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吃到来自可爱恋人的爱心便当。

 

勇利脸色微红,说:“这是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可能不是很好吃。”

 

但大口朵颐的维克托直接无视了后半句话,说:“勇利做的超级好吃呢!”

 

“вкусно!”维克托赞扬道:“我的勇利就是天使啊,才能带来这种神的食物。”

 

“谢谢勇利~”说着趁着周围人少,在勇利的唇上留下一个吻。

 

“这可是公众场合啊维克托。”反应过来的勇利双手捂着自己通红的脸,小声地和这个任性的男人抱怨。

 

这么明目张胆地秀恩爱,太让人难为情了。

 

 

 

冬夜的巴塞罗那别有风情,那是和在莫斯科或者东京完全不同的美丽。

 

注意到一旁的人似乎有点冷,维克托停下脚步,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一圈圈仔细地围在勇利的脖子上。

 

“别这样……维克托不冷吗?”

 

“俄罗斯可比这里冷多了。”维克托检查了一下围巾圈出来的保护圈有没有漏洞后,笑着点了点勇利的鼻子说:“你啊,来之前就要多穿点衣服,这样着凉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今天来的太匆忙了。”看着自己的手被维克托牵着一块塞进他温暖的大衣口袋里,勇利往维克托身边靠近,说:“我要去的上课的时候被披集和雷奥直接拖上了飞机,光虹整理的行李里面也忘了放几件大衣。”

 

“那待会回酒店之后,我把我的大衣给你吧。”

 

“但是维克托穿什么?”

 

“我还有运动员外套啊。”

 

一路上说着彼此最近的生活,冰大每年最盛大的学园祭,在圣彼得堡训练的无聊,修罗期来临前的各种deadline,参加比赛时遇到的各位熟悉或者陌生的选手。依偎在一起的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怎么都说不完似得。

 

对巴塞罗那人生地不熟的勇利被维克托带着走,最后两人停留在了巴塞罗那大教堂前。

 

恢弘的教堂在夜色和周围的灯光映衬下显出了神秘和高贵,威严地矗立在这里,观望着人类的生离死别。

 

站在教堂前的唱诗班的孩子们手里捧着一本书,虔诚而认真地唱出勇利完全听不懂的对神明的赞美。

 

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一步步踏上台阶,在栅栏前停下脚步。

 

哥特式的建筑风格,灵动优雅的线条在相接缠绕,汇聚成这座世界瑰宝。

 

一直望着教堂的俄罗斯男人转过头,认真地看着身边被这幢建筑迷晕了眼的日本青年,缓缓地叫出日夜都在念着的名字:“勇利。”

 

“恩?”听见声音,勇利转过头,棕色的眼眸对上维克托的湛蓝眼睛,干净纯粹的棕眸中似乎蕴含了周围的光芒,闪亮得像极了珍贵的琥珀。

 

维克托轻声说了一句:“我爱你。”低头准确地吻住勇利的唇,唇齿相接,思念和爱意随着灵活的舌头传递到勇利的脑海中。

 

这段时间他有空的时候会和勇利视频聊天,可维克托还是发现勇利是不安的。

 

是因为他给勇利带上的戒指,因为他所说的爱吗?

 

维克托从来不问,可不代表他不担心,不多想。

 

他想了很久,也问过克里斯,他应该怎样让勇利安心。

 

吊儿郎当的克里斯认真地帮他想了这个问题,最后反问他:“你是不是忘了跟勇利表白了?”

 

如果一句“我爱你”能打消勇利所有的顾虑,他可以说一千次一万次。

 

从不信神不信教的维克托在这一刻请埃乌拉利娅圣女作为见证人,他的心永远都是属于胜生勇利一个人的。

 

恋恋不舍地松开勇利的嘴唇,维尔托的额头抵着勇利的额头,小声地呢喃着:“勇利……”

 

“对不起,我……”勇利略微垂下眼睑,平日里那些不曾表现过的担忧还是被爱人察觉,他是有点窘迫的。

 

他不是不相信维克托,他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他想从全世界人的手中夺走这个男人,可是他有时候会怀疑这么平庸普通的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维克托。

 

“不,是我给勇利太多压力了。”和在全世界人眼里完美无缺的维克托谈恋爱,勇利当然会忧虑一些事情了。

 

维克托能理解勇利的心情,但他在来之前也做好了一个决定。

 

“勇利,这次的大奖赛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维克托附在勇利的耳边,小声地说:“你可一定要接受。”

 

他要告诉这个自信不多的男孩,他的心已经绑在他的身上,永远不会收回了。

 

 

 

“缺席两个赛季之后重新回归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上场就是响亮的欢呼声啊。”现场解说的声音响起,在一边的明依好心地给没听懂的勇利等人做翻译。

 

“虽然分站赛上的表现有些让人意外,但希望他在今天能调整好状态,让我们再次看见冰上帝皇的光彩。”

 

跡部对解说的说法不置可否。维克托重新回归后的表现的确不是很好,但看过他的比赛后,跡部知道那个人是有三分是故意的。

 

他应该是想在这个决赛上做出点什么才对。

 

在维克托的短节目结束之后,明依往跡部的身边靠近,小声地问:“你一直都没回答我呢,当初为什么那么帮维克托?”

 

“因为能理解那时的维克托的只有本大爷。”性格相似的两人才能理解到别人不能理解的地方吧。

 

同样都是帝王,跡部是第一个看出维克托想要寻找新的灵感的人,之所以帮忙,也不过是不想看到一个有实力的人就此消沉。

 

而且,他对维克托也是有点期待的,他很想看看,当找到缺失的东西之后的维克托,会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你是对维克托心软了吧。”明依挑眉笑道,重新坐直身子,黑眸里闪现狡黠的光芒。

 

这样的跡部还真让人想不到呢,但是,明依看着冰面上正在比赛的尤里,嘴角扬起一个浅笑,他以前也帮过部员向冷面监督求过情呢。

 

冰上的帝王似乎找回了状态,短节目的得分遥遥领先,超越克里斯成为第一名。

 

比起维克托和克里斯这两位在成年组奋战多年的人,尤里还是稍微逊色一些,只排到了第三。

 

 

 

“今天男子单人滑比赛的最后一滑,冰上帝王的回归,”解说激动的声音让在场不少观众都跟着兴奋起来。

 

维克托的自由滑是一首抒情的小提琴为主钢琴为辅的曲子,在之前的比赛上维克托对外宣布这次的节目命名为《myheart》,但是以love and life为主题的节目跟my heart有什么关系,让人完全想不到。

 

解说在维克托进场和观众打招呼的时候再次说道:“刚才收到来自维克托选手的消息,他说,这个节目的名字是《Yuriin My Heart》,之前一直没说是想给一个人惊喜。”

 

这话一出,不少粉丝开始窃窃私语,对维克托话里的那个人猜测起来。

 

披集闻言贼兮兮地笑着,说:“维克托部长这是当着全世界的面秀恩爱呢。”

 

“……”勇利微红了脸,不解披集的话。

 

光虹摸着下巴,装出一副正经样子说:“这么高调的告白,也就维克托部长这人敢这么做吧。”

 

明依看了看维克托,又看着勇利,补充了一句:“这首曲子是维克托拜托长太郎,也就是《YuriON Ice》的作曲者做的哦,硬要说的话可以情侣曲子呢。”

 

“欸!还有这样的啊!”披集捂着嘴,手指灵活地在屏幕敲击,准备把这场告白直播在校内论坛上。

 

在他们小声说话的时候,小提琴的声音响起,在冰面上的人望向了他们这个方向,更准确地说,是在看着脸色微红的勇利。

 

距离隔得远看不清勇利的表情,但是维克托猜测,在明白他的意图之后,勇利那张白净的脸上一定会有两朵可爱的红云。

 

他朝着勇利伸出双手,似乎是捧着爱人的脸颊般深情地凝望。

 

比起之前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这次维克托的感情流露得就如一潭不断冒泡的泉水般,自然又带着生机和力量,仿佛感情是没有断绝的时候,可以一直流淌在冰面上。

 

勇利,看清楚了哦,那是我对你的爱。

 

在我心里,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你,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珍宝。

 

我要在全世界的人的面前告诉他们,我爱你,我也只有你这一个爱人。

 

干净利落的点冰直接点在了勇利的心头,落下浅浅的痕迹,完成质量很高的跳跃烙印在勇利的视网膜上,更是记在了脑海里,如旋风般的旋转就如这个人的爱一般炽烈而让人移不开眼,勇利紧紧地盯着维克托的动作,在看明白那伸展开的手臂,微微弯下的腰肢和温柔的眼神读懂了这首冰上情诗。

 

欣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流下,他努力地睁大眼睛,在视线模糊之前看清那个人朝着他伸出的手,金色的戒指反射出头顶的白色灯光,闪闪发亮,就像昨晚维克托的眼睛一样耀眼,饱含柔情。

 

原以为这辈子没有交点的人,在午后的冰大滑冰场,一场邂逅,慢慢交集。

 

平行的线在这一刻正式缠绕,是解不开的莫乌比斯环。

 

 

 

“快点快点,”红色短发的女孩一边帮栗色头发的男孩系好蝴蝶领结,一边朝着刚从换衣间出来的黑发青年说:“部长你快点啊,新生快来了!”

 

被叫做部长的胜生勇利连忙摘下脚下的冰刀套,急急忙忙地踩上冰面,朝着一大群人汇合。

 

“这里就是第三教学楼后面的滑冰场了~”低沉如提琴的悦耳男声响在没关上的门后,来人轻轻推开,冰面上的人慌乱地按照排练好的队伍站好,朝着进来的几个新生露出温和的微笑。

 

眼前这一群正装上身的前辈们用这么大的阵仗欢迎新生,让进来的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有些懵,其中一个稍显沉稳的女生转头问站在门边一直看着那群人中间的黑发青年的银发男人,问:“那,尼基福罗夫学长是部长?”

 

“不,我是在休赛期过来指导新人的特殊教练~~”

 

回归花滑界的冰上帝王朝着勇利放了一个wink后转头对刚才问他话的女生说:“俱乐部的部长是我的男友呦~~”

 

银发男人朝着勇利的方向走去,举起来的右手上的金戒指在日光下闪烁着爱情的光芒,沉默地证明着两人的关系。

 

勇利笑着往前一蹬,冰刀在冰面上摩擦出熟悉的声音,他伸出右手握住维克托的右手,戒指碰撞的清脆声响化为一个讯号,所有人站好,露出亲切的微笑朝着新生们说道:

 

“欢迎来到冰帝大学LOVE AND LIFE花滑俱乐部!”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